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正文

知网被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法院已立案

www.cnjishi.com.cn|2022-05-06|《财经》新媒体

  文/樊瑞
 
  编辑/朱弢
 
  知网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近日,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特聘副教授郭兵起诉知网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目前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杭州中级法院”)已经立案。该案被称为“知网反垄断第一案”。
 
  在此前不久,一封网传邮件提到,自2008年以来,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承担全额订购费用,在全院使用知网的CNKI数据库。“多年来,CNK数据库凭借其在中文期刊数据库市场上极具影响力的市场地位,对续订价格始终维持着较高涨幅。”
 
  邮件还称,中科院在2021年的CNKI数据库订购总费用达到千万级别。“2022年,双方就费用、订购模式展开积极讨论,但在多轮艰苦谈判后,知网依然坚持接近千万的续订费用,其给出的集团组团方案在成员数量、单家价格方面条件相当苛刻。”因无法达成一致,知网暂停中国科学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中国科学院人士证实了这封邮件的真实性。
 
  此后,知网发布声明称,知网继续向中科院所属各院所提供正常服务,直至2022年度协议签署并启动服务。
 
  更早之前,知网更因一起知识产权诉讼陷入舆论漩涡。
 
  2021年12月11日,因知网未获授权收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的100多篇论文,赵德馨就著作权纠纷事宜,而与知网打起维权官司,且全部胜诉,累计获赔70多万元。知网在随后也向赵德馨致歉。
 
  知网被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4月21日,郭兵向财经E法介绍了他起诉知网的缘起。
 
  2021年10月18日,郭兵收到短信通知,此前他向中国法学会检察学研究会公益诉讼检察专业委员会第一届年会投稿的论文通过初评,需要提交“查重报告”。
 
  郭兵发现,自己通过知网平台无法获得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服务,即通常所说的“查重”服务。经过向所在学院、学校图书馆等部门了解得知,知网并不对个人用户开放,学生只有每年毕业论文提交时,教务处才向各个学院定额开放知网的“查重”服务,教师则只能通过学校图书馆并缴纳一定费用后才能获得知网的“查重”服务。郭兵最终只得选择向学校图书馆缴纳30元的费用后,由图书馆工作人员代为“查重”。
 
  郭兵认为,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严重损害了他的合法权益。2021年12月,郭兵向杭州中级法院提交了起诉中国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起诉材料。在诉状中,他将知网的运营方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与知网都列为被告。
 
  郭兵的诉讼请求包括三项:知网在官方平台刊登道歉声明;立即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向包括原告在内的个人用户开放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服务;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1万元等。
 
  在郭兵向杭州中级法院提交的起诉材料中,包括《同方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下称《报告》)。《报告》称,在知识内容与服务领域,同方公司运营的中国知网所收录的学术文献总类与数量、期刊数量以及独家期刊的数量和质量等方面继续保持行业领先。
 
  《报告》还称,报告期内,公司推动产品从传统的行业知识资源总库向面向问题的“主动式”行业知识服务平台进行转型过渡,不断推出基于大数据分析的智能服务产品,更加高效地提升用户的科学决策能力;公司结合前沿AI和大数据技术,发布了基于神经网络语言模型算法的新版中英跨语言检测技术,实现了更高的检全率和检准率,优化了对照查看显示效果;公司与国家数字化设计与制造创新中心北京中心、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等单位共同发起数字创新智库,赋能产业互联与数字生态,打造数字创新领域的国际化思想平台;公司还推出了职业岗位大数据服务平台,为专业群人才培养工作的开展提供基于大数据技术的“职业岗位数据中心”和“数据关联分析系统”。
 
  “这些材料都证明被告在知识内容与服务(文献信息服务)领域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而查重服务仅向机构提供,不向个人提供的行为,我认为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损害了我的合法权益。”郭兵表示。
 
  郭兵告诉财经E法,2022年3月,杭州市中级法院向其发送案件受理通知书,表示该案件已在2022年3月21日被立案,“目前我们在等待开庭通知。”郭兵说。
 
  如何认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按照中国的《反垄断法》框架,判断一个主体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需要三个分析步骤。首先要界定相关市场,其次要判定在相关市场具有支配地位,最后判定其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反垄断法》第十七条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下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包括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等行为。
 
  郭兵告诉财经E法,在对知网提起的诉讼中,他将相关市场界定为“知识内容与服务(文献信息服务)领域”,主要是参考了《报告》中的内容。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王先林认为,判断知网是否存在垄断的关键,是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其行为构成了滥用。其中,受到关注最多的是不公平高价行为,这在认定上有比较大的难度,但如果运用横向比较、纵向(历史)比较、成本分析等方法,也还是有可能认定的。涉及的相关情况主要有:年报价涨幅明显高于同类数据库销售相似产品,在成本基本稳定的情况下超过正常幅度提高价格,相关行为未使高校图书馆受益并对社会公众利益产生不良影响,连续提价行为非为经营者正常经营及实现正常效益所必须。
 
  武汉大学竞争法与竞争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孙晋认为,在中国法律框架下,学术资源的集中具有一定的合法性,但这并不代表学术数据库可以无限的扩张和随意的滥用市场地位。学术文献汇集了人类智力成果的重要载体,具有不可替代性,它可能比一般商品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造成的危害更大。
 
  在郭兵提起诉讼之前,知网是否涉嫌垄断,其实已受到监管部门关注。2022年3月9日,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一司回复《长江日报》记者网上留言称:“市场监管总局正在核实研究。”
 
  4月21日,财经E法从消息人士处了解到,相关部门已就知网涉嫌垄断问题展开核查。
支持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