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正文

河北承德丰宁:开发商违规一房多卖 购房者很受伤

www.cnjishi.com.cn|2020-06-29|河北广播电视台 中国青年报

承德丰宁:开发商违规一房多卖 购房者很受伤
 
  承德丰宁:60多套房卖给100多人,开发商违规一房多卖,业主很受伤

  最近有承德丰宁的观众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他们购买的房子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可能涉嫌一房多卖,现在他们很是担心。
  业主:2015年买的全款,交了46万,当时说的特别好,当年12月份就能交房,但是我们等了好多年,现在迟迟不交房。
  业主:我是拆迁户,房子拆了得有15年了。
  记者:房子还没到手里呢?
  业主:没有。我公公就要住这个房子,都死了十多年了都没住上。
  业主们告诉记者,西苑小区二期是丰宁金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该小区有一部分回迁住房,还有一部分是业主们全款或者是支付部分房款购买的商品房。业主们说,因为住不上新房,他们只能租房,而这一租就是十多年。在这期间,开放商的各种问题就接踵而至。
  业主:已经卖出去100多套了。
  记者:原来一共有多少套?
  业主:一共房子才60多套。
  记者:60多套房子卖给了100多户人?
  业主:是,就前两天听说又卖一套底商。开放商就是骗子,一房多卖。
  业主们说,他们也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最终都是无功而返。
  业主:找不下上百次,政府倒是也不说不管,年年都说管但是一年一个令,今年这么弄明年那么弄,怎么着也解决不了。
  那丰宁金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开发建设西苑小区二期时,是不是存在违规行为呢?随后记者来到了承德丰宁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承德丰宁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房管所所长丛武:
  三无之前,证件不齐全咱们怎么就让开工建设了?
  城管局也给停工过,停工过之后一些回迁户还有一些购房人多次到政府来找要求要房,然后他就是停一段盖一段,一直到2017年咱们房地产解决遗留问题之后,才给他做的后续的这些事。
  从政府的角度目前已经是把土地证手续应该是拿到了,没拿到也是这一半天,土地证拿下来之后,以咱们现在工程的进度,跟银行也联系好了,在银行作抵押,下来钱用于后续的工程建设,要退钱的这部分人都给退了,现在基本上就是这个情况。
  崔局长还介绍,西苑小区二期确实存在一房多卖的情况,已经签订购房协议的业主如果还想要房子的话,可以按照购买之初的价格继续购买,如果想要退房的话,目前也有了具体的退款方案。
  承德丰宁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崔局长:
  按照一分五的月息,年息就是一毛八,你比方说交这些钱,你是从2013年10月份交的,给你算到去年的12月份,当场给你算出多少钱来,假如说算出来10万这利息给你,再加上你本金10万。你要退给你退20万。我觉得呢在今年国庆节左右能解决了,最晚国庆节之前?嗯能解决。
  另外,记者还了解到,在承德丰宁西苑小区二期出售期间,还有一部分购房者并未签订相关购房协议,而且开发商是以私人或者其他公司的名义收取的这些费用。对此,有关部门建议,这些购房者可以向公安部门报案,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河北广播电视台


  ▽ 延伸阅读:

  购房者口中的”骗子“不是一般人儿

  通过检索及其他途径核实,该楼盘实际操控人尹兆兴(星),身涉2012年轰动一时的“丰宁一中疯狂撞人事件”背后的“殷晓雪被害案”。该案在当地妇孺皆知。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10年,殷晓雪一案在丰宁轰动一时。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当时,刚上丰宁一中高中没多久的殷晓雪,成为丰宁县某大酒店老板尹兆兴(星)的“小三”。后来,尹兆兴(星)的媳妇封某让尹兆兴(星)的司机把殷晓雪杀了,然后埋起来。
  报道称,“殷晓雪被害案”东窗事发后,尹兆兴(星)的司机被判刑,尹兆兴(星)的媳妇等3人被分别判刑,尹兆兴(星)未被追究法律责任。
 
