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光明日报丨不能让知网伤害科学研究

www.cnjishi.com.cn|2022-05-06|《光明日报》官方账号
  【科学随笔】
 
  近日,知网事件再起波澜。
 
  据报道,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特聘副教授郭兵起诉“中国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被正式立案。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4月25日在网上回复知网的相关留言时表示:已关注到各方面反映的知网涉嫌垄断问题,正在依法开展相关工作。
 
  在此之前,一份落款为中国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的邮件在网上流传。该邮件表示,因知网近“千万级别”的续订费用和“苛刻”的续订条件,使谈判无法达成一致。多家媒体报道,知网曾一度暂停中国科学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
 
  近年来,因连年涨价、涉嫌垄断经营等行为,知网屡屡被推上风口浪尖。每次最令人不满的是,知网是利用公共资源建立起来的知识共享平台,但如今其公益属性越来越弱,商业味越来越浓。
 
  商业味越来越浓的背后,是知网数据库资源内容的独有性和资源整合的一站式搜索,使其在中文论文数据库中“一家独大”。
 
  2019年第5期《现代法学》刊发了《学术数据库经营者不公平高价行为的规制困局及其破解》一文,据该文作者统计,知网全文期刊数据库收录了独家与唯一授权期刊3964种,占我国期刊总量的43%;其中,核心期刊778种,约占全部核心期刊的42%;包含各学科排行前3名的期刊194种,占前3名期刊总数的64%。
 
  在这些期刊刊发的论文中,不少是得到了政府经费资助的,比如国家社科基金、自然科学基金等。但是,纳税人资助的科研项目及成果,以论文等形式呈现在知网上,却被“明码标价”,其合理性饱受质疑。
 
  再退一步说,知网作为企业,盈利本无可非议。如果说,赚多少,怎么赚,还有可供探讨的空间的话,那么,建立知识传播壁垒,阻碍知识交流分享,甚至影响科学研究,则让人难以接受。
 
  与国外一些旗下还掌握期刊出版权的平台相比,知网目前更像是一个单纯的知识分享平台。换句话说,平台的作用应该是,促进传播而不是走向其反面。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老教授赵德馨胜诉知网后,老教授文章遭下架处理,舆论更加关注知网在上架或下架学者文章方面的“权力”。
 
  抛开作者、期刊、平台之间复杂的权责利关系,我们还需要从整体上看,学术论文、科学数据都是国家战略资源。尽管,对于这一点的认识,在经过长期争论后才得以确认。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我国科技界集中解决了两个战略问题:其一,科学数据是国家战略资源,国家应该管起来;其二,在科学数据管理上,走科学数据公益性共享道路。
 
  2002年,科技部、财政部等部门酝酿建设科技基础条件平台,由科研人员上交科研项目中的所有数据,有序推动科学数据开放共享。2019年6月,国家青藏高原科学数据中心等20个国家科学数据中心成立,开启了我国科学数据开放共享的新阶段。
 
  相比人文学科领域的知识成果,知识分享对于科学研究和科技创新更为关键。
 
  科学家通过互联网免费分享他们的研究数据、方法、代码、实验室笔记和其他研究过程,以便能够被重复使用和复现,实现协作研究的科学实践,其旨在消除科学研究过程中的访问障碍,促进科学的自由传播,从而推动科学进程。
 
  我们承认知网的前期投入和运行成本,但更必须明确,不能让知网阻碍正常的学术交流,伤害科学研究。
 
  像科学数据管理一样,建立起政府部门主导、投入、管理的公共数据库,保证公益性,不排斥商业因素,或采取类似基础设施定价措施,形成备案与价格管制方案,在公益性和商业性中找平衡。
 
  人类总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不断前进。支撑起我们发展的,就是智慧的结晶,即可供自由分享的知识。
 
  (作者:陈鹏)
 
  相关阅读:
 
  知网再陷侵权官司自称“赔不起了”引发争议

近日,湖北作家陈应松起诉知网,他在检索时发现,自己一共有300多篇文章被中国知网收录,大部分都未经同意,其中部分文章已经被下载了几百次。随后陈应松起诉知网运营,提出按照1500元每1000字进行赔偿,对此,知网运营表示自己“赔不起”。

如果都来索赔可能要赔1200亿

知网再陷侵权官司 自称“赔不起了”引发争议

陈应松起诉案的庭审现场,知网运营方代理人表示:如果原告陈应松的索赔请求得到法院承认,那么相似情况的作者都可以来找知网索赔,知网全部在库作品至少要赔偿1200亿元。知网直呼“赔不起”。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网友反感,有不少网友直言知网是在利用垄断优势“耍赖皮”。

一边是赔不起一边是买不起

写过毕业论文的人,基本都逃不开知网。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学校为了你的学术,每年付给知网的钱可真不小:

知网再陷侵权官司 自称“赔不起了”引发争议

每年续订知网的高额费用让很多高校叫苦不迭,武汉理工大学就曾经直呼知网“离谱”,北京大学也一度因费用问题考虑暂停续订知网:

知网再陷侵权官司 自称“赔不起了”引发争议

知网的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同方知网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1.6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93亿元,毛利率53.93%。2021年同方知网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2.8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935亿元。也难怪众多网友对知网“赔不起”的言论发起了“炮轰”:

知网:道歉,但尚未整改

事实上,这不是知网第一次深陷侵权纠纷,早在去年12月,法院便以侵权为由判罚知网赔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70多万元。然而4个多月过去了,知网非但没有对运营方式进行彻底整改,反而不断地卷入一起又一起的侵权官司。

今年2月,山东女作家唐效英状告知网侵权;

同样是2月,湖南作家蔡建文起诉知网侵权一案正式立案;

与此同时

赵德馨教授的论文至今未能在知网重新上架

影响了不少学子的正常浏览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正在依法开展相关工作

4月2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回复媒体网上留言时表示:已关注到各方面反映的知网涉嫌垄断问题,正在依法开展相关工作。(来源:央视、中国经济网)


支持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