首页 > 故事 > 正文

替女学生还贷18万山东老教师再发声:求女学生现身还自己清白

www.cnjishi.com.cn|2021-01-15|山东商报速豹新闻

  退休老师帮学生担保借贷后学生失联,已还完欠款仍没等来道歉
  【齐鲁晚报果然视频】
 
  2017年,临沂市费县朱田镇上东峪村退休教师李中随先后帮昔日学生禹传珍借贷18万元,后禹传珍失联,李中随四处打工还钱,退休工资银行卡也被冻结。2020年12月中旬,李中随还完了所有欠款,银行卡得到解封,他被“冻结”的退休人生也逐渐迎来本该拥有的温暖。12月22日,记者对话李中随时,他表示,至今还没等来昔日学生的道歉,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向禹传珍讨个说法。

随着退休工资卡解冻,李中随被“冻结”近三年的人生也正式解冻。近18万贷款还清,拿着工资卡的李中随哭了,他说终于解脱了。

2017年,李中随从费县中学退休,作为县级优秀教师,60岁的他本可以过着平静、幸福的退休生活。不过,这一切被自己突然造访的女学生打乱了。在生活困难、需要老师帮忙借贷的谎言下,李中随替这位学生背上了18万的借贷款,工资卡也被冻结。

如今,三年过去,李中随终于摆脱了还钱的噩梦,而消失的女学生至今未现身。

替女学生还贷18万,山东老教师再发声:求女学生现身还自己清白

一个没有院墙的土坯房

费县朱田镇上东峪村离县城有三十多公里,通往村里的公交车要很长时间才有一班。沿着山路一路颠簸到达村口,李中随的家就在村东头的山脚下。

见到李中随时,他正在院子里拿着铁锹忙活着,要不是有村民指引很难找到他家。1月6日,临沂的气温将近零下二十度,尽管中午头,山里的风吹在脸上也冻得生疼。

“忙活了一上午,身上都有点出汗了。”李中随戴着帽子、穿着一双单鞋在院子里填土。这是一个没有院墙的院子,大门两侧由简单的石块砌着,只有半截。院子中央有一棵只剩枯枝的老树,其他在这个院子里并不是很显眼。

替女学生还贷18万,山东老教师再发声:求女学生现身还自己清白

招呼记者进屋时,李中随随便拍了拍手上的土,这个退休的老教师稍显窘迫。

“退休之后就一直在这住,自己住着很舒服。”李中随说。

整个家只有一间房,两扇房门很难合上。屋子里的墙面是土坯的,墙皮大面积脱落,墙上挂着竹筐、电线等物品,一架木梯靠在墙边,显得十分杂乱。整个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最显眼的是正中央墙上贴着一张写有“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的红纸。

“孩子在外面工作,妻子身体不好跟着孩子住,我自己在老家,一个人住的自由。”说话间隙,李中随拿了一把柴火填到门口的土炉里,冒出了一股浓烟。炉子上的锅里,炖着萝卜、生姜和菊花,这是李中随当天的午饭。

山风穿过没有院墙的院子,吹进屋里,门咣当作响。要不是亲眼见到,很难想象一位教了41年书的县级退休教师家是此番景象。

见到记者,李中随十分热情,守着冒烟的炉子跟记者聊起了家常。

替女学生还贷18万,山东老教师再发声:求女学生现身还自己清白

县级优秀教师

“我就是从这个山沟里走出去的,小时候家里还比较好过,但那时候不兴读书啊,种树养牛,可我的父亲却想方设法让我读书。”李中随兄妹7个,在那个年代想要读书并不是易事。

李中随说,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父亲的影响最大,自己包容的性格也跟父亲很像。

“小学上到五年级的时候就因为各种原因辍学了,在家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去了隔壁村继续上学。”李中随说,1965年他九岁,在生产队的背课文大赛中他的声音最嘹亮。

后来,又经过中学的中途辍学,再到后来继续上学,李中随的上学路十分坎坷。也正是这样的经历,李中随对于学习知识尤为珍惜。“初中升高中我考了班里第二名,念了两年高中之后就毕业了,回村里当了赤脚医生。”

之后,村里成立初中,正好缺个老师,受过教育的李中随便被学校选了进去。

1982年,李中随接到费县师范学校(后并入临沂师范学院,2010年改名为临沂大学)通知书,以全县第八名考入该校,毕业之后,李中随进入费县中学当了一名历史老师。

“这是我在县里获得的优秀教师奖状,这是镇上,还有一些课题、比赛的奖状。”在屋子里坑坑洼洼的地砖上,李中随从一个塑料袋里拿出不小一摞奖状和证书,如数家珍的向记者介绍,这是他四十多年教学生涯的见证。

替女学生还贷18万,山东老教师再发声:求女学生现身还自己清白

期间,李中随抽出一张2001年9月9日费县政府颁发的县级优秀教师证书特意向记者介绍,纸张虽然有些发白,但被收藏的很平整。

女学生突然造访

2017年,李中随正式从教学岗位上退休,靠着退休金,本可以过着平静而安稳的退休生活。不过,这样的日子很快便被一位突然造访的学生打乱了。

“我记得清清楚楚,6月20日,禹传珍开着一辆小轿车来到我家,那天我正好在外地,她就打电话给我说有事找我,让我赶紧回来。”接到禹传珍电话当天,李中随在平邑,距家有4小时车程。

