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错换人生28年”事件新进展:首选协商 不排除起诉医院

www.cnjishi.com.cn|2020-06-02|北京青年报
  相关阅读: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肝癌晚期 律师:正积极准备诉讼
 
  “错换人生28年”事件新进展 当事人律师:首选协商 不排除起诉医院

  曾引发公众广泛关注的“错换人生28年”事件有了新进展。6月1日下午,28年前被错抱、现身患肝癌的男子姚策的养父母来京,正式委托律师准备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2020年2月,许女士在准备割肝救患肝癌儿子姚策的过程中,发现抚养了28年的孩子并非自己亲生,经过多方查找,最终从医院及驻马店当地公安机关处获知,因为医院工作人员的失误,出生后不久两家孩子就被互换。
 

4月30日,“错换人生”的姚策、郭威见面。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姚策处获悉,姚策已于6月1日入住海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接受为期一个月的放射治疗,在此之前他已经在江西进行了四个疗程治疗。
 
  进展
  当事人家属和医院协商无果欲起诉
 
  1992年,江西的许女士与河南的杜女士在河南开封同一医院生产,两个男婴在28年后发现被错抱。28年后,一个孩子郭威在河南公安系统工作,另一个孩子姚策查出患有肝癌,生母也是肝癌。
 
  许女士认为,姚策生母是乙肝患者,所以姚策出生时就携带着乙肝病毒,但由于抱错了孩子,原本在出生后24小时内就应该注射的乙肝阻断疫苗并没有注射进姚策体内,孩子长大后也只是给他注射了普通的乙肝疫苗,而不是免疫效果更强的加强乙肝疫苗,最终导致病毒在体内的大量复制,从乙肝转化为肝癌。
 
  5月13日,涉事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公开向双方家庭道歉,承认遗失化验单以及病例错误是院方的责任,但同时认为姚策由乙肝转肝癌与院方行为并无直接关系,在进一步的协商中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许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此前她们希望医院提供医疗资源为姚策治病或者承担姚策肝癌诊疗期间的医疗费、生活费,沟通无果后院方建议其打包诉讼。其中涉及三个要求,第一,姚策家属方必须在5月20日发起诉讼;第二,必须在当地开封鼓楼区法院进行诉讼;第三,满足以上两个条件,才能按照河南省开封市最高精神损失费赔偿其5万元。
 
  6月1日下午,许女士和丈夫来到北京,正式委托律师准备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在与北青报记者沟通的过程中,许女士数次落泪,表示姚策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治疗的过程中夫妻二人也从未想过放弃。为了儿子筹钱治疗,许女士一家已经花费了近50万,预计还要花费150万,目前家里的车子已经卖了,房子也挂了出去。
 
  “妈妈我该怎么办啊?”许女士说,每当儿子问起这个问题,自己都会偷偷流泪。“我们现在一门心思地就是考虑怎么治疗能救孩子。”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该事件发生后开封卫健委和河南大学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截止目前并未公布调查结果。6月2日下午,北青报记者拨通了之前参与涉事医院和当事人调解的开封卫健委一名工作人员,在了解记者来意后,其表示“你打办公电话”,婉拒了采访。
 
  随后,北青报记者又拨通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张院长手机号,对方听闻后称“你打错了”便挂断了通话。
 
 
  对话
  何时起诉取决于医院的态度
 
  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医院应负起责任,什么时候起诉取决于医院的态度。
 
  北青报:目前案件的争议焦点在哪?
 
  周律师:第一,孩子被抱错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损害赔偿;第二,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抱错的孩子之一——姚策的肝癌负责。
 
  所周知,父母对子女有监护、教育的权利,而子女被父母照顾、呵护也是基于血缘关系而与生俱来的一种权利,这种权利与身份关系密切相连,在民法上是一种人格利益,理应受到法律保护。涉事医院由于“工作人员的过错,抱错孩子”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了损害,依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法司法解释等规定,当事人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
 
  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因为姚策生母患有乙肝,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重大错误”,导致被抱错的姚策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采取相应的阻断措施,从而导致年纪轻轻又罹患肝癌,我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承担起姚策肝癌治疗的责任。
 
  北青报:从法律角度,赔偿具体怎么算?
 
  周律师:28年的身份错位,造成两个家庭的遗憾。
 
  第一,关于谁可以提出赔偿?在本案中,因抱错小孩而受到损害的人,都有权利单独提出赔偿要求。这次事件至少双方父母及两个孩子,因为抱错了,导致亲子关系发生错乱,他们每个人都受到了精神上的损害,这六位都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关于赔偿额是多少?错抱婴儿案件在我国之前也有判例,判决结果主要按照我国相关司法解释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及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结合侵权责任承担能力以及本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等方面等因素综合考虑。在本案中,长达28年的亲子关系错位,如果不是因为其中一位小孩患肝癌需要肝移植,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发现。这样的亲子错乱,在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是根本无法承受之痛。
 
  北青报:接下来有何打算?
 
  周律师:从5月16日第一次接触当事人许女士一家,到6月1日正式成为该案的代理律师,在半个月的交流中,我能感受到许女士一家的善良。28岁的姚策,这个原本无忧无虑、阳光灿烂美好青年,如今却正处于肝癌晚期,面临后续高额的医疗费,姚策的养父母和亲生父母两个家庭都倾其所有,却已经到了无力救治的地步,令人无比伤心。
 
  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我接下来首先是代表当事人与涉事医院进行沟通、协商。
 
  实习生 蒋敏玉 王芊润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朱健勇
  编辑/宋霞
  
  时间线:  
  1992年6月,姚策与郭阳(化名)在河南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出生后被错抱。  
  2020年2月,已经身在江西的姚策被确诊肝癌,其养母许女士想要割肝救子,却发现二人并非血亲。  
  4月中旬,许女士夫妇在河南驻马店找到了亲生儿子郭阳,亲子鉴定证实双方血亲关系。  
  4月末,郭阳和养父母郭先生、杜女士一家前往江西九江认亲,与姚策相见。  
  5月10日,两家庭受涉事医院邀请前往河南开封协商此事。  
  5月13日,当事双方先后表示协商未能取得进展,医院建议走法律途径。  
  6月1日,姚策一家在北京与律师签署代理协议,或将正式起诉涉事医院。
支持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