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正文

世界无烟日丨专家:吸烟易得心血管疾病 室内吸烟咋治?

www.cnjishi.com.cn|2020-05-31|新华网

世界无烟日丨许孩子一个无烟未来

  世界无烟日
  在1987年11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日本东京举行的第6届吸烟与健康国际会议上建议把每年的4月7日定为世界无烟日(WorldNoTobaccoDay),并从1988年开始执行,但从1989年开始,世界无烟日改为每年的5月31日,因为第二天是国际儿童节,希望下一代免受烟草危害。烟草依赖是一种慢性疾病,烟草危害是世界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吸烟和二手烟问题严重危害人类健康。
  2015年5月31日是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第28个世界无烟日,本次世界无烟日的主题是“制止烟草制品非法贸易”;我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受害国,在实现人类无烟愿景的行动和成效上与其它先进国家存在显著差距,其根本原因在于国民对“尼古丁是种毒品”、“尼古丁具有成瘾性”、“卷烟中含尼古丁”、“吸烟没有好处”的事实真相缺乏深刻系统的认识。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公布的《剧毒物品品名表》中,尼古丁亦属于A级剧毒物,编号A2045;如进行静脉注射,50毫克(mg)的尼古丁足以夺取一个成年人的性命。
  实现世界无烟无疑需要人类对“吸烟无好处”、“烟草是毒品”的事实真相达成一致共识。

  无烟环境,离我们还有多远?——世界无烟日前夕的调查
 
  今年5月31日是第33个世界无烟日。公共场所禁烟是社会文明的体现,也是保护公众健康的“善政”。在控烟地方法规实施多年后,控烟效果究竟如何?我们离无烟环境有多远?记者近日在多地调研发现,控烟工作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新死角”,创建无烟环境尚需个人、家庭、社会久久为功。
 
  控烟见成效:人口吸烟率降低劝阻吸烟比例提升

  “《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近5年以来,北京市人口吸烟率从2014年的23.4%下降到2019年的20.3%,大约减少55万烟民。”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会长张建枢说,2019年,《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提出到2030年,我国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低于20%,这使控烟任务更加具体化。
  近年来,成都市大力宣传烟草危害,长期坚持开展公共场所控烟和无烟单位创建工作,全市共创建商场、图书馆、博物馆、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等无烟单位过千家。
  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张浩也介绍,2019年最新调查显示,上海市公共场所控烟状况进一步改善,“无烟具”场所、“无烟蒂”场所和“室内无吸烟室”场所分别为94.6%、89.6%和98.9%,场所内吸烟发生率进一步降低。“对吸烟行为有人劝阻或执法”的场所比例从49.3%上升至54.5%。
  上海还积极推进戒烟服务网络建设,除了戒烟门诊,市民拨打12320戒烟热线也可得到贯穿戒烟全程的指导。

  公共场所控烟出现“新死角”

  记者在多地走访发现,作为控烟重点,公共场所禁烟的任务仍任重道远。记者在成都火车南站外广场发现,火车站里不能吸烟,但不少烟民都会在进站前吸烟,有一些烟民还随地乱扔烟头。
  经营单位和吸烟者个人对控烟法规的尊重程度仍需加强。记者走访发现,在有顾客要求店家劝阻吸烟者时,部分经营者出于不想得罪吸烟客人等原因,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和稀泥”,加上控烟执法力度仍有限,导致对违法吸烟行为“有人举报、无人追究”,也让一些吸烟者更加肆无忌惮。
  值得关注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社区居民公寓楼内的走廊、步行梯、电梯间等公共区域违法吸烟投诉明显增多。张建枢说:“部分‘烟民’怕在家吸烟影响家人健康,却严重忽视了公众的健康利益,在住宅的电梯间、楼道走廊等处吸烟,会使老年人和儿童深受‘二手烟’的伤害。”
  张浩介绍,上海市休闲娱乐场所、餐饮场所等“重点区域”违规吸烟发生率仍然较高,2019年公共场所张贴宣传资料比例较2018年下降2.4个百分点,部分场所如商业营业场所、学校食堂和生产型企业办公室场所的违规吸烟发生率上升。另外,有19.8%的中小学校和幼儿园所在地100米范围内有烟草零售店。

