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财经作家吴晓波“精英论”再次引发争议【大家评】

www.cnjishi.com.cn|2021-07-15|纪实中国综合整理
  【视频】吴晓波自称精英主义者:大部分人是无用的 服务好几十万人就行了

  “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是无用的人”,财经作家吴晓波再次引发争议
 
  近日,财经作家吴晓波做客《财新时间》节目,他的一番“精英论”再次引发社会争议。吴晓波在节目中自称是精英主义者,认为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是无用的人,因为世界不需要很多人同时思考那么多问题。
 
  吴晓波还说,他只服务全国这几十万人就够了。对这几十万客户群体,他做了一个精确的画像:崇尚商业之美,乐于奉献共享,反对屌丝文化的精英主义者。
 
  言论一出,争议四起。在网络上,一些视频的剪辑“掐头去尾”之后,更给人一种“吴晓波在找骂”的感觉,一句“这个世界大部分人都是无用的”的话语,足以让吴晓波身陷舆论漩涡。自称精英主义者,就可以鄙夷屌丝、目中无人吗?显然不能。在文明社会,平等与尊重是底线,是不分是不是精英的,也是不分职业的。人与人之间,同样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会只有一种声音,在质疑之外,也有人觉得,审视吴晓波的话语,必须联系其前后的语境,而从具体的语境来看,吴晓波的说法并没有外界质疑的那么大的问题。从完整视频来看,吴晓波的话语并不是针对全社会的人,而是针对自己服务的“客户”。吴晓波在采访中表示,自己不会讨好所有人,只愿意服务这些精英主义者,服务好这几十万人就够了,因为在这之外的人不需要同时思考那么多的问题。若是联系上下文,吴晓波的话语的确没有那么可恨了,但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未必!对吴晓波来说,类似的言论并非第一次出现了。早在2018年12月31日,在喜马拉雅和浙江卫视联合打造的“2019思想跨年晚会”上,吴晓波就进行了大胆的预测:2028年99%的人可能会成为无用之人,其中包括精算师、年报分析师、理财师和牙医等。这样的言论,也可以说是吴晓波“精英论”的一部分内容,如今他再次提及相关言论,不过是他思想的一种延续而已。
 
  若是关注、了解吴晓波,则足以知道一点:对吴晓波来说,他一直在给自己打造,或者是标榜一个“精英主义”的标签。这一点,无论是在他的节目上,还是在各种公开场合,他都会表明自己是“精英”的鲜明态度,表达自己是精英主义者。这样的一种人设,也慢慢地成为吴晓波的“固有标签”。
 
  对吴晓波来说,为何他要打造这样的人设呢?这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商业道路的变现。众所周知,中国商业价值最大的潜力在精英阶层,只有把自己融入其中才能获得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经济价值。这样浅显易懂的道理,吴晓波肯定是深谙的,所以在2015年的一次演讲中,吴晓波鲜明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与立场:再穷也要站在富人堆里。因为做商业有一点比较重要,就是要建立正确的财富状态。
 
  所有的人设,都是有目的的,无论是娱乐圈的人设,还是商业圈的人设,都是如此。打造人设的最终目的,还是吸引一些喜欢自己的人,或者是志趣相投的人,然后趁机收割一波韭菜。而在《财新时间》这档节目中,吴晓波也透露,自己公司一年的营收大概有两三亿元。这样的现实,足以证明很多的问题。更何况,吴晓波也从不避讳地表示,自己喜欢钱,甚至美其名曰“商业之美”。明白了这样的道理,就不难理解为何吴晓波总是要树立自己是“精英阶层”的人设了,还是那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赚钱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赚了钱还回来踩一脚“屌丝”,踩一脚曾经为他公司营收做出贡献的人,则不太合适了。缘于此,这一次扮演“精英”的吴晓波翻车了,许多人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他的真面目了:他不是什么精英,甚至跟这样的词汇关系不大,而只是一个金钱崇拜、利己主义的商人。
 
  精英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是一个高贵的词汇,也都是令人尊敬的一个群体。在西方的精英主义里,精英对社会治理的能力要得到肯定和发挥,要有最起码的平等意识;而在传统的中国,“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等说法,诠释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精英,在中国的精英阶层里面,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是非常重要的内容,我们能看到的,是他们对普罗大众的怜悯和对自身价值的延伸,而不是一边收割韭菜一边诉说底层人士的“不是”,在这样的人身上,我们完全看不到精英主义的血液。
 
