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河北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放贷上亿元”

www.cnjishi.com.cn|2022-01-10|凤凰WEEKLY新媒体《观象台》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作者 樊夫

编辑 柯南

这几天,63岁的廊坊开发商祝梦伟做了个决定,他手持身份证录制了一段举报视频,称“廊坊市市场监管局干部张某勇,个人流水数亿元。”视频传到社交平台后,很快引发网友关注。

祝梦伟告诉媒体,事情走到这一步也是迫于无奈。他自称曾向张某勇借贷1亿多元,但在偿还1.06亿本息后,“不知道为啥还欠他们1亿多,我怀疑遭到套路贷。”

据调查,张某勇此前在廊坊市消费者协会任秘书长,其业务主管单位是市场监管局。虽然他已经在2015年左右办了病退,但当初从个人账户转给祝梦伟数亿元资金时,还属于履职期间。

对此,廊坊市市场监管局人员表示,他们还没注意到网络上的相关举报。当记者向张某勇表明媒体身份后,对方则连连爆起粗口。

在河北省内,廊坊市的整体经济状况属于中等,张某勇职级也不算高,“但他能拿出上亿元放贷,还是有一定能力的。”祝梦伟说。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2012年3月27日,《廊坊日报》对张某勇身份的报道

消协原秘书长被举报放贷,称其个人账户流水上亿

祝梦伟是廊坊市汇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汇通公司)的老板,他和张某勇的恩怨,始于2012年。

当年,因公司出现资金周转困难,经朋友介绍,祝梦伟认识了时任廊坊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张某勇。彼时,除公职身份外,张某勇还深度参与了廊坊市福元运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简称廊坊福元运通)。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张某勇与祝梦伟签借贷合同时,他还是公职人员。摄影:樊夫

在廊坊的民间借贷市场中,福元运通名气非常大,很多人都去找他们存钱、借钱。

公开信息显示,“福元运通”总部位于山东青岛,该公司2005年成立后,在各地发展了大量加盟机构。但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可见,在全国范围内,涉及福元运通的刑事案件,已超过了100起,罪名主要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以及诈骗罪。

而廊坊福元运通,于2011年5月3日在工商局注册成立,当时的法人代表郭某萍是张某勇的妻子(目前两人婚姻关系不详)。郭也在某公职单位上班。

廊坊福元运通成立后,除了从事民间借贷外,也在当地发展加盟商。知情人说:“做一个加盟点要交65万,廊坊有40多家,搞了很多钱。”

所以,祝梦伟毫不怀疑福元运通的资金实力。事实上,找这家公司借钱,总体成本并不低,借款人除了要被提前扣掉“砍头息”外,还得另外支付利息和服务费。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开发商祝梦伟。摄影:樊夫

虽然代价高昂,但着急用钱的祝梦伟还是接受了。

2012年6月8日,祝梦伟找廊坊福元运通借出第一笔钱,但与他签《民间借贷合同》的并非公司,而是张某勇本人。

除了《民间借贷合同》,祝梦伟还和张某勇签了一份《质押合同》,将汇通公司用作抵押。此外,廊坊福元运通与其另签了一份《服务协议》,内容是如何支付服务费。

“就是变相高利贷,只是用服务费体现。”祝梦伟说,“有了这三份合同,才算一整套的借贷手续。”

当时的合同与转账记录显示,祝梦伟第一次借了1000万元,实际到账940万元,其余60万元被提前“砍掉”。

两个月到期后,祝梦伟不仅要还1000万元本金,还得再支付本金对应的利息、服务费。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尾数0398的银行卡,是张某勇担任公职期间给祝梦伟一方的转款记录

在2012年6月8日至2013年5月2日,祝梦伟先后与张某勇一方签了十几套协议,借款总额为1.336亿元。扣完2600多万“砍头息”后,祝梦伟实际收到1.0671亿元。

这亿元资金,全是从张某勇的个人银行账户中转出的。而在他出借这亿元的同一时期,廊坊大多公职人员的月工资,没有超过5000元。

后期,祝梦伟陆续向张某勇那边偿还了4480万元本金,又支付了3947万余元利息,以及2179.6万元服务费。

“相当于,我一共借到手1.0671亿元,本金、利息、服务费就还了1.0606亿。”祝梦伟称,“还不包括‘砍头息’”。

不过,依照双方合同,未还完全部本金的祝梦伟,至今仍欠着张某勇数千万元。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张某勇参加活动的照片

