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迂回炫富”的凡尔赛文学 无关真正的富足丨该不该抵制?

www.cnjishi.com.cn|2020-11-10|新京报 南方日报

“迂回炫富”的凡尔赛文学,无关真正的富足

“迂回炫富”的凡尔赛文学,无关真正的富足

图片来自影视剧。 

“我还奇怪为啥开不了门……”配图是一把正在开门的豪车钥匙。

“在学校里,能停车吗?”配图是露出鱼叉标志的方向盘。

“给我送个钥匙有啥用?能当饭吃吗?还不如送汉堡和奶茶。”配图是一把奔驰车钥匙。

……

你的朋友圈,有类似的“文学创作”吗?

这两天,在网络上,“凡尔赛文学”走红。某作家在微博里三百六十度“壕无死角”的炫富内容,就切实助燃了“凡尔赛文学”一词的热度——不仅成功登上微博热搜,还火出了圈,引发民众欢乐围观与集体吐槽。

在网上,有人总结了“凡尔赛文学”三要素:1.先抑后扬,明贬暗褒;2.自问自答;3.灵活运用第三人称视角。

遭遇群嘲的“凡尔赛文学”与人间真实背道而行

通过“网络扒坟”,我们可以发现“凡尔赛文学”其实由来已久。早在今年5月份,微博幽默视频博主@小奶球在自己微博上发布了《凡尔赛公开课》,自称创始人,讲的就是怎样在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通过反向的表述,不经意透露出自己的优越生活的行为。

在微博上,该作家就利用“凡尔赛文学”,成功为自己打造了一个人生赢家的人设:有钱有地位,出入都是高端场所,最重要的是还能得到霸道总裁老公的极端宠爱——哭都要打飞的去维多利亚港,才能哭个尽兴。

“迂回炫富”的凡尔赛文学,无关真正的富足

该作家微博截图。

只不过,这位号称住别墅、用着月薪两万五保姆、老公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作家,发微博的手机型号居然是4年前发行的IPhone 7Plus。再加上“用流量下载视频软件”的梗,也被不少人调侃:这确定不是装富与瞎编?

网友们对该作家晒富帖的嘲讽,既指向了她帖中自我暴露的“疑点”,也指向了“凡尔赛文学”的表达路数。

这倒不是人们“仇富”,而是这些内容不仅太过矫情、油腻,而且不合常理,有时候甚至会违背自然规律,带有一种浮夸、病态的金钱观、价值观以及感情观——而这些其实都不太属于一位正常成年人的生活范畴。

当然,无论内容真假,这些原本都属于私域,只要不影响公序良俗,她写得开心我们看得乐呵,本也无须上纲上线。

但围观“凡尔赛文学”,其中暴露出的“人间真实”却值得说道说道。毕竟,在我们的身边,或多或少,有意无意,我们都曾见识过不少“凡尔赛文学”式炫富的真实场景。

“迂回炫富”的凡尔赛文学,无关真正的富足

图片来自截图。 

真正的富足,是精神世界的辽阔丰盈

炫富,由来已久。早在一千多年前的西晋时期,王恺和石崇的斗富故事,就曾令人大开眼界。

王恺饭后用糖水洗锅,石崇便用蜡烛烧饭;王恺做四十里的紫丝布步障,石崇做五十里的锦步障;王恺搬出一株珊瑚树,石崇便将其砸碎,然后命左右取来六七株更高更大的珊瑚树,让王恺挑……

不得不说,相比古人炫富的简单粗暴,今人的朋友圈真的委婉文艺得多了,似乎有了些羞耻心,炫得也没那么明显了。

但再委婉,那也是“炫”。揆诸现实,某些人不止会炫富,还会炫颜值,炫学历,炫人脉,炫老公……那些迂回的图文,只不过是欲说还“羞”的纠结罢了。

这样的欲说还“羞”,的确让人不好下嘴:毕竟,人家已经表现得非常迂回婉转、人畜无害了,你非要跳脚起来戳穿,搞不好会被戴上一顶“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大帽子”。