  相对西方,他骨子里头没有平等;相对中国,他的灵魂里没有社会担当。这样的人怎么能算是社会精英呢?吴晓波一番争议言论背后所散发的,还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思想与意识。正如资深媒体人秦朔所言:“吴晓波永远是一个当下主义者”,而在这前面,或许还可以加上“利己”这样的限定词。(来源:读创
 
 
  胡锡进:必须反对这样的精英主义宣言
 
  必须反对这样的精英主义宣言。一个人和一个公司可以面向特定的服务人群,商业成功包含了越来越强的分众化逻辑。但是这样的商业策略应当就事论事,局限于商业本身。扩大对这样商业模式的解读,由此总结说社会上的大多数人都是无用的人,因为世界不需要很多人同时思考那么多问题,这太粗暴了,对普罗大众来说尤其太刺耳了,任何社会精英都没有权利这样凡尔赛,增加社会的不公平感。
 
  精英都经过了努力,但他们同时也都是幸运的。这个社会上有无数人都在努力,但是精英们得到了更多回报。精英们应该带着一颗感恩、谦逊的心面向公众,切不可真的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赋予自己藐视大众的权利。
 
  我相信中国的大多数精英不是这样的。做事先做人,大多数成功者不仅勤奋,而且深谙尊重他人、保持敬畏之心的重要。傲慢和轻视他人通常是成功的最大敌人。我希望吴晓波是一时没有表达好自己,错用了说话的语境。因为我感到困惑的是:一个人如果带着这样的价值观,怎么能够写出感动了很多人的《激荡三十年》。
 
  司马南:宣称“大多数人是没用的”,吴晓波的精英观让人细思极恐
 
  今天是7月10日,星期六。有个词叫精英,这本来是个好词,但是好词如果被过分标榜也会产生一种复杂的影响。近日,吴晓波做客《财新时间》,虽然谈的是知识付费和社群经济,但是他的一番“精英论”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吴晓波在节目中非常傲娇地自称是精英主义者,认为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是无用的,因为世界不需要那么多人同时思考那么多问题。他认为自己针对的用户群体都是少数人,全国也就几十万人,屌丝不在自己服务范围之内。
 
  有人认为是不是他的话被断章取义了,认为像这么混账的话不可能是吴晓波说出来的,于是对他的话进行了仔仔细细的分析,但事实是吴晓波的原话确实不太合适。
 
  吴晓波原话是这么说的:“我觉得人大部分都是无用的人,我是个挺精英主义者的人,我认为这个世界不需要那么多人,去同时思考那么多问题;我认为可能还是蛮少数的人,可能全国一年就几十万人吧,我就懒得破圈,我这几十万人服务好就挺好了,然后你愿意来你就进圈,我也就不出去了;崇尚商业之美、乐于奉献共享、反对屌丝文化,(如果)你认为商业是件很肮脏的事情,赚钱这件事情是一件侮辱我的事情,你赶快走,千万别来,你认为我就是个屌丝,你也别来,我们认为不需要这样的人。”
 
  这番言论确实令人震惊,并引发了公众的声讨,胡锡进也发文批评其精英言论。胡锡进认为,必须反对这样的精英主义宣言。一个人和一个公司可以面向特定的服务人群,商业成功包含了越来越强的分众化逻辑。但是这样的商业策略应当就事论事,局限于商业本身。扩大对这样商业模式的解读,由此总结说社会上的大多数人都是无用的人,因为世界不需要很多人同时思考那么多问题,这太粗暴了,对普罗大众来说太刺耳了,任何社会精英都没有权利这样凡尔赛,增加社会的不公平感。
 
  胡锡进还说,精英都经过了努力,但他们同时也都是幸运的。这个社会上有无数人都在努力,但是精英们得到了更多回报。精英们应该带着一颗感恩、谦逊的心面向公众,切不可真的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赋予自己藐视大众的权利。
 
  胡锡进称:“我相信中国的大多数精英不是这样的。做事先做人,大多数成功者不仅勤奋,而且深谙尊重他人、保持敬畏之心的重要。傲慢和轻视他人通常是成功的最大敌人。我希望吴晓波是一时没有表达好自己,错用了说话的语境。因为我感到困惑的是个人如果带着这样的价值观,怎么能够写出感动了很多人的《激荡三十年》。”
 
  胡锡进这是给他找了一个台阶下,说他是错用了语境,他应该保持敬畏心,应该感恩自己很幸运等等。老胡说的是对的,我赞成老胡的说法,但关于这事儿吴晓波到目前为止都没解释,他可能是认为不需要解释。
 