秘书长办理病退,合作公司出现“阴阳”代持协议

到了2014年,祝梦伟又认识了一个自称律师的男子卢某。打过几次交道后,卢某取得了祝梦伟的信任,开始担任他的法律顾问。

后期,有关汇通公司的合同、法律文书等书面材料,多由卢某去起草。祝梦伟说,有时自己连内容都不看,只负责签字。

祝梦伟一边处理公司事务,一边仍在想办法还张某勇的钱。

到了2015年2月,张某勇突然提出,要将对祝梦伟的债权,转移到北京大运通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大运公司),该公司法人代表也是郭某萍。

考虑到二人的夫妻关系,祝梦伟称以为只是平账转移,便让法律顾问卢某去办理。

2015年2月16日,祝梦伟在卢某拿过来的一份《债权债务转让协议》上签字、盖章。“实际上,我都没有看详细内容,卢某说没问题,我就相信了。”祝梦伟说。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阴阳”股权代持协议。摄影:樊夫

到了2015年3月,廊坊市正大公证处对这些债权债务出具了公证文书。4月13日,大运公司根据公证内容,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廊坊中院)申请执行。当天,该案被立案执行,执行本息合计1.19亿余元。

之后,廊坊中院轮候查封了汇通公司在霸州的60亩土地,接着又查封了该公司名下在永清县的12.5亩土地。这意味着,如果祝梦伟还不了钱,郭某萍有权先拿到永清县的土地。

与此同时,祝梦伟得知,刚满50周岁的张某勇,却在单位开始办理病退。

记者无法核实其具体的病退时间。但工商信息显示,2015年11月5日,福元运通法人代表由郭某萍变更为张某勇。另据“河北新闻网”报道,2015年12月3日时,廊坊消协秘书长已换人,同年3月份,该人还是副秘书长。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张某勇曾在廊坊市市场监管局主管的消协,担任秘书长。摄影:樊夫

以此来看,张某勇的病退时间,应在2015年3月至11月间。

到了2016年3月10日,廊坊中院做出执行裁定,决定先拍卖汇通公司在霸州开发的一个小区内40多套房子,以及永清县那12.5亩的土地使用权。

后来,这40多套房子,以每平米不足3000元价格,过到了大运公司名下。祝梦伟说:“执行、查封等一系列程序,都是卢去办理的,很多手续至今都在他手里。”

即便如此,直到2017年时,祝梦伟也没能偿还清对大运公司的债务。

2017年4月,汇通公司与大运公司又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书》。内容是,双方再成立一个公司,用于合作开发永清县那12.5亩土地上的地产项目,目的是解决债务纠纷及相关执行问题。

按照《合作协议书》约定,汇通公司的股份51%,由谷林洁(公司会计)代持;大运公司占股49%,由杨某军代持,法人代表由谷林洁担任。之后,祝梦伟将代持一事,口头告诉了谷林洁。

2017年5月4日,新合作的廊坊市兴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兴运公司)在廊坊市广阳区注册成立,注册资本3500万。新公司执照由汇通公司保管,公章、财务章,都在大运公司手里。

新公司成立第二天,郭某萍就去廊坊中院申请执行,让大运公司享有汇通公司的1亿多债权,转到兴运公司。5月9日,法院下达裁定让变更债权。后来,汇通公司也同意了。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四方签署的《债权债务转让协议》。摄影:樊夫

因祝梦伟之前与谷林洁达成的是口头代持协议,2017年11月8日,两人补签了一份书面的《股权代持协议》。

11月20日,汇通公司将永清土地,以不到3000万低价转到兴运公司名下。该土地规划建设32000平米楼盘,彼时已建了23430平米商品楼,并获得预售许可。

谁知,本来就资金紧张的祝梦伟,又赶上了2017年的廊坊限购政策。公司多个楼盘销售受到影响,资金回流成了最棘手的问题,祝梦伟欠下很多钱。

进入2018年,催款者络绎不绝,他干脆找地方躲了起来。

据谷林洁反映,2018年5月8日,郭某萍突然联系她,“说祝梦伟公司可能要倒闭,他人躲起来了,都找不到,公安机关要抓他,现在警方要兴运公司的代持股协议,你先与我签一份,处理一下问题。”

