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注 > 正文

“眯眯眼”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40年前美国华人曾自发抵制

www.cnjishi.com.cn|2021-12-30|共青团中央 环球时报

中国新闻网:“眯眯眼”争议背后,是中国人对辱华符号的坚决抵制

近日,“眯眯眼”妆容被部分网友认为是在丑化国人,在微博上引起热议。其实,眼睛有大小,脸型有胖瘦,各有各的美。我们接受多元审美,在意的并非长相本身,而是“眯眯眼”背后有没有刻意塑造迎合西方审美标准,恶意丑化和污蔑中国人形象。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灵感和设计,都应尊重中国人的文化背景和情感。

中国青年网:“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近日,有个关于中国人长相的词火了,这就是“眯眯眼”。

所谓眯眯眼,英语写作slanty eyes,乍一看会觉得是个中性词吧?可是当看到欧美的种族主义者,对我们比划特有动作,嘴里嘟囔这个词的时候,恐怕没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对中国人心怀善意的词语。

长期以来,在“白人至上”主义横行的欧美等地区,中国人眼睛的形状一直是华裔群体被压迫的一种表现。这点美国尤甚,在美国早期的电影和漫画中,中国人都会被傲慢的白人画上小眼睛——“眯眯眼”(slanty eyes)。这是典型的,肆无忌惮地对中国人进行排外、歧视性的行为。

“眯眯眼”的诞生,与“东方主义”审美关系紧密。上世纪,巴勒斯坦裔美国学者萨义德提出了“东方主义”的概念。他认为,西方艺术家眼中的东方并不是真正的东方,而是经过西方人想象、夸大和扭曲的东方,是西方人对东方人的刻板印象,目的是对东方进行“描述、教授、殖民、统治”。

近代以来,西方殖民者侵略步伐逐渐深入,他们树立起中国为代表的东方“落后”“野蛮”“未开化”的刻板印象,进而将破坏、掠夺和屠戮的行为堂而皇之地美化为“给东方带来文明”“使东方开化”。他们塑造出堕落淫荡、冷酷残忍、虚伪狡诈的东方犯罪集团首领“傅满洲”,作为当时文艺界最具代表性的中国人形象。“傅满洲”和他所代表的“黄祸”(即宣扬东方人为“黄皮肤的恶魔”,给西方带来灾祸),成为西方侵略者洗白自己的绝妙托词。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那么,在当时的西方殖民者笔下,中国人“应该”以什么外貌呈现给世人呢?

周宁先生的著作,一本是2006年出版的《天朝遥远:西方的中国形象研究》,另一本是2007年出版的《世界之中国:域外中国形象研究》,给我们展示了19世纪后期,白人是如何看待和描述中国人相貌的。

“中国人是个了无兴趣、不自然和不文明的‘猪眼’民族,对他们,你尽可以嘲笑。”

这段话出自美国传教士卫三畏出版于1847年的《中国总论》。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没错,在西方人看来,你这个“眯眯眼”,更准确的定义叫做“猪眼”,中国人在他们看来,是猪眼人和猪眼民族。

一首发表于1858年4月10日,英国《笨拙》杂志上的《广东歌谣》这样唱道:

“约翰·中国佬……败坏了世界,大家全完蛋。哎呀,我那残酷的中国佬,哎哟,我那顽固的中国佬……长着小猪眼,拖着长尾巴……”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这样的“童言无忌”,并非英国的特例,美国也有一首相似的童谣:

“中国猪,中国佬,坐在一根铁轨上,来了一个白人,砍掉他的尾巴……”

我们还可以请西方人,给他们心目中的“中国美女”画一幅标准像。正好英国律师瑟尔在他1849年出版的《中国与中国人》一书中,为今天的我们,留下了历史定格。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中国佬的美女都是皮肤黄里泛灰(涂着些白粉),高颧骨,细小的猪眼,两道眉毛僵硬地横在扁平的鼻子上,拖长成椭圆形,干涩的头发上抹着臭烘烘的猪油,平贴地梳到头顶上,绾成一个高结,插着银步摇,或者玉簪,有时还有一朵小甘蓝菜大小的人造花。”