  吴晓波是个人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吴晓波这段无论是因为错用语境还是什么原因表达出来的话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因为现在很多人有这种所谓精英心态,在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市场背景之下他们表现出来的是得了便宜卖乖,自以为高人一等。
 
  不仅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有这种人,国际上也有这种人,他们觉得自己是上帝眷顾的子民,能通神,他们的一切都是上帝设计好的,他们生来就是应当居高临下对待别人、统治别人的,甚至可以任意杀戮。所以像这样的一种思想,本质上其实是种族主义。
 
  隔壁王奶奶经常跟我们讲一些道理,比方说她认为人无论到什么程度都得在人堆里混,你不能站到人堆外面去。隔壁王奶奶在这个事情上讲得很好,但是写了很多畅销书的吴晓波没有讲好这件事。
 
  很显然,奉行精英主义的吴晓波的这个说法招致了绝大多数人的反对。听了他说“大多数人是没用的”这句话,我首先要表达对吴晓波的愤怒,他说他觉得大部分人都是没用的,难道我们没考上复旦我们就没用了?我们没写出畅销书我们就没用了?我们没赚那么多钱我们就没用了?
 
  每个人都各有各的用处,要看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中国古代哲学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智慧就叫做“无用之用”,你以为价值连城的东西有用,可是当灾难真的来临时,这些都没用。
 
  所以,“我觉得人大部分都是无用的人”这个观点太奇葩了!其实在我看来,所谓的精英主义,就是极度利己主义,吴晓波所谓的无用之人,其本意应该是对他无用,而不是对社会或他人无用。他后面说的“几十万人服务好就挺好了”补充、应证了我的上述判断。
 
  当然,这是从利益角度对他的观点进行剖析,如果仅仅从他的表述来直接分析,得出的归因和结论都不一样,那就是,他看不起普罗大众,他反对“屌丝文化”,在他眼里,大多数人都是无用的,大多数人都是无用的屌丝。
 
  那么问题来了,你吴晓波是一开始就有这么多“精英粉丝”的?你是不是割了众多你眼中的无用的屌丝的韭菜之后才成就了你今天的财富?再者,你一开始就是精英?你的创业生涯就是一帆风顺的?
 
  赚钱本是个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吴晓波的话语里表达出的是赚了钱还要回过头来踩一脚众多的“屌丝”。正如一位网友评价吴晓波的精英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割了那么多人的韭菜,还好意思自称精英。本来不过就是个金钱崇拜、极度利己主义者的粗鄙人,何谈精英?
 
  由此看来,吴晓波飘了,忘本了,狂傲了!常人因情致败,才人因傲致败!狂傲的“精英”吴晓波,你离失败不远了!
 
  首先,任何社会,管理的本质是精英和大众的关系,这句话可能要包含很多复杂的内容是关于整个社会治理体系、治理能力建设方面。其次,精英是客观存在的,自古以来每个社会都有权力精英、知识精英、文化精英,但是精英如果不代表民意、不体现民意、不服务民众,那这种精英就是垃圾,说轻了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还叫不叫精英?这个问题需要研究。
 
  今天有一句话说得很清楚“精英政治是很多人自我标榜的”,精英政治必然被公民政治、大众政治所取代吗?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尤其是二战之后的世界上应该说这是一个潮流。
 
  从本质上来讲,社会个体都是平等的,没有人是天生的享有权力者或者是没有权力者。精英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和随之而生的权力,他无法剥夺任何人,更不用说改变他人的思想,不收割韭菜,你不可能进入精英的圈子。
 
  《红与黑》中的于连通过各种各样连自己都鄙夷的方式爬入上流社会,终于进入了精英的圈子,但那真的是人们所向往的圈子吗?这样的成为精英的路是不是我们应该走的路?你用这样的方式使自己变成精英了,半夜有没有一个叫良心的东西爬出来折磨你?
 
  精英问题的实质是,自己是站到民众的队伍中,还是站到民众的对立面?你到底服务于谁的利益?中国古代有民本思想、中国人说要有好生之德,中国杰出的知识分子、历史上的精英,均是有人民观、可以跟人民同甘苦的。让自己站到人民的对立面,而且标榜、炫耀的人不是精英,是垃圾。
 
  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炫耀自己的精英观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现象,我倒希望吴晓波真的是一时昏了头,或者是主持人一误导你,你就不小心说出了自己考虑的不够周全的话。然后怎么办?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