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注 > 正文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述被前妻翟欣欣“逼死”案【综合】

www.cnjishi.com.cn|2021-01-02|纪实中国整理
苏享茂自述被前妻翟欣欣“逼死”案当庭未宣判
【新京报】
  2020年12月21日,苏享茂家属对翟欣欣提起的民事诉讼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记者从翟欣欣代理律师韩冬平处获悉,翟欣欣不会参加今天庭审。
  2017年9月7日凌晨,手机软件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跳楼自杀。去世前,他发布消息称被相识仅160天的“毒妻翟欣欣逼死”,随之公布了翟欣欣的手机及身份证号码,同时将遗书发布在网络上,称翟欣欣在离婚时,索要上千万财产。

风眼特写丨苏享茂离开的这一年:兄姐奔波 翟家冷漠
2018-09-07【风视频】

创业者苏享茂自杀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2017-09-13【深圳卫视-凤凰视频】

 
▲翟欣欣与苏享茂
 
  苏享茂自述被前妻翟欣欣“逼死”案12月21日开庭
  苏享茂家属称“所有苏享茂给她的都要拿回来”
 
  12月21日,苏享茂家属诉翟欣欣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开庭。庭审历时6个半小时,并未当庭宣判。苏享茂的多名亲属出庭旁听或作证,翟欣欣及其家人并未现身。
 
  2017年9月7日,程序员苏享茂在网上公布遗书,称自己被前妻翟欣欣害死,随后跳楼身亡。一时间,舆论将矛头对准了苏享茂前妻翟欣欣。
 
  根据苏享茂生前整理的二人聊天记录和书面回忆,其与翟相识两个月就闪电结婚,40天后又迅速离婚。加上离婚协议书中的赔偿金等,苏享茂近四个月来为翟欣欣花费逾千万。
 
  苏享茂离世后,苏家亲属向公安机关报警,指控翟欣欣诈骗、敲诈勒索。此外,苏家亲属还于2018年4月向朝阳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索要苏享茂生前送给翟欣欣的巨额财物。
 
  下午3点半左右,法庭审理结束,苏享茂的家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庭审过程比较顺利。翟欣欣代理律师称此后应该不再开庭,只等法院判决。至于法庭上辩论的焦点,双方均表示暂时不便透露。
 
  对于此次诉讼,苏享茂的姐姐态度坚决:“不接受调解。”
 
  苏享茂姐姐:所有给她的都要拿回来
 
  12月21日上午9时许,苏享茂的4名家属进入朝阳法院第二十五法庭,包括苏享茂的姐姐、姐夫和两位哥哥,苏享茂的侄子和一名大学同学作为本案证人,在法庭外等候。据苏享茂的侄子介绍,此次民事诉讼的原告为苏享茂的父亲,但老人已经八十多岁,身体不便,所以相关事宜由苏享茂的姐姐主要负责。
 
  翟欣欣一方仅有代理律师韩冬平及其助手出庭。“因为很多事实问题她(翟欣欣)已经跟我说清楚了,我们就代表她来发表意见。她也希望法院能作出一个公平的判决。”韩冬平说。
 
  从上午9点开始,庭审持续到下午3点20分左右,中间只休庭了10分钟。庭审结束后,韩冬平率先走出法庭,他表示庭审期间双方“非常平和”,但确实存在争议。
 
  下午3时30分,苏享茂的家人陆续走出法庭,苏享茂的姐姐眼睛有些红肿。她说庭审过程比较顺利,诉求与最初起诉时没有不同,“简单地说,所有苏享茂给她的都要拿回来。”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4月20日,苏家亲属在朝阳法院起诉翟欣欣。苏家当时的代理律师张起淮告诉新京报记者,诉讼主要涉及两个方面,其一是离婚后的财产纠纷问题,其二是婚前赠予财物返还纠纷。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离婚后财产纠纷方面,苏家亲属请求法院撤销《离婚协议书》中的财产条款,重新分割海南房产、并要求翟欣欣返还660万元离婚赔偿。婚前赠予财物返还方面,主要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苏享茂向翟欣欣赠送的各种珠宝首饰、衣服箱包、数码产品等贵重物品及资金,合计200余万元;二是苏享茂曾为翟欣欣支付特斯拉汽车的购车款、保险费、税费等共计107万余元。苏家亲属请求法院撤销赠予。
 
