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正文

河北女企业家质疑围标被控敲诈勒索 羁押921天后被判无罪

www.cnjishi.com.cn|2020-10-23|封面新闻

收中标企业120万后撤销围标质疑 河北女企业家被控敲诈勒索罪

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

一审无罪,二审被判敲诈勒索获刑三年,两度站上被告席,河北女企业家张艳的人生,像是遭遇了“冰火两重天”。

2017年,张艳在参与某公司招标采购时,因报价过低未中标,对其他公司涉嫌围标、串标提出质疑,中标企业老板与她沟通要求其撤销质疑,并同意支付包括前期欠款、业务费在内的120万元赔偿款。

2018年4月16日,这笔赔偿款被中标企业老板描述为“敲诈勒索”,张艳也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捕,同年11月15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检察院指控张艳犯敲诈勒索罪,向海港区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一审判决无罪,检方刑事抗诉,二审判决敲诈勒索罪成立。

三年后,这起案件将再次开庭审理。10月12日,记者从张艳辩护律师处了解到,该案经由河北高院发回重审,将于10月15号在秦皇岛中院再次开庭,律师称将继续为张艳做无罪辩护。

收中标企业120万后撤销围标质疑 河北女企业家被控敲诈勒索罪

张艳

女企业家质疑招标被控敲诈勒索入狱

120万元“赔偿款”成争议焦点

张艳是秦皇岛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的控股股东,今年51岁的她在当地是比较有名的女企业家,然而,从2018年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捕至今,这名“女强人”已经两度站上被告席。

起因要从3年前的一次招投标项目说起。2017年10月,她和几家单位参与某公司的招标采购,张艳公司报价655万元,其余几家公司分别报价910.1万元、928.86万元、931万元、939万元、952.8万元。

因报价远低于这五家公司,张艳公司未能中标,该项目被报价910,1万元的傲x尔公司竞得。

张艳当时提出质疑,认定中标的企业有联合围标、串标的嫌疑。质疑发出后,发标公司派人前往中标企业核查,得出结论是张艳的质疑情况不成立,“但因报价存在规律性变化、招标文件存在问题,此前的招标结果被废除”。

这个让中标公示的老板气急败坏。最开始,傲x尔公司控股股东张某问张艳,是不是她提出的质疑,张艳没有承认。但在2017年10月29日至11月6日,因为有共同好友出面,两人在北京约上一起喝茶,沟通协商时张艳承认了是自己提出的质疑。双方约定:傲x尔公司赔偿张艳120万元,张艳撤回质疑。

在张某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给张艳30万元后,2018年3月,张某与张艳又因一次其它项目的招标采购发生了矛盾,双方的通话录音显示,张某认为,他在参与另外一家公司的采购时,张艳又想“弄”他,于是支付给张艳剩下的90万元后,张某到派出所报案称,遭到了张艳的敲诈勒索。

2018年4月16日,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立案侦查此案,当天张艳就被刑事拘留。而对于那笔120万元的“赔偿款”,双方却争执不休。

收中标企业120万后撤销围标质疑 河北女企业家被控敲诈勒索罪

是“赔偿款”还是“赃款”?

检方对无罪抗诉 二审女企业家被判入狱

大概张艳没想到,在成功取得赔偿后,自己会因为涉嫌敲诈勒索而推上被告席。按她律师为其辩护的观点,张艳是在中标结果公示期内提出的合法质疑,120万元赔偿款也是双方约定取得,“张艳在招投标过程中民事权利受到了侵害,有权要求赔偿,双方可自行协商解决赔偿数额和方式。”为何会被定性为敲诈勒索?

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内容显示:张艳在侦查机关供述称,张某给她的30万元是欠款,90万元是从其公司购买帆布时的货款。但在法庭庭审中,张艳又说这120万元是其答应撤销质疑,张某给的赔偿款。

对此张某说,他与张艳以及张艳公司都没有债务纠纷,他本人也从来没有向张艳借过钱,其公司在原招标项目中标遭到张艳质疑后,就已经结清了与张艳公司的全部欠款,一共是80.6万元。

收中标企业120万后撤销围标质疑 河北女企业家被控敲诈勒索罪收中标企业120万后撤销围标质疑 河北女企业家被控敲诈勒索罪

2019年3月18日,秦皇岛海港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一审判决张艳无罪。检方提起了刑事抗诉,认为“一审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且在审判过程中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建议对张艳处以10年以上量刑”,张艳的辩护人则坚持进行无罪辩护,海港区人民法院为张艳办理了取保候审。