  河北丰宁一中“疯狂撞人事件”的背后
 
  2012年12月25日,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第一中学前,一条长约两百米的街道上,车辆行人缓缓而行,路面上除了未化的冰雪,别无他物,两旁的商户也都照常营业。
  一天前那场令人心有余悸的车祸,似乎已经悄无痕迹。
  丰宁县委宣传部给出的通稿这样描述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一男子驾驶一辆国产吉利小轿车在丰宁县城影院南街自西向东行驶,与部分车辆刮蹭”,并撞伤20余名学生,车辆之后在交叉路口处烧毁。
  这场车祸经网络曝光后,迅速成为焦点。丰宁这座宁静小县城的节奏一下子紧张起来,来自北京等地的媒体记者也闻风来到此处。
  25日下午,丰宁有关部门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提供了这起事故调查的最新进展:肇事男子殷铁军,因对女儿殷晓雪被害一案一审判决结果不服,“性情偏执,存在厌世情绪,产生寻机滋事念头”,便驾车到丰宁一中门口附近,看到学生放学,便沿影院南街由西向东驶向行走的人员和车辆。
  目前,丰宁公安机关以殷铁军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将其刑事拘留,25日,检察机关批准对其逮捕。
  这场不寻常的“车祸”真相究竟是什么?殷铁军的女儿又是因何被害?这两者之间究竟有无关系?对此,中国青年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车祸、鞭炮、煤气罐
 
  “我要是晚过马路十几秒,可能就被撞到了。”丰宁一中的学生李峰(化名)告诉记者,24日中午,他刚走过学校门口的马路,打算去对面的文具店买东西,就听到“嗷嗷嗷”的声音,一辆黑色小轿车正拐过丁字路口,突然加速。
  被吓了一跳的李峰,没敢跟过去看情况,只在路边待着。“当时看到一个同学的脑袋被卡到了一辆出租车底下,瞬间腿就软了。后来,几个人把车前轮抬起来,万幸的是,那同学没受伤。”这名同学说,一条街的电动车都被撞坏了。
  走在他前面不远处,正从一家小门诊门口往外推自己电动车的是陈凡(化名),推车前他看了眼手机,时间定格在12点5分。
  “突然车就过来,我的电动车一半就被刮没了,剩下的部分砸压住了我的大腿,感觉发麻。”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
  再往前,是走在阿泰包子铺附近的付国帅,正推着电动车的他忽然听到了什么声响。
  “我也不知道,我就听到后头咔咔响,我以为是风大,在吹广告牌。结果回头,不是,往天上瞅瞅,一看,飞起来一个人。”24日晚,付国帅告诉记者,当时,他刚骑上电动车,下意识地要下车,“没下成,一下子给我撞飞了。我也不知道撞哪了”。
  从地上爬起来的付国帅,首先感觉自己有一条腿不能动了,满脸都是血,把跟他在一起的同学吓坏了。“正好有个学生在饭店里,拽了点卫生纸,给我堵上,后来一看,是鼻子给撞肿了。”付国帅说。
  再往前,路东口一家小饭馆的老板听到外面动静很大,他走出去,看到了那辆正在冒烟的吉利车,当时的第一反应,以为是一辆车烧起来了,“后来走出店门,听别人说了之后,才知道,整条路上往西,那么惨不忍睹,到处是电动车、自行车的零部件”。
  “昨天天气很冷,看天气预报有零下24度呢。”一路小跑,他还跑到路的西口,看看人和车都被撞成什么样了。之后,这位老板还目睹了消防人员从肇事者车里抢出已经放了几响的鞭炮,抬出煤气罐。
  据丰宁县委宣传部25日提供的材料介绍,当天,丰宁一男子驾驶车牌号为“冀HP9252”的吉利轿车,在丰宁县城影院南街自西向东行驶,先后致6辆轿车、两辆摩托车、6辆电动车和4辆自行车不同程度受损。
  同时,“经民警现场勘查,在其车辆后备箱中发现1只空煤气罐和没有燃爆的爆竹。经审讯,犯罪嫌疑人交代,空煤气罐是县城集中供气后,准备送给自己姐姐的,未能及时送出,爆竹是节日燃放所剩。”
 