  苏享茂曾为翟欣欣累计花费近1300万
 
  据此前多家媒体报道,苏享茂1981年出生于福建山区,从北京邮电大学硕士毕业后成为一名程序员,自主创业注册了一家科技公司,并开发了一款发短信、打电话的手机应用软件,收入颇丰。翟欣欣为山东人,从小家境优渥,父亲是大学老师,与苏相识前住在北京东五环外的一栋别墅内。
 
  苏享茂的大哥苏享龙曾在微博上回忆,2017年3月30日,苏享茂与翟欣欣通过婚恋网站相识,当年6月7日领证结婚,仅40天后的7月18日办理了离婚手续。
 
  2017年9月7日,离婚后不足两个月,36岁的苏享茂便在网上公布了遗书并跳楼身亡。遗书称,翟欣欣以举报苏享茂个人漏税、名下公司灰色运营等为要挟,要求其支付1000万元现金及海南房产作为赔偿;而苏享茂资金链断裂,“很绝望”。
 
  除了苏享茂的自杀,其与翟欣欣相识不到半年便投入上千万资金一事,也令网友们唏嘘。如今,这些财物归属成了民事诉讼的争议所在。
 
  苏享龙在微博中表示,通过梳理弟弟与翟欣欣的聊天记录、资金往来,他和家人发现婚前及婚姻存续期间,苏享茂为翟欣欣“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
 
  据新京报此前整理的翟、苏聊天记录及苏享茂书面回忆,二人结婚前,苏享茂曾送给翟欣欣钻戒、名牌鞋包等高档消费品,两个月内花费超过200万元;一辆特斯拉汽车,价值近100万元。此外,两人到海南旅游期间,苏享茂应翟欣欣要求在当地买下一处房产,价值320万元,房屋认购书上写有翟欣欣的名字。
 
  两人结婚后矛盾不断,苏家亲属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为了维系婚姻,苏享茂在财产问题上不断让步。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领证10天后,翟欣欣以苏享茂与前相亲对象联系为由发生争吵,苏为此签订了一份保证书,承诺如果将来自己提出离婚,将赔偿翟500万元现金和海南的房产。
 
  上述聊天记录显示,2017年7月,翟欣欣要求换房遭拒后提出离婚,苏享茂同意。商讨离婚事宜时,翟欣欣翻出了苏享茂之前签订的保证书,要求苏过户海南房产并支付1000万元离婚赔偿,否则就要举报苏偷税漏税和非法经营。在翟欣欣的催促下,两人签订了离婚协议,苏享茂不仅按要求过户了海南的房产,还支付了首期660万元赔偿金。
 
  但离婚后,翟欣欣继续以举报为要挟,要求苏享茂将北京的房子抵押,尽快支付340万元赔偿金尾款。苏享茂家属得知此事后,制止了苏的贷款,这340万元最终没有支付。
 
  苏享茂自杀后,翟欣欣曾对上述财务往来做出回应。2018年7月,翟欣欣告诉红星新闻,特斯拉汽车是两人相识后苏享茂主动送给自己的“惊喜”,自己曾经婉拒,但苏说:“我用自己一个月的收入追一个女孩,没什么。”
 
  对于苏享茂为何写下涉及大量财产的保证书,翟欣欣称那是因为苏曾对自己“家暴”;加上两人后来又有了其他矛盾,苏为了哄自己才主动写的。至于为何签订带有赔偿金的离婚协议及事后威胁,翟称“纯属斗气”。
 
  2020年12月18日至20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翟欣欣的代理律师韩冬平,但韩冬平回复称他和翟欣欣均不接受采访,“无论是我还是当事人,都期望本案能回归于法律评价,而非舆论审判。”
 
  除了民事诉讼,苏家亲属并未放弃对翟欣欣的刑事追责。苏女士称,2019年10月,他们向海淀区检察院申请了对翟欣欣涉嫌敲诈勒索案子的立案监督,“(审查)结果还没出来”。
 
  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陈雯莉
 
  相关阅读:
 
  苏享茂认识翟欣欣到死亡160天:两人到底关系如何?
 