但那些“凡尔赛文学”爱好者其实自己给自己戴上了一顶“虚荣”的帽子,TA们自己总是“不经意”间秀出这顶帽子。

而凡尔赛文学现象包裹的,也是一种现代人内心深处无法被摆到台面的虚荣,只是这种虚荣被包装成了华丽文字背后的无病呻吟。

这可能也是人性当中无法消灭的一部分,但在价值评判上,我们显然不能把这种“炫”当成一种高级行为。

实际上,真正在物质和精神上都富足的人,应是低调的。真正的富人思维,是用财富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用财富来制造问题,包括把自己推进网络群嘲和争议之中。

著名诗人、北宋宰相晏殊对炫富就有过一番评判。当时有人作诗炫富,“轴装曲谱金字书,树记花名玉篆牌。”晏殊回怼,“此乃乞儿相,未尝谙富贵者。”

人家“金字书”“玉篆牌”,晏殊为什么说是要饭的呢?晏殊解释道,“余没吟咏富贵,不言金玉锦绣,唯说气象。”

晏殊哂笑的是高调炫富现象,涉事作家则晒得没那么直白。但就算如此,那股别扭的气质,也难免给自身招黑:越是缺少什么,越是喜欢晒什么。

如今,这种所谓的凡尔赛炫富学,遭受了群嘲,其实正彰显了主流的价值评判。这套评判体系没有歪楼,“凡尔赛文学”就掀不起大风大浪。

相反,凡尔赛文学的存在,倒是可以作为一种对比告诫我们:真正的富足,是精神世界的辽阔丰盈。

□与归(媒体人)

编辑:陈静 实习生:潘宇洁 校对:吴兴发

该不该抵制凡尔赛文学?

最近,“凡尔赛文学”相关话题又登上热搜,起因是一名网友在微博分享自己“哭要订机票去维多利亚港哭”“进SKP之前男朋友蹲下给自己擦鞋”等“日常”,引起网友热议“凡学”并掀起一场凡尔赛文学模仿大赛。

什么是凡尔赛文学?据说发明这个词的灵感来自讲述18世纪凡尔赛宫贵族生活的《凡尔赛玫瑰》,现在用于指代故意用平淡语气炫耀的文字。有网友提炼出“凡学”三要素:先抑后扬明贬实褒,自问自答,灵活运用第三人称视角。在微博上漫不经心地提到在哪里消费是“凡”,在朋友圈略显嫌弃地秀恩爱也能“凡”,在知乎写自己年薪区区百万同样可以“凡”起来……只要你想,万物皆可“凡”。

本来可以好好说话,为什么偏要“凡”一下?排除掉跟风模仿以示嘲讽或图个乐的网友,很多凡尔赛文学创作者是这样的:我想告诉你我某方面很不错,但不好意思直接炫耀,憋着又难受,于是用平淡语气包装一番。问题是,由于很多“凡学家”展示的并非真实情况,会出现在西半球度假但作息与国内惊人相似、把伊比利亚写成伊利比亚等硬伤,语气也造作得可以,大多数人都能一眼看穿——越是炫耀什么越是缺少什么,内在空虚催生外在虚荣。可供炫耀的客体中,炫耀物质财富的门槛最低,因此也最为常见。

另一部分“凡学家”则各有各的目的。比如有些博主经常发“霸道总裁爱上我”“诗和远方和路上的艳遇”之类的故事,总裁是不是真实存在、故事细节靠不靠谱都不重要,只是为了迎合部分人,从而卖书、带货、当网红让流量变现。凡尔赛文学不是很容易被看穿?世界之大,总有人看不穿,愿意为点缀着粉红泡泡的物质幻象买单。正如总有人在用凡尔赛文学自欺欺人地炫富,正如十几年前宣扬物质崇拜的小时代曾大受追捧。

既然如此,是否应该旗帜鲜明地对“凡学”说不?笔者觉得,对于炫耀者,虚荣并非罪过,只会方便他人掂量出自己的斤两罢了。好比前段时间备受争议的“名媛”,如果不是为了诈骗,也没必要过分指摘。像现在这样,集体调侃“凡学”、解构“凡学”就不错,更容易撕开那层光鲜表象。

至于以凡尔赛文学为幌子勾兑假糖出售的后者,同样没必要针对他们搞人身攻击。“少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被调侃为凡尔赛文学杰出作品,但不会有人当真认为,诗仙需要标榜家境优越,而《古朗月行》这首诗,更不是像个别人“不知道鸡蛋有壳”那样,仅仅为了广而告之“我家用的可都是白玉盘子”。 (笃 鲜)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