收中标企业120万后撤销围标质疑 河北女企业家被控敲诈勒索罪

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张艳有期徒刑三年

二审发生了变化。法院认为,招投标过程是否存在问题、以及是否给张艳公司造成了损失,都应当通过法定途径解决,没有采纳张艳及其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2020年3月25日,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撤销一审原判,认定张艳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5万元罚金,责令张艳将所得赃款90万元退还给张某。

收中标企业120万后撤销围标质疑 河北女企业家被控敲诈勒索罪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

连线代理律师:

高院已将此案发回重审 继续做无罪辩护

2020年9月4日,河北省高院向张艳送达刑事裁定书,认定“张艳犯敲诈勒索罪主观事实不清”,将该案发回至该院重新审判。

10月12日,记者连线张艳的辩护律师朱孝顶。他告诉记者,他们已收到秦皇岛中院的出庭通知书,该案将于10月15日下午开庭审理。

朱孝顶说,张艳代表公司向招标公司提出质疑,是在公示期内的合法权利,而张某要求张艳撤回质疑,双方为此进行协商,则属于民事行为,公诉机关指控张艳在答应撤掉质疑过程中索要的120万元为敲诈行为不能成立,“这是张艳公司作为投标人依法享有的法定权利,又是特定招标项目结果公示文件所明确赋予的权利,至于其质疑是否被招标单位审核后确认成立或不成立,不影响其提质疑的合法性。”

朱孝顶告诉记者,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一审作出的无罪判决保障了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二审法院应当予以维持,为此,他将在15号的庭审中继续为张艳做无罪辩护。

北京5位法学专家论证反驳

“两个阶段都不具有敲诈勒索性质”

记者了解到,自2018年以来,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问题被不断重申,张艳被控敲诈勒索一案,也引起了法学界的关注。

在一份“张艳涉嫌敲诈勒索案”的专家论证意见书中,记者看到,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兴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阮齐林、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讲师耿佳宁通过研究认为,敲诈勒索罪的手段表现为以告知恶害重大不利相威胁索取财物。

他们认为,该案中张艳的行为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张艳向招标单位发出质疑函,对预中标结果提出质疑,在该阶段,张艳提出的质疑确对张某不利,但其提出质疑程序、内容均合法有据,且未见任何向张某某索财的行为或意图。第二阶段,撤质疑是张艳答应张某要求作出的对张某有利、对张艳不利的事,并非以施加恶害相威胁,因此两个阶段都不具有敲诈勒索性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规定,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属于民事案件案由之一,在张艳依法有理由向张某主张赔偿的前提下,当事人可选择诉讼处理,也可选择协商解决,该案中双方对此已有协商,且现有证据显示,此项目中公司的预期可得收益在100万元至160万元之间,却因张某某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无法取得,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张艳索要120万元事实上并未超出法律规定的可赔偿范围。

质疑围标被控敲诈勒索的河北女企业家 在羁押921天后被判无罪

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 实习生 王岚

10月23日,记者从张艳的辩护律师朱孝顶处获悉,秦皇岛中院作出终审,驳回抗诉,维持一审无罪判决。

此前,河北女企业家张艳因在一起招投标项目中,质疑中标企业有围标串标嫌疑,被指控敲诈勒索罪,法院一审判决无罪,二审判决获刑三年,并退还赃款。张艳不服,选择上诉,该案经由河北高院发回重审,张艳最终获得无罪判决。记者了解到,在不断上诉和检察院抗诉的这一阶段,张艳已经被整整羁押了921天。

质疑围标被控敲诈勒索的河北女企业家 在羁押921天后被判无罪

站在被告席上的张艳(图据中国庭审公开网)

质疑招投标“围标串标”

女企业家后被控敲诈勒索

张艳是河北一家企业的董事长。2017年,张艳在参与某公司招标采购时,因报价过低未中标,对其他公司涉嫌围标、串标提出质疑,中标企业老板与她沟通要求其撤销质疑,并同意支付包括前期欠款、业务费在内的120万元赔偿款。

2018年4月16日,这笔赔偿款被中标企业老板描述为“敲诈勒索”,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立案侦查此案,当天张艳就被刑事拘留。

而对于那笔120万元的“赔偿款”,张艳和中标企业负责人却争执不休。

同年11月15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检察院指控张艳犯敲诈勒索罪,向海港区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一审判决无罪,检方刑事抗诉,二审判决敲诈勒索罪成立。

此后张艳不服,选择上诉,该案经由河北高院于2020年9月4日发回重审。

质疑围标被控敲诈勒索的河北女企业家 在羁押921天后被判无罪

张艳工作中

律师认为质疑围标是合法权利

当事人声泪俱下直呼“无罪”

2020年10月15日,该案在秦皇岛中院再次开庭,在庭审过程,辩护律师一直为张艳做无罪辩护。当天秦皇岛中院的庭审过程,在中国庭审公开网全程直播,记者也观看了直播过程。