  2018-05-27《新京报》社会新闻部官方账号
 
  原标题:160天,苏享茂从认识翟欣欣到死亡全纪录
 
  新京报首席记者 王志安
 
  2017年9月7日凌晨,手机应用wephone的创始人苏享茂跳楼身亡,并留下遗书称自杀与前妻翟欣欣有关,引发舆论关注。
 
  从当年3月30日二人通过世纪佳缘网介绍认识,6月7日领证,7月16日离婚,18日办理离婚手续,到苏享茂自杀,160天时间里,翟苏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一直存在各种争议。
 
  记者从苏家人手中拿到一些资料,包括苏享茂个人的自述,以及翟苏交往的微信记录和经济往来凭证,并对涉及到公众争议的部分进行梳理。此外,记者多次联系翟欣欣方,其律师表示翟暂不接受采访。
 
  死亡之夜
 
  苏享茂去世前,和翟欣欣的对话持续了14个小时。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7年9月6日下午2时57分,翟质问苏,为何在网上披露两人的离婚隐私,并提到“再次提醒你遵守离婚协议。”
 
  苏享茂不承认,并认为翟欣欣一直在举报自己公司逃税。
 
  对此,翟欣欣称,亲戚找了税务局的朋友,离婚后没有继续追究苏。“离婚协议第7条,我收到全部补偿款后,不再打扰你的工作及公司业务,届时也会让亲戚撤销对你的举报。”她还让苏享茂尽快给剩余的钱。
 
  下午5时47分,翟欣欣指责苏享茂故技重施,在百度搜索里刷流量,出现“翟欣欣离婚”字眼。“我有证据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你违反离婚协议,应该赔偿我一千万损失。甚至我也可以报警处理。”
 
  她还提到,“你一面让我看在爸妈份上不要深究,一面又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侵犯我个人名誉权,如果你这样,我也会把你灰色运营和偷税漏税在相关搜索里呈现……到时候派出所民警会找你,我会立刻就此事起诉你!”
 
  苏享茂多次解释,不是自己弄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随后,翟欣欣拿出离婚协议,要求苏享茂“9月18日之前还款,超过这个日期就起诉你。”
 
  9月7日凌晨2时3分,翟欣欣再次发来信息,是一张截图。信息显示,苏享茂在自己运营的WePhone应用里,公开了她的个人信息。
 
  翟欣欣发语音质问:太过分了,你有两千多万用户,现在就这样转出去,而且这个事还是好多好多人发微信、发短信告诉我的,手机都爆炸了。
 
  苏享茂道歉称,“不小心、不小心。”
 
  翟欣欣一度失控:“你有几个不小心,给我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你说怎么办?还重新上线WePhone,这些破玩意都应该下线。迄今为止我都没去派出所说你不法经营,也没向税务局举报。你想把事情搞砸是吧,我告诉你,同学发的截图那全是证据,我去你家打死你去,小人,你不得好死,你说被我害死,你死啊,你怎么还活着呢?”
 
  当天凌晨3时许,网上出现一篇指责苏相亲骗色、公司逃税的帖子,称其为骗子、渣男。
 
  凌晨4时许,苏享茂从西二旗的家中走向楼顶的天台。
 
  离世后,苏享茂手机依然不断收到翟欣欣发来的信息。“你这是刑事案件,要是立案,坐牢是几十年有期徒刑。”她还让苏享茂最好想清楚,“你把这些东西给我撤下来,个人名誉这边我不再追究你,税务局这边我去撤销。”
 
  9月9日下午4时,翟欣欣发来最后一条信息:是“wephone开发者被前妻索赔自尽,女方索赔一千万”的链接。
 
  带翟欣欣回家
 
  离世前,苏享茂在网上公布了一封说明文件,描述了和翟关系的始末。
 
  2017年3月30日,苏享茂通过世纪佳缘网站结识翟欣欣。文件中提到,两人见面第二天,女方主动发信息说,希望再次见面,还聊起他朋友圈里发的特斯拉车照片,约他吃饭、看电影。
 
  对此,翟欣欣也在其个人微博发文称,初次见面,二人互相交换看了对方身份证,随后开始聊天。“我问他为什么37岁还单身,他说眼光高,一般人看不上。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看上去挺斯文的,有事业心,懂礼貌,似乎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离开时,我们互相加了微信,打算进一步交流。”
 