请大家注意这个“细小的猪眼”,原文写作“small piggish-looking eyes”,所谓“眯眯眼”,在西方人眼中就是“猪眼”。

眼尾斜向的眯眯眼造型,非常类似“唐氏综合征”的患儿。这是一种因先天染色体异常引起的疾病,患者智商较正常人低,现在是孕检的必备筛查项目,1866年最早发现该病病例的英国医生约翰·朗顿·唐,认定这是一种种族退化的痴呆症,称之为“蒙古种症”,又叫“先天愚”。由于他认为患者一般面部比正常人宽,鼻梁低平,眼睛小而上挑,形似黄种人,此后,白人至上主义者就认定唐氏综合征是黄种人“劣等”的标志,双手斜拉、眼梢上挑也就成为形容对方智力低下的侮辱性手势。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令人遗憾的是,即使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后,全国人民共同努力改变了当年中国积贫积弱的面貌,我国国际地位得到空前提高,然而当年侵略者所立的 “落后”“野蛮”“未开化”印象在某些人心中并未消散,相反,他们愈发热衷于“自我东方化”,极力自我矮化、丑化,以“多元化”为名,迎合西方人数百年不变的陈旧趣味,乞求西方人赐予他们“国际”文化圈的一席之地。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美的标准的确不是千篇一律。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将“多元化审美”挂在嘴边的西方文化界,看待中国人的方式,和对“东方美”的解读,却总是那么千篇一律,和几个世纪前的“东方主义”比,那股傲慢而无知的劲头却又那么一脉相承。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西方文艺界的“精英”群体,将自己以外的世界简单粗暴地刻画为名为“多元化”的马戏团里脸涂油彩、哗众取宠的小丑,自己则居高临下,以马戏表演的“观众”和“评委”自居。傲慢的西方世界,谈何了解“东方美”?

何为东方美?魏晋时期以女子脸型似鹅蛋为美,丰润不失秀美;隋唐五代以丰腴为美,额窄颊丰,珠圆玉润;明清以来以消瘦为美,小巧玲珑的瓜子脸颇惹人怜爱。无论是柳眉杏眼,还是凤眼蛾眉,如画的眉眼,精巧的面庞,都是不同历史背景下独到的“东方美”的表达。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然而艺术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什么是美”的定义权背后,隐藏的是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之争。纵然东方美有千种万种姿态,但西方把控的话语权之下,东方美只能拥有“东方主义”这一种猎奇而疏离的表达;只能以“艺术”之名,刻意追寻时空上的突兀与违和;只能以与现实大相径庭的面目,来满足自命不凡的西方“精英”们“启蒙开化”的想象……将“多元化审美”奉为圭臬的西方文艺界,却垄断了整个东方世界的审美解读,强迫他人认同自己臆想中的所谓“东方美”,哪怕是“多元化”的口号喊得震天也掩饰不了虚伪的本心。

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彻底摆脱了几个世纪前落后的面貌,我们的民族自信也空前高涨。今天的中国人,早已不甘于沦为任西方文艺界丑化的“傅满洲”“原始人”,拥有了审美自觉的中国人,要挑战国际舞台上的西方舆论霸权,要将“东方美”的解释权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百年来,虽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但始终不变的是“东方主义”者和“自我东方主义”者们,为自己的扭曲与偏见,做掩耳盗铃般的狡辩。他们对“东方主义”审美背后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与恶意隐喻视而不见,将西方世界几个世纪以来约定俗成的辱华文化符号偷换概念,简化成“中国人单眼皮、小眼睛”,甚至将今日西方世界都不得不承认是严重的种族主义标志的“眯眯眼”动作歪曲成所谓“传统东方审美”。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然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上述群体自作聪明,企图通过上纲上线、搞“扩大化”来倒打一耙,给不接受西方文艺界强加的“东方主义”刻板印象的中国人,全部扣上“自卑保守”“盲目误国”的大帽子的小伎俩,被网友们理智的反驳一一戳破。东方美可以有千姿百态,但绝不可能向“东方主义”者们刻奇的臆想献媚;创作的方法可以接地气,但绝不可能接地府!