  控烟见成效:人口吸烟率降低劝阻吸烟比例提升

  “《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近5年以来,北京市人口吸烟率从2014年的23.4%下降到2019年的20.3%,大约减少55万烟民。”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会长张建枢说,2019年,《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提出到2030年,我国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低于20%,这使控烟任务更加具体化。
  近年来,成都市大力宣传烟草危害,长期坚持开展公共场所控烟和无烟单位创建工作,全市共创建商场、图书馆、博物馆、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等无烟单位过千家。
  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张浩也介绍,2019年最新调查显示,上海市公共场所控烟状况进一步改善,“无烟具”场所、“无烟蒂”场所和“室内无吸烟室”场所分别为94.6%、89.6%和98.9%,场所内吸烟发生率进一步降低。“对吸烟行为有人劝阻或执法”的场所比例从49.3%上升至54.5%。
  上海还积极推进戒烟服务网络建设,除了戒烟门诊,市民拨打12320戒烟热线也可得到贯穿戒烟全程的指导。

  公共场所控烟出现“新死角”

  记者在多地走访发现,作为控烟重点,公共场所禁烟的任务仍任重道远。记者在成都火车南站外广场发现,火车站里不能吸烟,但不少烟民都会在进站前吸烟,有一些烟民还随地乱扔烟头。
  经营单位和吸烟者个人对控烟法规的尊重程度仍需加强。记者走访发现,在有顾客要求店家劝阻吸烟者时,部分经营者出于不想得罪吸烟客人等原因,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和稀泥”,加上控烟执法力度仍有限,导致对违法吸烟行为“有人举报、无人追究”,也让一些吸烟者更加肆无忌惮。
  值得关注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社区居民公寓楼内的走廊、步行梯、电梯间等公共区域违法吸烟投诉明显增多。张建枢说:“部分‘烟民’怕在家吸烟影响家人健康,却严重忽视了公众的健康利益,在住宅的电梯间、楼道走廊等处吸烟,会使老年人和儿童深受‘二手烟’的伤害。”
  张浩介绍,上海市休闲娱乐场所、餐饮场所等“重点区域”违规吸烟发生率仍然较高,2019年公共场所张贴宣传资料比例较2018年下降2.4个百分点,部分场所如商业营业场所、学校食堂和生产型企业办公室场所的违规吸烟发生率上升。另外,有19.8%的中小学校和幼儿园所在地100米范围内有烟草零售店。

  创建无烟环境,需要严格的执法“让法律长出牙齿”

  今年,北京市将有1万个家庭成为“无烟家庭”。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前夕,北京市疾控中心启动“无烟家庭”创建活动,所有居住地在北京的家庭均可通过“无烟家庭创建”微信小程序申报。北京市无烟家庭的标准包括:所有家庭成员不在家中任何室内区域吸烟;家庭成员如有吸烟者,其他成员有支持他戒烟的行动等数条。
  “戒烟需要长期努力,不能指望一蹴而就,不然很容易复吸。如果家庭里有多位吸烟者,需要一起戒烟,会形成戒烟的氛围。”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邬亭亭说,国际上一般把吸烟指数大于400的叫重度吸烟患者,吸烟指数计算方法是每天吸烟的数量乘以吸烟年数,很多中老年人实际已经是重度吸烟患者,应到专门的戒烟门诊寻求帮助。
  目前,全国许多地方出台了地方性的控烟法规。不少受访者呼吁,对违法吸烟行为的执法惩处力度应进一步加强,强调相关单位的控烟主体责任,通过严格的执法“让法律长出牙齿”,有效维护法律的严肃性,推动公共场所控烟落到实处。(新华社记者 林苗苗、董小红、侠克、仇逸、鲍晓菁)
 
  专家:“铁杆烟民”容易得心血管疾病
 
  今年5月31日是第33个世界无烟日。专家指出,长期吸烟的“铁杆烟民”除了容易患上呼吸道疾病,高血压、中风、主动脉瘤等心血管疾病的概率也较高,吸烟年龄越早、吸烟时间越长、每日吸烟量越大,患病的危险性越高。
  湖南省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外科中心主任王文祥介绍,一支点燃的烟会释放出4000多种的有害物质,烟草对人体的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的损伤很大。长期吸烟者的气道净化能力下降,会出现咳嗽等症状,很多人认为这是慢性支气管炎,没有引起重视。随着烟龄增长,患者会出现心肺功能下降,肺功能损伤,出现活动后气促、胸闷,晚期可能导致高血压、肺气肿、中风、肺心病等疾病。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院长张国刚教授告诉记者,吸烟是引起心血管疾病的重要原因。近年来,医院收治的心血管疾病患者呈现低龄化趋势,其中大部分患者都有长期吸烟的习惯。张国刚教授建议,保持心血管系统健康,需要维持健康血压、控制胆固醇、降低血糖、科学运动、饮食健康、维持正常体重,还要戒烟。建议吸烟者尽早戒烟,如在30岁以前戒烟,能使肺癌的风险减少90%。有研究表明,吸烟者在戒烟5年后,心脏病风险将大大降低。(记者 帅才)

  室内吸烟“顽疾”如何治理?
 