  苏享茂的说明文件提到,4月1日,双方交换部分经济信息。对方发来一段小鸟飞过别墅的视频,外加一份房产证信息。得知对方住别墅后,苏享茂表示自己也买得起,并发去股票账户和理财账户作证。
 
  随后,女方说要去深圳帮闺蜜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但微信电话打不通,她告诉苏享茂,自己出车祸“撞伤了腿”。回京后,苏享茂主动开车接她和母亲回到住处。
 
  接下来,双方互动频繁。在苏享茂邀请下,翟欣欣参观了他的公司,并和他的朋友一起爬山。翟欣欣提出年内结婚的打算。“对方条件不错,又是奔着结婚去的。”因此,苏享茂对她特别慷慨。
 
  翟欣欣也提到,苏享茂表现的无微不至,彬彬有礼,会疼人。二人相识没多久,就为她买车作为见面礼。“我有点懵了,觉得他对我也太好了吧”。
 
  2017年4月30日,两人相识一个月,苏享茂就带翟欣欣回了福建老家,当时翟获得了全家人的认可。
 
  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回忆,当时很高兴,翟欣欣表现得非常好,很懂事,主动煮菜、做家务事,到街上都扶着母亲走。“她说这个地方很好,当时关系也挺好的,父母也让他们尽早定下来。”
 
  翟欣欣则在微博里提到,在老家期间,“感觉他跟家人挺生疏的,他大多时间躺在卧室里,与家人极少沟通。我感受到他老家人的生活条件与他在北京的生活相比是天壤之别。”
 
  从福建离开后,苏翟二人去了海南,并在此买了一套房产。海南雅乐居清水湾认购书显示,房产320万元,加上了翟欣欣的名字。
 
  苏享龙说,弟弟告诉自己,整个买房子是翟欣欣一手操办,“她对海南非常熟悉,不像第一次去。后来我们也联系到售楼部的售楼小姐,得知她当时还问过离婚后房子要怎么办手续”。
 
  而此后的苏翟离婚协议显示,这套房子所有权归女方所有。
 
  相识68天后,苏享茂和翟欣欣领了结婚证。
 
  领证风波
 
  2017年6月1日,计划去领证的前一天,苏享茂突然得知翟欣欣结过婚。
 
  苏享茂自述材料提到,当天在其追问下,翟欣欣承认有过婚史。“说是李铁军为了分房子,因为没有户口,让她帮忙通过假结婚的方式弄”。
 
  “我继续追问,她挺生气,我们发生了口角和不快。我说要回家冷静考虑一下,她很不开心,开车跟我回到住处,将衣物包包等全部打包放在她的车上,回了家。”
 
  翟欣欣走后,苏享茂思考一个晚上,还是选择接受,发微信表示愿意结婚。“我们去领证吧。这都是小事,既然我们选择彼此,就应该相互信任,有问题一起处理,好吗?”
 
  根据聊天记录,二人约了地点当面沟通,并准备4天后去领结婚证。但就在领证前一天,二人又出现矛盾。
 
  苏享茂自述材料显示,6月5日晚,他提出想看一下翟的离婚调解书,对方称是个人隐私,要看的话花88万。苏享茂给了钱。但这份调解书“名字不是刘铁军,而是刘磊,结婚时间是2011年1月17日,离婚时间是2011年4月1日,而且男方赔偿女方20万。”
 
  他认为不能就这样仓促领证。二人因此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但当晚,苏还是放不下翟,又主动联系她。
 