“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眯眯眼”事件还在发酵,其实比眼梢更上挑的,是所谓的“东方主义”……

在中国文联十一大、中国作协十大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生活就是人民,人民就是生活。人民是真实的、现实的、朴实的,不能用虚构的形象虚构人民,不能用调侃的态度调侃人民,更不能用丑化的笔触丑化人民。比“眯眯眼”的眼间距更宽的,是“东方主义”审美与自古以来扎根中华大地的劳动者所创造的东方美之间的差距;比“高级脸”更不忍卒视的,是热衷于“自我东方化”的群体,如食尸鬼一般将殖民者的亡魂从历史的废墟中刨出,将种族主义价值观奉若“文明世界”珍宝的丑态!

美丑无错,但善恶有。分不清美丑尚能通过后天的学习加以纠正,但若是把自己代入几个世纪前西方殖民者的立场,妄图成为东方的“开化人”“启蒙者”,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势必会遭到人民的唾弃!

来源:共青团中央

环球网:40年前美国华人曾自发抵制“眯眯眼”:反对刻板印象,争取平等机会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近日,三只松鼠和动画电影《雄狮少年》都因“眯眯眼”形象引发激烈争议。近些年不管国内还是海外,“眯眯眼”因涉嫌辱华多次成为争议性话题。其实眼睛细长本是一种外貌特征,但当这一形象同西方国家多年以来辱华、排华的刻板印象结合起来的时候,就多了一层不一样的意味。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就有人提醒国人警惕西方“傅满洲”之类的辱华形象。上世纪80年代,美国的华人还曾经自发举行过抵制“眯眯眼”的运动。

40年前美国华人曾自发抵制“眯眯眼”:反对刻板印象,争取平等机会

主要在唐人街

1980年,一部名为《傅满洲的奸计》的电影上映时遭到在美华人的抵制。洛杉矶的唐人街首先举行了小规模的游行和示威活动,随后在其他一些有唐人街的大城市亦引发一些呼应。最早发起此次抗议活动的是洛杉矶的一个艺术家组织——亚太裔美国艺术家协会中的一些华人演员,他们的行动后来得到唐人街基督教青年会等一些华人社团的大力支持和响应。抗议活动主要集中在当地的唐人街。即便如此,这也是在美华人为争取自身利益,向“辱华”电影说不的一次难能可贵的行动。美国当地一些媒体也对此给予了正面报道,称之为“寻求认同的努力”。

其实,这并不是华人第一次针对类似电影作品举行抗议活动。之前几年,亚太裔美国艺术家协会就曾数次因为辱华的情节或台词与业内人士发生过纠葛。1973年,部分当地华人演员因为一句台词与片方发生冲突。按照剧本,电影中一名黑人称呼华人为“Chink”,这个单词的本意为“裂缝”,引申为华人的眯眯眼,是一个侮辱性的称呼。1977年,当地华人演员因为另一部电影中的类似情节再次进行抗议,这次他们选择走上街头进行示威。1980年,洛杉矶华人还曾经到另一部辱华电影《陈查理与龙女王的诅咒》的片场进行抗议,阻止电影的拍摄。1985年,他们因电影《龙年》的辱华形象举行示威活动……

那个年代,美国的华人演员对辱华电影的抗议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维护自身权益。在那之前相当长的时间里,对电影中主要的亚裔角色,美国导演都习惯找白人演员来扮演黄种人,而真正的黄种人演员则只能在电影中出演龙套小角色。所以在多部电影中,华人演员们以抗议辱华“眯眯眼”为契机进行斗争,为自己争取平等的演出机会,同时也代表华人发声,希望减轻西方人对华人恶劣的刻板印象。

西方人编织了一个“东方噩梦”

有着一双眯眯眼的傅满洲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他可以说是西方人心中的一个东方噩梦。在20世纪中期,傅满洲几乎是能够“止小儿夜啼”形象,欧美的一些妈妈吓唬孩子的时候就常说“再不听话傅满洲就来把你抓走”之类的话。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傅满洲的“恶魔”形象如此根深蒂固,是西方几十年如一日的文艺作品宣传所导致的。

