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正文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宣判【评】为善良讨回公道 正义没有缺席!

www.cnjishi.com.cn|2022-01-10|红星新闻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一审宣判 刘暖曦被判赔69.6万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一审宣判:刘暖曦被判赔69.6万

2022年1月10日,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刘暖曦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2016年11月3日,江秋莲的独生女儿江歌在日本东京被刘暖曦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刘暖曦是江歌在日本留学时的同乡、好友。案发前两个多月,刘暖曦因陈世峰不同意与其分手产生争执而向江歌求助,江歌同意她与自己同住。2016年11月2日15时许,陈世峰找到刘暖曦与江歌同住的公寓,上门纠缠滋扰,刘暖曦向已外出的江歌求助。江歌提议报警,刘暖曦以合住公寓违反当地法律、不想把事情闹大为由加以劝阻,并请求江歌回来帮助解围。江歌返回公寓将陈世峰劝离。之后,江歌返回学校上课,陈世峰则继续尾随刘暖曦并向其发送恐吓信息。刘暖曦为摆脱其纠缠求助同事充当男友,陈世峰愤而离开并给刘暖曦发信息,称“我会不顾一切”。期间,刘暖曦未将陈世峰纠缠恐吓的相关情况告知江歌。当晚23时许,刘暖曦因感觉害怕,通过微信要求江歌在地铁站等她一同返回公寓。11月3日零时许,二人汇合后一同步行返回公寓。二人前后进入公寓二楼过道,事先埋伏在楼上的陈世峰携刀冲至二楼,与走在后面的江歌遭遇并发生争执,期间走在前面的刘暖曦打开房门,先行入室并将门锁闭。陈世峰在公寓门外,手持水果刀捅刺江歌颈部十余刀,随后逃离现场。刘暖曦在屋内两次拨打报警电话。江歌因左颈总动脉损伤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此后,江秋莲与刘暖曦因江歌死亡原因等产生争议,刘暖曦还通过网络方式对江秋莲发表过刺激性言语。江秋莲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刘暖曦赔偿江秋莲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签证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070609.33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一审宣判:刘暖曦被判赔69.6万

法院审理认为,刘暖曦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对于由其引入的侵害危险,没有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在面临陈世峰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时,为求自保而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己居所门外被杀害,具有明显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综合考量本案的事发经过、行为人的过错程度、因果关系等因素,法院对江秋莲主张的有证据支持的各项经济损失1240279元,酌情支持496000元。对于江秋莲主张的其他经济损失,不予支持。本案中,江歌在救助刘暖曦的过程中遇害,江秋莲失去爱女,因此遭受了巨大伤痛,后续又为赴国外处理后事而奔波劳碌,而刘暖曦在事发后发表刺激性言论,进一步伤害了江秋莲的情感,依法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法院根据行为情节、损害程度、社会影响,酌情判令刘暖曦赔偿江秋莲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

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扶危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诚信友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司法裁判应当守护社会道德底线,弘扬美德义行,引导全社会崇德向善。基于民法诚实信用基本原则和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在社会交往中,引入侵害危险、维持危险状态的人,负有采取必要合理措施以防止他人受到损害的安全保障义务;在形成救助关系的情况下,施救者对被救助者具有合理的信赖,被救助者对于施救者负有更高的诚实告知和善意提醒的注意义务。本案中,根据现有证据,作为被救助者和侵害危险引入者的刘暖曦,对施救者江歌并未充分尽到注意和安全保障义务,具有明显过错,理应承担法律责任。需要指出的是,江歌作为一名在异国求学的女学生,对于身陷困境的同胞施以援手,给予了真诚的关心和帮助,并因此受到不法侵害而失去生命,其无私帮助他人的行为,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公序良俗相契合,应予褒扬,其受到不法侵害,理应得到法律救济。刘暖曦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在事发之后,非但没有心怀感恩并对逝者亲属给予体恤和安慰,反而以不当言语相激,进一步加重了他人的伤痛,其行为有违常理人情,应予谴责,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并负担全部案件受理费。据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媒体及群众代表旁听了宣判。

来源:青岛城阳区人民法院

江歌妈妈:赔偿款会全部捐出去

1月10日,女儿江歌遇害1894天后,江秋莲起诉刘暖曦(原名刘鑫)侵犯江歌生命权纠纷案宣判,法院判定刘暖曦侵犯行为成立,赔偿69.6万元。上午9时许,江秋莲缓缓走出法院,她说:“我尊重法院判决,我要去告诉江歌这个结果,妈妈做到了!”
 