  苏享茂称,特别想念翟,充满内疚。翟欣欣问他,说过的“一见钟情”是不是真的,并说“骗子,闭门思过吧”。
 
  随后,苏亨茂登门道歉,但被拒之门外。为表示挽回的诚意,他提出重新追求翟欣欣。“今天过来就向你道歉,然后就走。我从明天开始追求你,直到你同意嫁给我为止”。
 
  翟欣欣提出一个要求,一天打5万,直到自己愿意嫁为止。
 
  随后,苏亨茂支付了两天的“追求款”10万元,以及“户口本改为离异”的赔偿35.8万。
 
  翟欣欣接受了结婚请求,提出第二天就去领证。但苏有点犹豫——白天争执过程中,翟对苏动手,他的眼睛受伤。
 
  聊天记录显示,苏眼睛被打肿,因个人形象和状态不佳,他当晚多次想推迟领证的时间,并提到“希望有个美好回忆”。
 
  最终,因为担心引起翟更多的不信任。第二天,他带着伤出现在民政局门口,还给翟发微信:我很爱你欣欣,我们早点建立自己的家庭,多好。
 
  翟欣欣表示,苏享茂跟自己认识时,还没跟前女友分手。他们在一起5年,觉得前女友条件不好,在两者中间选择了翟。“我希望他先处理好跟前女友的关系,心收不下来就不要结婚,否则害人害已。他坚决不同意,说如果分手他会非常没面子,甚至以死相逼。为了求得我的原谅,他在我家门口蹲守了一夜。最终我还是感动,答应了求婚。我们和好如初,决定好好过日子。”
 
  然而40天后,二人又闪离。这一回,苏享茂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40天婚后生活
 
  领证后第十天,翟第一次提出离婚。
 
  苏将和相亲对象周某的聊天记录发给翟欣欣。2017年6月17日下午3时25分,翟欣欣称,苏的聊天记录一直在暧昧,觉得他人有问题,想离婚。
 
  苏享茂多次解释,自己拒绝了对方,“以后碰到这种情况就直接说领证了”。不过争吵过后,当晚,两人如约见了翟欣欣的父母。
 
  第二天,苏享茂主动为这次争吵收了尾。当天下午6时33分,他发微信称,“一分开就特别想你,感觉自己被下了降头,非常抱歉”,他给翟发了5万保证金,还保证明天给20万。
 
  翟欣欣提出100万元。最终,苏享茂签订这份包含500万现金和房产的保证书,结束了争吵。这也成为离婚时翟索赔的最初依据。
 
  此后,翟欣欣又提出苏享茂挺冷漠,不太适合婚姻,性格多变。苏享茂持续发信息希望沟通。
 
  6月25日下午7时27分,他告诉对方“新环境还需要磨合,同事又反映好多app后台问题,对你的消息回复不及时,是我不对,我确实因为累了迟钝了些。你就因为我休息两天永远拒绝我了吗?”
 
  最终,苏享茂又回到翟欣欣家居住。但生活并没有归于平静,在一次谈话中,两人关于经济问题,又一次起争执。
 
  7月2日下午4时47分,苏享茂称,以后经济跟你协商,一起解决。
 
  翟欣欣回复,自己并不是冲男方经济。她说相识时自己个人资产两千万,从没有缺过钱;如果冲经济,完全没必要结婚,一直谈恋爱就可以;婚恋网站介绍的其他男孩条件很好,苏没有优势,并指责他不礼貌非常冷漠,反复无常。
 
  苏享茂则回复,最近一个月来不自觉地对经济失去控制,竟然变拮据了,“那种感觉真难受”。
 
  此外,翟欣欣不认同苏对老家亲人的经济支持,也不同意两人共同居住建设小家的请求。
 
  这次争吵后,翟欣欣再次流露出分开的意愿,并不再理会苏的示好。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翟欣欣提到,至少像样的房子(公园1872,星河湾,泛海国际等)有两套,苏才有一小点优势。“也许准备娶我你花了一些存款,即使这样你依然是千万水平。并没有产生质的变化或飞跃,我不知道你的忧伤来自何处?你怎么不问问我,有几个亿的男孩追你,你怎么不愿意呢?”
 