记者注意到,辩护律师认为,张艳代表公司向招标公司提出质疑,是在公示期内的合法权利,而中标企业负责人张某要求张艳撤回质疑,双方为此进行协商,则属于民事行为,公诉机关指控张艳在答应撤掉质疑过程中索要的120万元为敲诈行为不能成立。

庭审过程中,律师一再强调,在公示期内质疑中标企业有围标串标嫌疑,这是张艳公司作为投标人依法享有的法定权利,又是特定招标项目结果公示文件所明确赋予的权利,“至于其质疑是否被招标单位审核后确认成立或不成立,不影响其提质疑的合法性。”

而对于自己二审获刑三年的判决,张艳本人也表示不服,在最后法庭要求张艳做最后陈述时,她声泪俱下,不断强调自己的无辜的,且质疑其它企业围标串标,也是作为一个企业负责人应该去做的,她对自己所做所为不后悔。

张艳说,她坚信自己无罪,相信法律的公正公开,“正义不会缺席,而且会很快到来。”当天,法官宣布休庭,合议庭评审案件后并未宣判。

质疑围标被控敲诈勒索的河北女企业家 在羁押921天后被判无罪

10月15日该案在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在被羁押921天后

最终迎来无罪判决

10月23日,该案发回重审后,在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法院宣布驳回抗诉,维持一审原判,张艳也迎来“无罪”判决。据了解,在此之前,张艳已经被整整羁押了921天。

在一份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判决书中,记者看到,法院认为,张艳基于公司利益,根据《xxx采购预中标结果公示》内容,向招标单位提出质疑,属于行使合法权利,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并无不当。

张艳提出质疑并未公开且并不希望其他人尤其中标企业负责人张某知晓此事,故不能认定其有以提质疑为由向张向阳索财的故意,张某在与张艳就撤回质疑事宜进行协商后,同意支付张艳120 万元费用,且先行支付30万元,并就余款90万元出具了欠条。因此,张艳向张某索要欠条载明的款项,因前述背景属事出有因。

虽然张艳在索要钱款的过程中实施了一定的胁迫行为,但在案证据不能排除张艳行为的本意是索要其自己认为应有的债权,该债权是否合理,双方确有争议,故不能因此认定张艳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目的,其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观要件。法院对于抗诉机关认为张艳的行为属于非法索财,构成敲诈勒索罪的抗诉意见,不予支持。

除此之外,法院对于张艳及其辩护人主张张艳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意见,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采纳。最终,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现有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张艳主观具有敲诈勒索的故意,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质疑围标被控敲诈勒索的河北女企业家 在羁押921天后被判无罪

张艳(左)和辩护律师朱孝顶

封面新闻对话当事人张艳:

以后遇到类似事情可能会“斟酌”

封面新闻:法院无罪判决是你意料之中的事情吗?

张艳:一直坚信这一结果。我始终坚信自己无罪,这个过程里面从未放弃过这一信念,它陪伴我走了很久。

封面新闻:被羁押的这900多天里,一审无罪,二审获刑三年,你是怎样的心情?

张艳:这一转折,对我来说很不是滋味,挺复杂的,酸甜苦辣的感觉都有。我的家人和企业好友,都从未觉得我是“有罪”之人,大家都认为这个事情挺荒唐的,怎么会构成犯罪?整个案件,我就因为“一句话”被认定为敲诈勒索。

封面新闻:哪句话?

张艳:就是张某打了那张欠条后,答应三个月后还剩下的款项,但是四个月、五个月都过了,他都没给,这期间,结果他还一直跟我打电话,在挑衅。当时我的精力全部在企业投资的另外一个项目中,他(张某)就不断给我打电话,说“我要完了”之类的话。我琢磨,一个欠钱的人怎么还这么理直气壮地问我?我没察觉这是一个坑,就回了一句“要是你不还我钱,我就把你造假的那些事情放到群里。”就这么一句,把我定性为敲诈勒索。

封面新闻:为何选择一直上诉?

张艳:因为我没有主观故意敲诈勒索,从一开始就没有。我一直都觉得,我说的那些话是被张某挑起来的,不是故意说的,结果这样的行为,被检察院和公安局认定为“敲诈勒索”,我觉得不可思议,真的无法想象这个事情能够立案。

封面新闻:以后遇到类似事情,还会提出质疑或者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吗?

张艳:可能不会再想做了,太难了,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宁愿吃亏,也不想继续做了。从我内心来讲,我相信好人是有好报的,但是太艰难了,我要面对太多的压力,要获得一个合理的结果,过程真的太难了。这中间的滋味,可能只有经历过的人,或者设身处地的人才会懂。

支持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