奔流新闻:案件胜诉赔偿款将用于做什么?
 
江秋莲:我没有能力帮助所有人,我会把所有案件胜诉赔偿款(包括网络侵权案)捐与社会和失学儿童。这是源于江歌曾被我前夫嫌弃是女孩的缘故,这个想法早在几年前即墨区妇联的领导来看望我的时候就说过。我一切的行为处事都源自江歌,源自我爱女儿的一颗心。
 
最重要的是,爱女江歌被害,我向社会发起求助,各界人士给我无数的帮助和温暖,才使我活了下来,我不愿欠着任何人的债离开这个世界,我要把曾经的求助还与社会。仅此而已!
 
奔流新闻:为什么想到去开网店?
 
江秋莲:2020年1月16日,我注册成立了“即墨区左岸之家商店”,开始做电商。在2021年5月15日,爱女江歌被害的第1654天,我发表了一篇文章,告诉大家我在微博上开通了小店,上架商品赚取店家佣金。文章中我特别强调:“请不要因为同情我或者可怜我,就买我小店里的东西,希望您是真正需要才来购买”。我想做一个普通的电商店主,诚信经营,以此养活自己,继续为女儿讨还公道。
 
我已年过半百,持续不断的伤害,我的身体健康状况已大不如前,各种疾病缠身,母亲年迈,需要我的照顾,而我的身边没有人可以照顾我,在我不舒服的时候,甚至连端一口水喝的人都没有,我要在我还能动的时候筹备足够的钱应对随时来临的疾病折磨。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必须在陈世峰2037年从日本服刑结束回国前,筹备到足够的钱打官司,让中国法律制裁杀人凶手陈世峰,为歌儿讨还一个公道。
 
奔流新闻:你怎么看待网友的各种非议?
 
江秋莲:今天我想说,网上开店、直播带货已成为一种新型职业。为什么江歌妈妈做电商、直播带货就成了一种耻辱?难道江歌妈妈只有穷困潦倒、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才符合某些人心目中江歌妈妈的形象?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我只是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电商,仅此而已。
 
江歌被害前已经在筹备微店,如果没有被害,现在的我,或许在帮江歌打理店铺,或许在帮江歌看孩子、做饭,或许在陪老妈游玩。我根本不需要在半百年纪还要学习电商赚钱,孤独地面对着冰冷的屏幕,笨拙地操作着鼠标与键盘,我更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支持者也好,反对者也好,你们也许永远不会认识我。
 
可现在,我女儿花季凋零,我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被迫走上漫漫诉讼之路,被迫适应新的谋生手段。
 
奔流新闻:你将网店命名为“左岸之家”,有什么寓意吗?
 
江秋莲:爱女江歌的网名是“左岸”,她向往巴黎塞纳河左岸的文化圣地,期待2022年去游历世界,但是,这个梦想永远无法实现了。所以,我将淘宝店、微店、抖音小店都命名为“左岸之家”,祈愿我的歌儿伴随妈妈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步。
 