  她还说,很后悔选择苏享茂,如果接受那个男孩三千万房产的赠予,说不定皆大欢喜。而苏只是花了几百万,她还要忍受被“说冲经济去的侮辱”。并提到,每天都很担心被传染乙肝。苏唯一的优势就是每天的挣钱水平,剩下的,长相、身高、小房子、口齿不清、不会来事儿,全输。
 
  最终翟欣欣给出的解决方案:两天后,她发来一套别墅,要求苏享茂购买。
 
  苏享茂称还是想保持西二旗这套房。翟欣欣称,如果想好好过,得有一个共同居住的地方,不然只有一个结局:离婚。
 
  最终,苏享茂同意离婚。
 
  翟欣欣回复:好的,我找律师明天起诉你,我要赔偿,不然请多留意你的小公司哦。
 
  千万离婚协议
 
  苏享茂拒绝了翟欣欣的换房要求并同意离婚后,翟欣欣发来一份保证书要求苏履行。
 
  苏享茂称,这几个月给你的钱也该500万了吧,“不想彼此互相伤害,这一个月我们都很纠结和难熬。但至少我们欣赏过对方,真爱过对方。”
 
  翟欣欣回复称,钱一分也不能少,会打官司到底。
 
  苏享茂认为自己不是主动离婚,并质疑保证书的合法性。而翟欣欣将矛头指向了苏的公司,“这些年你基本没交过税,正好这个机会补一下吧。”
 
  苏享茂表示,自己都是海外注册的公司有收入,而且还真交过税,并反问,就算我被罚税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翟欣欣称,自己才要了500万,太便宜苏了,等公司偷税漏税曝光,他的谋生之道就没有了。并提到,“这些年你漏缴几百万的税,分分钟坐牢的节奏,你想玩这场游戏吗?等你坐牢了一切对我来说都好说了。”
 
  这一晚,面对翟欣欣的指控,苏亨茂没有再回复。第二天一早,他给翟发信息请求沟通,并提出,离婚协议书上好好谈谈。
 
  翟欣欣表示,不会轻易放过他,并称“你手上现金都归我。否则我说到做到,去公安局举报你。”
 
  争执后几天,苏享茂躲进一间酒店,没再跟翟欣欣联系,直到他看到翟发的一条朋友圈,提到自己舅舅升职为警监。
 
  第二天,苏享茂主动给翟发去信息,称不想离婚了。翟欣欣没有回复。
 
  此后,在新的商谈中,翟欣欣声称苏的网络电话属于非法经营的灰色地带,除了房产,还将赔偿金升级到1000万。不然就走正规渠道,让派出所定罪。
 
  苏享茂表示自己根本没有1000万,希望改成660万。翟告诉他可以抵押房产,并给了最后期限。
 
  苏享茂答应了翟欣欣的一切要求。
 
  此后,翟欣欣不断催促苏亨茂马上付钱,而“亲戚”也反复在她话里出现。
 
  2017年7月15日下午3时18分,翟欣欣称,先付660万,340万打欠条,办离婚证后一个月内付清。
 
  7月18日,苏亨茂签订了离婚协议,向翟过户了房产并支付了660万的首期赔偿。
 
  2017年8月1日晚10时11分,苏享茂称自己倾家荡产,希望翟信守诺言,别举报偷税漏税和所谓灰色运营,“那样真可能把我往绝路上推了”。翟欣欣称会遵守协议约定。
 
  自杀前一周本准备报警
 
  离婚后的一个月里,苏享茂曾在多家银行尝试办理房屋抵押贷款,准备履行协议,付清340万尾款。直到家人得知他的离婚详情,才立即赶来北京,并劝说他报警。
 
  苏享龙称,弟弟有讲结婚前花掉的钱,还有房子的事情,“他心事重重,感觉压力很大”。
 
  家人为他请的律师表示,可以报案。“但我弟弟原来不同意报案,他说翟欣欣的舅舅力量很大,翟用这个威胁他。他认为一旦报案,如果她舅舅利用权力,就是把问题解决了,但公司被关掉,对他来说这辈子也就完了。”
 
  苏享龙说,家人都劝弟弟,说钱无所谓,还会赚来。“像翟欣欣这件事,不是340万付给她,就会解决问题。所以一直劝他,后来他同意报案。”
 
  事后,翟欣欣的舅舅刘克俭声明称:“翟欣欣确系本人外甥女,但少有来往。本人从未见过苏享茂,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欣欣与苏享茂的任何纠纷。本人是公安院校一名科研技术人员,不承担公安执法工作,并非报道的所谓公安机关高官”。
 