听到学生有急事,随即,李中随便和朋友驱车赶了回来,到村里时已经是下午了。

“穿的可有气质了,让我一度以为跟着他的那个贷款员是她的司机。”李中随想起当天的场景仍很清晰。相约在村头的一家饭店碰面,此次见面是这位女学生毕业后首次见到当年的老师,已相隔四十多年。

“我问她怎么拿到我手机号的,她就说有的是办法,之后就说自己孩子在国外上学有难处,需要我帮忙贷款。我当时就问她为什么找到我帮忙,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的。她说我是老师,信誉好,贷款好贷。”李中随说。

期间,李中随也产生过怀疑,但禹传珍以一个月之后便将李中随的名字换成自己的,不会对其产生任何影响为由搪塞了过去。

李中随告诉记者,禹传珍是自己在小学教书时的第一期学生,家住上东峪村,后来嫁到费县城东的东洪沟村。“上学时挺好一孩子,不大爱说话,现在也得四五十岁了。”

替女学生还贷18万,山东老教师再发声:求女学生现身还自己清白

李中随透露,此前说禹传珍是个优秀的学生并不是说她学习好,而是觉得在自己眼里教过的学生都是好孩子。随后,李中随拿出了自己在教禹传珍时记录的成绩单,记者看到禹传珍的成绩在整个班里并不靠前甚至落后。

背债二十余万

四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李中随家经常有学生上门看望,习以为常的李中随把禹传珍的上门造访也看作是稀松平常,而帮忙贷款,李中随觉得是帮学生一把的事。

第二天,6月21日,学生禹传珍便将李中随带到了县里一家名为宜信贷的贷款机构,以自己老师的名义贷款14万元,并承诺钱由自己来还,并且很快会将贷款人变更成自己的名字。

“说之前在一家印刷厂当会计,后来又干起了保险经理,丈夫在国外干工程,反正看那个派头不像是不还钱的样子。”看着女学生光鲜亮丽的打扮,李中随从未想过会被自己的学生坑了。

在上东峪村入口处,有一家超市,超市的主人李德富老人是李中随多年的老朋友。不过,不久后李中随便被这位老朋友告上了法庭。

贷款4个月后,学生禹传珍再次找上门借钱。此次,李中随便向李德富老人借了4万元。而此后,禹传珍自己于2019年5月、6月先后两次登门向李德富借了两笔钱,共计2.3万元。这是李中随意料之外的事。

替女学生还贷18万,山东老教师再发声:求女学生现身还自己清白

“突然一天,我开始频繁收到还款电话,到那时我才知道她一直没有更改贷款信息而钱也开始不还了。”帮忙借贷18万之后,李中随发现自己已经被学生拉黑了。

此后,学生禹传珍便失联了,随之而来的,李德富老人以诈骗名义将李中随告上了法庭。

法院的传票和判决书李中随至今还留着,他盼望有一天自己的学生能出现,还了这些钱,更重要的是还了他的清白。

连同禹传珍自己借的2.3万元,李中随背上了二十余万元的债务,退休工资卡随即被冻结,李中随安逸的退休生活也被彻底冻结。

“不还就不还吧”

去年疫情期间,李中随在大城市的儿子家住了俩月,之后觉得住着难受又回到了村里。

“自己在村里住着舒服,大城市实在住不习惯,我一个人挺好的,院子里还有我存的大白菜、萝卜,没事就拾掇拾掇院子。”住着不舒服的原因中,还有李中随对于家人的愧疚。

李中随说,出了这个事情最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家人,而所幸家人的谅解,自己能挺过这道坎。

二十多万,对于一名被冻结工资卡的退休老师而言不是小数,为了还钱,六十多岁的李中随背井离乡干起了体力活。“去威海垒过石坝,到内蒙古捡过土豆,还在临沂给人装卸货物。毕竟年纪大了,到哪人家都不招,只能勉强做一些体力活。”

还钱的过程中,李中随也没忘记寻找失联的女学生,但都无疾而终。

在上东峪村寻找李中随家时,记者询问了几位村里的村民,对于被借贷的事情,出乎意料的大家对此并不知情,只是说这个人不错。

“没啥好说的,实在不还就不还吧,我就当丢了这个钱,家人也表示支持。”如今,李中随对这事已经看开了,之所以一直没报警处理,他希望给自己的学生留一条路,不要背上案底。

解冻的人生和村口的老学校

临走时,李中随送记者到村头的公交车乘车点,路上遇见地村民,都跟李中随热情的打着招呼。

路过村口一处破败的房屋时,李中随指着那说:“那就是当年我教禹传珍的小学。”远处看上去,老小学的房子只剩一面墙,已经看不出当年的模样。

替女学生还贷18万,山东老教师再发声:求女学生现身还自己清白

李中随说,之前听说禹传珍的丈夫在北京打工,尝试再次拨打手机里存的电话,还是被拉黑的状态,无法联系上。

去年12月,李中随的工资卡正式解冻,20万的贷款几近还清,自己被冻结了近三年的人生也正式解冻。

那一刻,李中随哭了,他说这几年来的重担终于解脱了。

“不久前,把借我那位老同学的一万块钱还上一半,想着年前再还5000元,就彻底还完了。”去年12月28日,李中随通过微信将5000元转给去世老同学的儿子。这位老同学当年借给了他1万元,还没等还上钱人就去世了,而这也成为了李中随的一大心结。

如今,李中随在老家住着,没事整理一下院子、写写书法,同时还在关注一些扶贫项目。“退休了也得找点事做,希望发挥余光余热,看看还能为社会做点贡献吗?”

与此同时,李中随最希望的是失联的女学生有一天能现身,不期望还钱,只希望还自己清白。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