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谁“公关”了新华社雄文?

www.cnjishi.com.cn|2021-08-12|凤凰网
  8月3日早上,新华社旗下媒体《经济参考报》,发表网游对未成年人影响触目惊心 “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雄文,矛头直指腾讯、网易等游戏巨头。
 
  文章发出后,港股、A股市场游戏股集体暴跌。游戏龙头腾讯、网易、中手游等跌幅一度超过10%,中手游跌幅最高超过20%。
 
  然而到了当天中午,该篇文章悄然在官网和官方公众号被删除,午后游戏股也集体回升。
 
  这就奇了怪了,国社这篇雄文,虽然发表在旗下媒体上,但署名却是“新华社记者王恒涛、汪子旭”,难道是某公司利欲熏心,吃了熊心豹胆,胆敢携资本力量,动用各种“公关”手段,“河蟹”了国社记者雄文?
 
  要知道,《经济参考报》可不是一般的市场小报,它可是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子报刊,而且在舆论监督上有过辉煌历史,当年,央视标王秦池酒业,就是被《经济参考报》揭穿老底而垮掉的。
 
  2020年8月4日,一篇题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报道掀起了巨大的舆论冲击波,触发了一场声势和力度空前的专项整治行动,为痼疾重重、久攻难下的祁连山南麓青海片区生态破坏乱象的彻底治理,做出了直接和有益的舆论推动。
 
  这篇深度调查报道的作者,是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王在业界颇具知名度,他曾实名举报副部级官员宋林(已落马)以及举报“中彩在线”彩票违规运营。
 
  8月3日《经济参考报》发表的《网游对未成年人影响触目惊心“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雄文,其第一作者王恒涛,也不是普通的新华社记者,而是《经济参考报》副总编辑,国社子报的副总亲自署名采写报道,可见这篇文章的背景并不简单。
 
  王恒涛,此前曾长期担任新华社西藏分社记者、副总编辑,调回总社后担任《经济参考报》副总编辑。
 
  《“精神鸦片”》一文开头说,《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当前,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现象普遍,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不可低估的影响。
 
 
  数据显示,当前,我国62.5%的未成年网民经常在网上玩游戏;13.2%未成年手机游戏用户,在工作日玩手机游戏日均超过2小时。网络游戏的过度投入对我国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带来双重负面影响。2020年,我国超一半儿童青少年近视,因沉迷网络游戏而影响学业、引发性格异化的现象呈增长趋势,网络游戏危害越来越得到社会的共识。
 
  网络游戏已发展壮大成一个巨大的产业。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同比增长20.71%。占据行业半壁江山的腾讯游戏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561亿元。
 
  然而让人无比惊讶的是,《经济参考报》这篇文章是8月3日早8:28分刊发的,但仅仅四个小时后,文章显示:被删除了。
 
  文章被“河蟹”后,引发了坊间的种种猜测与议论,网友们愤然指出:国社发文我不惊讶,互联网公司公关力量之强却让我震惊,这难道不是“资本操控舆论”活生生的实锤?
 
  该文作者,《经济参考报》副总编王恒涛也在朋友圈转了一篇《新华社“雄文”炮轰王者荣耀,文章仅活了四个小时!》文章,并附加评论说:这速度!公关与反击神同步,新闻大戏如此令人沉迷。
 
  王恒涛说对了,互联网公司公关与反击的确厉害,今天的舆论场上,针对国社这篇文章,大量水军出动,发表了多篇“雄文”抨击新华社,标题诸如《被删的“精神鸦片”文内数据分析》、《“精神鸦片”不是批评互联网的好姿势》等等,咖叔认为,这些批评国社的文章,可能用力过猛,一向迷信于“公关”的某些公司,可能形成了路径依赖,国家通讯社,承担着执政党的“耳目喉舌”功能,可不是这么好公关的,不信走着瞧。
 
  果不其然,到晚上6点40分左右,该文《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竟然又在《经济参考报》官网和微信公众号恢复了,不知道期间,经历了怎样的博弈。
 
  在朋友圈转发了恢复后的雄文后,王恒涛激动地发表评论说:“感谢大家关心支持,万千心声汇成正能量的洪流!”。
 
  随后,王恒涛又语重心长地告诫某公司说:“腾讯有动作了,实实在在改进工作比公关和抹黑,更符合有社会担当的公司形象。网络水军把我们骂得好像南霸天,其实我只是以人民为中心,讲了点实话,不指向任何人。”
 
  然而,新华社雄文是如何被“公关”下来的?又是如何被“恢复”的?可能永远是个谜了。
 
  博弈还在继续,瓜众不妨等待看戏。(原创 爱咖啡的叔叔 融媒天下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