  2017年8月22日,苏享茂自杀前16天,翟欣欣开始催促他支付离婚协议中340万的尾款。
 
  当天下午7时23分,翟欣欣称,“听说你贷款已经批过,明天把剩余的钱给我吧。”收到苏享茂“下面还有不少手续”的答复后,她表示,款出来后第一时间转给钱后告知。
 
  这一晚,苏享茂没有再回复。
 
  10天后,翟欣欣再次发信息催促还款,并声称不履行协议,苏的非法经营将会被曝光。
 
  9月1日下午8时46分,翟欣欣问苏享茂为什么不回信息,并声称如果不履行协议打官司,那所有的非法经营都会曝光,到时候公司会倒闭。“你会进入老赖名单,不仅飞机高铁做不了,法院还会冻结你的银行账户,甚至拍卖你的房产。”
 
  苏享茂这一天都没有回复。第二天,翟声称已托关系到税务局实名举报。
 
  9月3日12时00分,翟欣欣称,亲戚帮忙找了税务局的关系实名举报苏享茂。“自从我们签订离婚协议后,基于双方共同遵守协议内容,我们没有再追究你。现在如果你恶意不履约,后果自负。”
 
  她还发来一张未接来电截图,号码是地税局举报电话。紧接着,她又发来苏享茂开发的免费电话WePhone的截图,暗指其涉嫌灰色运营。
 
  一天后的晚上,苏享茂才回复。
 
  9月4日下午7时05分,苏享茂回复:批贷函出来后还要一两个多月才能放款。我也在加快进度。
 
  苏享龙回忆,在家人劝说下,最后他没有去贷款,律师也建议尽量说在筹钱,贷款给她,稳住她。
 
  在家人陪伴下,苏享茂到银行打印转账单据,截屏留存聊天记录并梳理了和翟欣欣从相识到离婚的全部过程。
 
  他们原本打算报案后,就离开北京,回福建老家休息一段时间。
 
  但最终,苏享茂没有报警。2017年9月7日,他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后记
 
  苏享茂的家在福建的山上,距最近的乡镇开车要一个小时,家人在山上种植茶叶,做点小生意。
 
  他曾是全家人的骄傲。考上市里的高中,北京的大学,之后又保送北邮公费的研究生。毕业后成为一名计算机工程师,多次被派往美国工作交流,毕业7年后注册公司,自主开发可以免费打电话的手机应用。
 
  认识翟欣欣前,苏享茂有自己的事业,在北京买房安了家。
 
  在老家,他买了一套房子给父母住,且基本每月定期汇给父母万八块钱的生活费,过年回来,他给父母买补品,还给几个弟兄买苹果手机。
 
  他曾说过,人一辈子几十年,很短,以后要周游世界。
 
  苏享茂整理的备案材料中,有一份他自己注册婚恋网站的个人资料,他曾经这样描述自己对婚姻的憧憬:
 
  感情上是浪漫主义者,愿与有缘人尝美食,看美景,风花雪月;生活上是现实主义者,柴米油盐、酸甜苦辣都愿与你分担。想认识温柔善良开朗的你,爱护、尊重、欣赏、包容你!
 
  注:微信记录仅能部分呈现苏享茂自杀前与翟欣欣的交流,不代表两人交往的全部。近日,翟欣欣也在微博发声,陈述她一方的事件过程。
 
  微信聊天内容仅为苏享茂单方面说法,栏目组仍在继续联系翟欣欣方,以期呈现更全面的信息。

  相关阅读:

  “翟欣欣”头像再现征婚网站,CEO:账号已拉黑

  2019-06-05 北京头条客户端
 
  北京青年报记者2019年5月6日了解到,有网友爆料称,“程序员苏享茂被逼死”事件的主人公翟欣欣疑似在世纪佳缘再次出现,头像使用的翟欣欣的照片。对此,百合佳缘CEO@吴琳光1972回应称,账号已经拉黑,没法给这位女士提供服务。
 
  日前,有网友爆料称,“程序员苏享茂因遭骗婚被前妻逼死”事件的主人公翟欣欣疑似在世纪佳缘再次出现。该账号头像使用的翟欣欣的照片,其认证信息为30岁,未婚、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但尚无法确认是否为翟欣欣本人。
 