听到这些话后,谷林洁说,她以为是在救公司,就于5月8日,和郭某萍也签了一份《代持股协议》。

可这份协议中手写的落款时间为2017年4月30日。“我确实签了名字,但日期不是我写的。”谷林洁说,关于这点,她可以申请笔迹鉴定。

在这份代持协议中,显示谷林洁的代持行为是郭某萍委托的,并非祝梦伟。

彼时正在躲债的祝梦伟事后称,他当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

2018年7月18日,许久没消息的张某勇,突然退出了福元运通的法人代表。

开发商频频举报,记者采访遭连爆粗口

谷林洁代持郭某萍的事情,后来还是传到了祝的耳朵里。直到这时,他才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并重新聘请了律师团队。

律师经过调查发现,“卢某在没律所资格的情况下,竟伪造了很多手续,代汇通公司出庭,还直接签调解协议,将祝的公司卷入了十几起虚假诉讼中。”让祝梦伟更后怕的是,工商信息显示,郭某萍早年就与卢某在天津合作做过公司。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郭某萍早年与卢某在天津合作公司的信息

据此,祝梦伟认为,自己一开始就进入了别人设计好的圈套。

此后,祝梦伟委托律师,到北京市地方金融管理局,举报张某勇和郭某萍。2019年7月9日,该局出具《不予受理告知书》,让他去经侦部门报案。

同时,他也认为廊坊正大公证处当年出具的公证书也有问题,就去申请复查,该公证处以超时效为由,未进行受理。

就在事情进入白热化时,郭某萍也有了新动作。

因她与谷林洁的代持协议中有一条约定:“双方均可单方面解除(代持)。”所以,2019年8月20日,郭某萍通过邮递方式,给谷林洁寄去了《解除股权代持通知书》。

在8月20日当天,还发生了两件事:首先是张某勇退出了大运公司股东,然后是祝梦伟因“急性心肌梗死,心率失常”,被廊坊市人民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被抢救过来后,他开始了长时间的住院。

而谷林洁这边,一直没协助郭某萍办理股权变更,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郭某萍则声称要通过法律手段去要股权。

虽然双方协议约定,发生争议时到广阳区法院起诉解决,但郭某萍还是去永清县法院起诉了谷林洁,要求法院判决能单方解除协议,并让谷林洁与兴运公司配合注册变更登记。

祝梦伟也没闲着。在住院的同时,他让律师去廊坊市人民检察院举报郭某萍夫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偷税漏税”。2019年10月11日,该院书面答复说:“不属于我院管辖……已转廊坊市公安局相关部门办理“。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开发商祝梦伟在网络上的举报视频

后来,有警察打来电话,经过一番调查后,最终也没处理结果。

此外,在永清县法院受理了郭某萍起诉后,2019年12月29日,该院支持了郭某萍的诉讼。谷林洁不服,将案件上诉到廊坊中院。祝梦伟也开始向廊坊中院申请,要求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

2020年5月6日,廊坊中院同时驳回了谷林洁的上诉和祝梦伟要参加诉讼的申请。

有了法律文书,2020年6月份,谷林洁退出了兴运公司51%股份,这部分股权成了郭某萍的;谷的法人代表身份也被换作他人。

至此,郭某萍完全取得了兴运公司的控制权。“永清县那块土地在该公司名下,她可以独立运营了。”祝梦伟说,“土地和建筑加起来的价值,能接近3亿元。”

看到这种情况,祝梦伟继续举报:“我欠钱没错,但不能这样搞。”

2020年11月23日,他又以信访方式,到廊坊市公安局广阳分局广反映郭某萍与张某勇的问题。次日,该局出具不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称这种事应向“检察院、法院提出”,如果涉及公安,也应去经侦大队。

廊坊消协原秘书长被开发商实名举报,称其通过个人账户放贷上亿元;对记者采访连爆粗口

廊坊检方对祝梦伟举报的回复。摄影:樊夫

“我找过(警方)很多次了,北京让找河北,河北让找北京,都没个结果。”祝梦伟说。

而谷林洁在廊坊中院败诉后,多次到河北高院申请再审,直到2021年5月18日,省高院才立案。8月17日,该案开庭后,目前判决结果还没下来。

所以,这才发生了祝梦伟在网上公开举报的事情。

记者近日致电廊坊消协时,对方称,张某勇已经病退了,好几年都联系不上:“他人在海南呢。”廊坊市市场监管局人士说,他们还没注意到有关网络举报,核实后会向媒体反馈。

截至发稿,记者没有收到回应。

当记者联系到张某勇本人,刚表明身份还未提出采访内容时,对方就直接爆起了粗口:“离我远远的吧,我和你有X关系,你爱啥记者啥记者,和我没关系……”

此后,记者多次以短信形式,向张某勇求证被举报以及亿元资金来源情况,对方没有答复。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观象台媒体】所有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