  殷铁军和女儿
 
  殷铁军,男,1964年11月12日出生。
  事发之后,这名无业、离异、丧女的男子为何会选择学生下手,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关于殷铁军的犯罪动机,25日下午1时许,丰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王瑞明告诉记者:“这个案子很明了,就是他做的。我们现在先把案件查清楚了,但作案动机现在还出不来。”
  两个小时后,在丰宁县委宣传部提供的通稿上,殷铁军的犯罪动机已被确定为:“因对女儿殷晓雪被害一案一审判决结果不服,性情偏执,存在厌世情绪,产生寻机滋事念头。”
  2010年,殷晓雪一案在丰宁轰动一时。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当时,刚上丰宁一中高中没多久的殷晓雪,成为丰宁县某大酒店老板尹兆兴的“小三”。后来,尹兆兴的媳妇封某让尹兆兴的司机把殷晓雪杀了,然后埋起来。
  东窗事发后,尹兆兴的司机被判刑,尹兆兴的媳妇等3人被分别判刑,尹兆兴未被追究法律责任。
  据坊间传言,此案后,殷铁军多次上访无果,产生报复社会心理。这与丰宁官方所称殷铁军的作案动机基本吻合。
  记者了解到,12月25日正好是殷晓雪农历生日(十一月十三)。
  中国青年报记者从在殷晓雪案中为其中一名被告辩护的陈律师处得知,其实,当时审理这个案件时,殷铁军已和前妻王贵芝离婚多年,殷晓雪也一直跟着王贵芝,审理全程,殷铁军都没出现过,一直是王贵芝出面。“后来听到小道消息,王贵芝不服判决,去上访了几次。”陈律师说。
  对关于殷晓雪和尹兆兴的关系,陈律师说,当时庭上已经认定清楚了,是“非法同居”关系。而伙同司机杀害殷晓雪的尹兆兴媳妇,“其实也一直没跟尹兆兴办过合法手续,但同居很久了,也有了孩子了”。
  “但我觉得那份判决是没有问题的。”陈律师认为,从证据来看,涉案人员均已受到了法律应有的惩罚,凶手被判处死刑,其他被告人,被定的罪名分别有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等,后来有被判无期徒刑的,有被判15年的,直到现在,判决还没生效,除了被判死刑的之外,另外3人都还被关在看守所。
  至于尹兆兴,陈律师说,当时公安机关已经控制尹兆兴了,但最后证据显示,尹兆兴与该案无关,因此未被追究法律责任。
  案件判决后,王贵芝不服判决,屡次上访。丰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一名值班民警对此予以证实:“她平时不在丰宁,前段时间她还上访。”
  至于殷铁军,该民警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殷铁军与王贵芝根本不来往,因此,这次审理殷铁军案件时,也没有让王贵芝协助调查。
 
  有人出院又有人住院
 
  被“撞飞”的付国帅在被送到丰宁县医院进行全面检查后,被认定为伤势不算严重,医护人员表示,他治疗一段时间就能出院。
  像付国帅一样,还有多名学生在此次事故中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一共是13名,一半天(很快)可能有出去的,因为是高三学生,恐怕担心耽误学习。”丰宁县医院副院长吕雪丰说。
  丰宁县委宣传部提供的材料介绍说,“13名丰宁一中学生不同程度受伤,截至发稿前,已有1人复课。”
  而事实上,这13名学生仅是指住院接受治疗的学生,还有部分学生24日到医院检查包扎之后,就自行回家。“有的都不需要包扎,来了以后就回去了。”吕雪丰说。
  但是,在有人出院的同时,也有人新住院。
  陈凡24日检查之后,觉得没有大碍,又担心影响学习,就回家了。但25日上午,仍觉得身体不舒服的他,还是决定住院接受治疗,“当时拍片子,没伤到骨头,就回家了。晚上开始疼,所以今天又过来了”。
  一天来,网络上成千上万的网友骂声一片,纷纷讨伐肇事者伤害孩子的行为。但在付国帅的母亲看来,孩子没受重伤,还能捡回一条命,“我就觉得很幸运了”。至于肇事者的动机如何,她并没有多想。
  丰宁官方处置受伤学生诊治的态度和做法,还是令付母等学生家长感到放心。吕雪丰介绍,这次,医院直接启动了急诊绿色通道,所有在事故中受伤的学生都可以直接就诊,不收取任何费用。而这部分费用,最后将由政府埋单。
  不少家长和学生现在更关心的是,如何防止同类悲剧再次上演。
  25日中午11时50分左右,一辆警车横在丁字路口,两名交警站在旁边指挥车辆,维持秩序。其中一名交警告诉记者,在学校门口的三个岔路口,都有交警执勤。
  丰宁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曹汉义说,“校园安全一直是我们很重视的”,上下学的时候,晚上下了晚自习的时候,都会有巡逻,维护秩序,“各个中小学校,正常的都有”。曹汉义表示,正常时,每天中午、晚上,学校门口都会有警车加强巡逻。
  但从24日的事发现场来看,当时正值中午放学高峰,但丰宁一中并没有警车、警察当值巡逻。对此,今天刚到一中门口执勤的两名交警说:“我们不知道,我们原来在小学那边。”
  25日,丰宁一中照常上课。丰宁一中门口还挂着横幅,显示这所在承德市教学质量都算高的学校,在上次高考中取得的佳绩。眼前,陈凡和付国帅的愿望便是能赶紧出院,备战高考。
  记者 王怡波 刘星《中国青年报》(2012年12月26日04版)

支持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