  5月31日是世界无烟日。记者在多地采访发现,虽然采取了很多措施,但一些地方室内吸烟的情况仍屡禁不绝,室内吸烟“顽疾”治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居民楼吸烟成投诉新焦点

  “不让抽,我就抽!我还关上窗户抽!”不久前,一男子在北京市朝阳区劲松街道一居民小区楼道里公然吸烟、并对上前劝阻的邻居恶言相向的视频,引起众多网友的愤慨。
  记者从北京市控烟协会获悉,视频发布后,执法人员立即前往吸烟者住所核实情况。吸烟者仍然强词夺理,拒绝承认违法事实。在执法人员对其进行普法教育并给予违法行为口头警告后,这名吸烟者才改变态度并对违法吸烟行为表示道歉。
  多地居民对楼道吸烟现象颇有怨言。辽宁某城市的卢先生告诉记者,推开家门,经常能闻到烟味,步行楼梯区域更是长期受到烟味侵袭。“有几次甚至在电梯内还能闻到烟味,在这么狭小的空间还要抽烟,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真是让人气愤。”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说,“无烟北京”微信公众投诉举报平台统计,1月1日至5月28日,共收到控烟投诉举报线索3342件,其中居民楼投诉量位居首位。“少数‘烟民’在家里吸烟怕影响家人健康,却严重忽视了公众健康利益。”

  公共场所吸烟“禁而不绝”

  《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5月26日晚,记者在北京市丰台区某餐厅看到,尽管“禁止吸烟”的标识随处可见,但室内吸烟现象仍然存在。多名顾客在大庭广众下、推杯换盏时习惯性地点起一根烟,吞云吐雾间,熟练地将烟灰弹在地上,全程无服务人员上前阻止。
  记者5月28日随北京市西城区控烟志愿服务分队来到阜成门附近的一家餐厅,发现该餐厅内无明显的禁烟标识。店内投诉记录显示,近一周因吸烟招致顾客投诉近20次。“这还不包括通过热线电话接到的投诉量。”西城区控烟志愿服务分队队长胡世钦说。
  随着就诊人数增加,一些医院的卫生间成了隐蔽的“吸烟室”。在积水潭桥附近某三甲医院门诊楼地下一层的男厕内,不时会涌出刺鼻的烟味,地上残留着烟头。在东城区某儿科医疗机构内,多个楼层的洗手间俨然成为部分“烟民”逃避监管吸烟的“好去处”,不仅烟味浓重,便池及地上也可见烟灰、烟蒂。
  张建枢表示,室内公共场所吸烟的陋习,不仅严重危害自身健康,也使他人遭受二手烟危害。

  长效控烟仍任重道远

  目前,全国已有北京、上海、杭州等10余个城市进行控烟立法,控烟工作成效逐渐显现。5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授予北京市控烟协会西太平洋地区“世界无烟日奖”,这是世卫组织授予中国的第一个控烟社会组织工作成就奖。
  张建枢介绍,《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5年以来,北京市人口吸烟率从2014年的23.4%下降到2019年的20.3%,大约减少55万“烟民”。2019年,中国将控烟作为专项行动之一纳入《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计划到2030年将人口吸烟率降低到20%以下。
  然而,我国巨大的人口基数和烟草消费量,令控烟工作仍任重道远。
  专家表示,无论多难,还是要通过加强执法和宣传来推动控烟,“要有持之以恒、久久为功的决心和毅力。”
  北京市控烟协会秘书长崔小波表示,将强化社区控烟工作抽样调查和控烟指数的发布,每月通过“曝光台”对市民投诉最多的前10个单位进行曝光;加强社区控烟志愿者组织建设,使每一个街道都有自己的控烟志愿者。新华社记者 李德欣、侠克、孟菁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