这个账号就是我的生活琐碎、我的谋生平台,案件有了判决结果也会在这里告诉大家。我要强调的是,购买我小店里的商品,一定是您真正的需要,请不要因为同情我可怜我而购买。
 
奔流新闻:对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江秋莲:很多好心人、包括我的亲朋好友,这些年都劝说我要为自己好好活着。我的老母亲深藏悲痛劝慰我:“你做什么小歌儿也不知道了,你没有对不起她,你要为自己好好地活着。”我不想听这些,我赶走上门劝说的亲友,我固执地拒绝所有人的好意。还有很多网友劝我领养一个孩子,我知道大家是善意,但江歌在我生命中是独一无二的,是我永远的唯一,更是无人可替代的!所以,我无法像爱歌儿一样去爱任何一个孩子,如果只是为了减轻我的痛苦去领养一个孩子,这样岂不是对那个孩子的不公平?同时,我没有能力也没有心情去照顾另一个孩子。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给任何人看的,只为了我应该这么做,我必须这么做,因为我是江歌妈妈!现在,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歌儿讨还一个公道而努力。赚钱的同时,我会坚持锻炼身体,多读书学习文化知识,增强内心的力量。闲暇之余,把自江歌被害后我遭遇的各种温暖和伤害详细地记录下来,我经历的每个人,好人与坏人、伪善人,还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真相将来都会呈现给社会。
 
文丨奔流新闻记者邢剑扬 冯宝强
 
「央广网评」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宣判为善良讨回公道
 
1月10日,在江歌遇害1894天后,江歌母亲江秋莲起诉刘暖曦(原名刘鑫)侵犯江歌生命权纠纷案宣判,刘暖曦被判赔偿江歌母亲69.6万元。
 
丧女之痛,一千多天的煎熬,加上外界的诽谤、不理解,没有亲身经历过的旁人,谁都无法真正对江秋莲的痛苦感同身受。走出法院的江秋莲说,她要去告诉江歌这个结果,妈妈做到了。什么结果呢?是69.6万元的赔偿金吗?不。是对错、是非。正如网友所说,69.6万元并不多。但无论是69.6万,还是1块钱,都意味着有人需要为自己做错了的事承担责任,更意味着不能让善良的人伤心、寒心!
 
人性的善良不该被蔑视,也不该被遗忘。对于江歌的善良,法院判决中用“无私”“真诚”“体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予以肯定,对于刘暖曦,判决书中的表述是“有违常理人情,应予谴责”。即使至今江歌妈妈都没有等到刘暖曦的道歉,公道也自在人心。
 
这份沉甸甸的法院判决书指出,扶危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诚信友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司法裁判守护的是社会道德底线,全社会之所以对一个年轻生命的离世、对救助者及其亲人所承受的种种诋毁和攻击,都充满了不平、愤怒、惋惜,正是基于对人伦道德底线的坚守,对正义的信仰。什么是正义?正义就是让为善者获得尊敬,让作恶者受到惩戒。今天,用公道告慰江歌。(央广网评论员田甜)
 
人民热评:刘鑫被依法惩处,正义没有缺席!
 
大快人心!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案一审宣判,刘暖曦须赔偿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这是正义的裁决。隆冬时节,这个判决不仅让江秋莲感受到法治温度,更让她长达数年的奔波有了明亮的结尾。
 
刘鑫被判赔偿,咎由自取。从判决书可知,刘鑫犯下了三宗“罪”:一是,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对于由其引入的侵害危险,没有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二是,在面临陈世峰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时,为求自保而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己居所门外被杀害;三是,在事发后发表刺激性言论,进一步伤害了江秋莲的情感。
 
如此种种,良知何存?在整个事件中,刘鑫所暴露出来的自私、无情、伪善、恩将仇报等,都突破了道德的底线,也触犯了法律,不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所有心存良善之人不会同意。
 
如今,刘鑫付出了应有的法律代价。当然,刘鑫承担的是民事责任,而非刑事责任。但是一审判决传递明确信号,虽然从刑事上拿刘鑫没办法,但刘鑫逃脱不了法律追责,她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一审判决还高度褒扬了江歌无私救人的美德,认为其无私帮助他人的行为,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公序良俗相契合。可见,江歌的壮举不仅获得亿万网友赞同,也获得法律的肯定。这一认定,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扶危济困是传统美德,更有法律保障,司法裁判守护社会道德底线,弘扬美德义行,必能引导全社会崇德向善。
 
法律的公正裁决,告慰了江歌,也告诉我们每个人,崇德向善是人性所在,因为我们守护的是正义,呵护的是良善。
 
“想替江歌给妈妈一个拥抱,希望她未来多点欢笑。”一名网友如是称。期待江秋莲早日走出苦痛,更期待每个行善的人都不孤独。(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