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广西男子“死亡”8年后现身救助站,前妻携子女改嫁多年

www.cnjishi.com.cn|2021-01-16|潇湘晨报
  广西男子“死亡”8年后现身救助站,家属犹豫接回后如何安置 前妻携子女改嫁多年称不便相认
 
  户籍上“已死亡”8年的广西男子朱雷再度出现,这对贵港农村里的朱家人来说一件“惊讶又无奈”的事。1998年,为谋生计,朱雷不顾父母和妻子的阻拦,离开了年幼的儿女,和家中姊妹一同前往广州打工,从此失联。20多年来,家人各地寻找无果,最终于2012年给他按“死亡”销户。
 
  然而,2021年1月11日,在广东吴川救助站的帮助下,朱雷再次出现。被找到时,他已处于精神异常状态,更唏嘘的是,如果不是因为犯精神病与人在街头打架被抓,失去真实身份的朱雷或许还在漂泊,如同一叶孤舟。
 
  当朱雷失踪8年后,妻子带着儿女改嫁,他的父母也含憾而终,家人心底都默认朱雷已经去世。如今,他的突然“复活”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远在江苏的前妻听说还在世的消息后,“惊讶又无奈”。这么多年了,她已经接受他死亡的事实,她表示自己已不可能离开现在家庭,而离家时还是孩童的儿女们,对这个父亲也早已没有印象。
 
  堂哥朱阳也是一头乱麻,不知该如何处理朱雷的问题,他想的是,先等过年家里人到齐了,再商量怎么办。
 
  “死而复生”
 
  2021年1月11日对广西贵港人朱阳(化名)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天,这天,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村里人告诉他,他失踪20多年的堂弟朱雷被找到了,人在广东的吴川救助站。随后,朱阳也在今日头条上看到了那则寻人信息。
 
  回忆起来,堂弟自1998年前往广州打工,后来一直消息寥寥,直到最后彻底失联。朱阳不敢相信,带着疑惑,他给吴川救助站打去电话,救助站工作人员后来给他发来照片,照片中那个双眼茫然、满脸皱纹的男人,正是他失踪二十多年的堂弟朱雷。
 
  朱阳向记者回忆,1998年,借着改革开放和开发经济特区的东风,广东珠三角地带发展迅猛,吸引众多外地人前往“寻金”,朱雷也萌生了外出打工的想法。彼时,朱雷的女儿1岁,儿子4岁多,家庭的重担让他不顾父母及妻子的阻拦,毅然决然的远赴广州。
 
  朱阳记得,离家的前两年,朱雷还会打回电话报平安,但后来来电渐渐减少。一开始,因为通讯设备的不完善,家人对此也未放在心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同去打工的老乡和姊妹都相继回乡,只有朱雷迟迟未归。家人们发现不对劲,连忙去广东报案,并开始四处寻找、打听朱雷消息。
 
  可是在偌大的广州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找了八年仍无结果,2006年,朱雷的妻子心灰意冷,带着两个孩子改嫁到了江苏。后来,家人们也渐渐放弃了寻找,2012年,村里进行户籍核查,在朱家人的默许之下,朱雷的户口页上,被盖上了“已死亡”的红章。
 
  朱阳听救助站工作人员说,朱雷是在2020年8月,在吴川覃巴镇因精神发作与群众打架,被公安护送到医院医治后才被救助的。目前,家里人都还未见到朱雷,1月13日,朱阳回到家中同亲戚商量朱雷的回家事宜,朱雷“死而复生”,大家都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安置方式,为他的将来做打算。
 
  1月14日下午,吴川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告诉潇湘晨报的记者,朱雷将从吴川救助站被转送至贵港救助站,日后其安排事宜还需要和贵港救助站进行交接。该工作人员称,目前朱雷精神状况良好,已经达到出院的标准,至于未来安排,还得根据他自己本人的状态,以及村委和政府之间的协商来安置。
 
  “大家都有了各自新的生活”
 
  前妻远嫁,最近一次家里人见到朱雷的前妻和两个孩子,还是在朱雷父亲病逝的时候。那时候前妻带着孩子回来探望,但后来也不常和朱家联系了。朱阳感叹,朱雷以前很善良,对老婆孩子都很好,朱雷父母也很疼爱这个儿媳和孩子们,这么幸福的一家人,就这样散了。
 
  据朱阳介绍,朱雷家中有一个大哥和四个姊妹,前两年,朱雷父母因病相继去世,去年年初,大哥也因癌症随父母离去。目前,四个姊妹均已远嫁,而朱雷的旧住所也已倒塌,朱阳自己在外地打工,眼下家中似乎只有大嫂方便接纳朱雷。
 
  但大嫂也很为难。得知朱雷被找到,她惊讶又无奈。回忆起来,她记得朱雷离开前对自己和孩子们都很好,但这么多年来,她早已接受朱雷“已死亡”的事情,而且多年来为给丈夫治病,家中早已负债累累,女儿还在上大学,儿子也未成家,她实在无法腾出余力帮助朱雷。
 
  “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大嫂无奈道。
 
  朱雷的精神病也是一件棘手的事,记者了解到,前往广州打工前,朱雷就会间歇性发作精神病,严重时家中还曾用手铐拷住过他。大嫂也记得,朱雷之前就经常会打人骂人,“以前我在家刚生孩子的时候他就乱说话,还拿刀砍他爸爸,现在还有神经病,这让我怎么办呀?”
 
  对于朱雷的病,堂弟朱峰也有所了解,朱雷外出打工前就有一点精神问题,“类似于当下的抑郁症”。朱峰是现在还在家中的、原先同朱雷关系最好的亲人,得知朱雷还活着的消息,他特别高兴,他告诉记者,如果不是疫情原因,他还想自己开车到救助站将朱雷接回,“血浓于水,不管他现在是怎么样的情况我都不会嫌弃他啊!”
 
  朱峰得知,朱雷前妻也听说了朱雷还在世的消息,同样是“惊讶又无奈”,“这么多年了,她已经接受他死亡的事实,她不可能离开现在这个家庭”,而离家时还是孩童的儿女们,对这个父亲也早已没有印象。
 
  家人介绍,朱雷的两个孩子跟随母亲在江浙一带学习和工作,大家都已经有了各自新的生活,他们也不希望对那母子三人过多打扰。或许在儿女的认知里,这个“父亲”早已去世。
 
  现在,朱阳还有打算,就是在过年家里人都到齐的时候,再一起商量这件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全为化名)
 
  潇湘晨报记者 蒋紫雯 实习生 王双 郑书瑾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