傅满洲是英国作家萨克斯·罗默笔下最有名的角色之一,最早于1913年在《傅满洲博士之谜》一书中出现,普遍认为,傅满洲是西方当年甚嚣尘上的“黄祸论”的拟人化形象代表。眯眯眼、八字胡、留辫子,穿着清朝服饰的傅满洲伴随着之后几十年的系列文学及影视作品慢慢深入西方人的心中,逐渐形成对华人的刻板印象。据粗略统计,在20世纪早期和中期的数十年时间里,以傅满洲的形象为主要角色的西方小说有二十多部,经常是一两年就出来一部。在其他媒介如电影、电视、舞台剧、歌曲和漫画中,傅满洲的形象更是数不胜数。在这些作品中,傅满洲多是以阴险狡诈、躲在黑暗角落里企图毁灭世界的形象出现。从1929年到1932年,好莱坞拍摄了多部以傅满洲为主角的电影。而当时的电影宣传海报是这样描述傅满洲的:“他的手指一动就是一个威胁;他的眉梢一挑就是一个恶兆;他的斜眼一眨就是一种恐怖。”

这样一个邪恶的形象,可以说是西方人对东方世界和华人所有最恶劣想像的集大成者。潜移默化的影响让一些美国人以为所有华人都如傅满洲那样邪恶。其中最有名、影响力最大的一部电影是1932年拍摄的《傅满洲的面具》。在这部电影中,傅满洲智商很高,他曾经留学欧美,获得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在内的多所欧美名校文凭,但他同时又是一个残酷狠毒的魔王,拥有极大的势力,党羽遍布世界各地。野心勃勃的傅满洲想寻找成吉思汗的坟墓,因为坟墓里有一个面具,据说得到这个面具的人可以统治世界。而正义的英国侦探则要阻止傅满洲的邪恶计划。电影的结局当然是英国侦探战胜了傅满洲,正义战胜了邪恶。对于这部电影,当年中国就有评论家在报纸上呼吁:“要警惕这种辱华电影,如果美国人长期看这样的电影,他们势必会对华人产生误解,认为华人或东方人是残酷阴险之人类。”还有的评论家认为,按照《傅满洲的面具》的逻辑,外国人攫取中国的财宝就有很好的借口了,因为这种财宝在东方人手里是危险的,就像傅满洲得到成吉思汗的面具可以扰乱世界和平。而日本人夺取中国的东三省也用了类似这样的借口。

“傅满洲”的死亡与复活

1980年前后,美国华人对于傅满洲电影的抵制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傅满洲的奸计》成为最后一部以傅满洲为主要角色的美国电影。但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发现这并不是傅满洲第一次在电影中“被死亡”。实际上,电影世界中傅满洲的死活往往反映了美国人对华的态度,而好莱坞影片也常常是美国政治的晴雨表。

傅满洲电影最流行的时候正是上世纪30年代美国门罗主义盛行的时期,尽管当时中国东北已沦陷于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但当时的美国人更在意的是华人抢走了美国人的“饭碗”,是华人“造成”了经济萧条。当时傅满洲系列电影的问世恰好契合了美国人的这种迁怒于华人的心态,他们需要这样一个宣泄渠道。直到后来中国全面抗战,中国人民的抗战事迹激起了美国人民的同情。美国也对日宣战,中国成为美国的抗日盟友。傅满洲的邪恶形象此时似乎也不再适合继续出现,所以好莱坞在其后的一部影片中安排了傅满洲的死亡。

但到二战以后,傅满洲却又在银幕上复活了。而且复活后的傅满洲变得更加邪恶恐怖,1965年的《不死毒王》,1966年的《傅满洲的新娘》,1967年的《傅满洲之复仇》,1968年的《傅满洲之血》……西方电影变本加厉极力渲染强化傅满洲的邪恶。联想到当时世界对立的两大阵营,其背后的政治因素显露无遗。

打赏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