  对此,世纪佳缘客服在其微博评论中表示,该账号已被加入到网站黑名单。随后,百合佳缘CEO@吴琳光1972转发这一消息,并称“账号已经拉黑,明天早上头像也会被拉黑,没法给这位女士提供服务”。而对于此次表态,世纪佳缘方面进一步向北青报记者解释称,翟女士主动欺瞒平台在先,所以无论这次是其本人,还是有人恶意操作,世纪佳缘都会拒绝为其提供服务。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2017年9月,有媒体报道称,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因遭遇骗婚被前妻翟欣欣所逼,遭索要1000万元和房产赔偿后自杀身亡。翟欣欣因“程序员自杀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但最终此事没有定论。而苏享茂家属则与翟欣欣对簿公堂。随后,双方陷入口水战。不过,苏翟二人便是通过世纪佳缘婚恋网站认识。
 
  相关阅读:
 
  创业者苏享茂“被逼自杀”多个疑团待解:家人已寻求律师介入
 
  2017-09-12 澎湃新闻
 
  2017年9月7日凌晨5时左右,WePhone创始人、程序员苏享茂跳楼自杀身亡。
 
  根据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公布的信息,苏享茂跳楼之前几个小时,陆续收到了女方(编注:苏享茂前妻翟某欣)许多辱骂威胁恐吓消息。
 
  根据苏享龙在其认证微博公布的信息,苏享茂和女方(翟某欣)自今年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介绍认识,6月7日领证,7月16日达成离婚,18日办理离婚手续。
 
  苏享龙还披露,苏享茂和翟欣欣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苏享茂为翟某欣购买海南清水湾住房一栋,特斯拉电动汽车一台,汇款若干次,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
 
  婚恋网站介绍认识的美女妻子,闪婚,勒索,逼死程序员前夫,一系列标签,让这起事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但仍有诸多疑团尚未解开:翟某欣是不是在勒索?苏享茂为什么会就范?有没有警察亲属插手该事件?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的信息,目前苏享茂的家人已经寻求律师介入。
 
  眼下,苏享茂创办的知名免费网络电话软件WePhone公司,仍有员工在打卡上班。
 
  为什么是苏享茂:高智商,“情商和抗挫商欠缺”
 
  网络流传的一篇苏享茂大学同学写的悼文提及,上大学时,你(苏享茂)是咱们系最优秀的两个程序员之一,当时为了考北邮,你(苏享茂)放弃了编程,从大二就开始准备考研,六级都考到九十多分,北邮2003年研究生第一名!
 
  前述悼文还称,“我在讲课时经常谈到你的目标清晰,你不是外向的人”“小茂(苏享茂)你做事情特别稳”“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智商奇高的家伙”。
 
  另一自称是苏享茂同学的网友也在朋友圈发文称,“一直以来,小茂(苏享茂)就是一个太腼腆的人,技术超级牛人,智商很高,但情商和抗挫商欠缺。”
 
  内向,智商高,是苏享茂在这些“同学”中的共同印象。
 
  翟某欣为何两度闪婚:研究生期间曾结婚,婚史短暂
 
  9月11日,红星新闻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翟某欣于2009年考入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2012年1月毕业。该知情人士回忆,漂亮、家境好,在研究生时期,翟某欣在班上是“高冷之花”般的存在。该知情人士还称,研究生期间,长相姣好的翟某欣身边,有不少追求者。后来,翟某欣选择了与自己同一级的同学王志刚(化名),他们是2011年左右在一起的(结了婚),但很快就分手了。
 
  9月9日下午,认证信息为“苏享茂哥哥”的微博用户“苏享龙”发表博文透露,此次婚姻是我弟弟(苏享茂)第一次结婚,之前有过女友,但没有婚史。女方之前有过极其短暂婚史,但她和世纪佳缘网站均没有披露。
 
  对此,世纪佳缘方面尚未正面回应,仅称,翟某欣系世纪佳缘会员,并完成实名认证。会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并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
 
  对于翟某欣为何两度闪婚,至今仍无当事方回应。
 
  有无警察亲属介入?翟某欣舅舅刘克俭: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某欣与苏享茂的任何纠纷
 
  据苏享茂“遗书”,翟某欣曾以“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各种暗示利用她警察亲戚的关系让其产品下架罚款、倾家荡产。
 
  9月12日下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宣传部回应澎湃新闻称,确认在职教师刘克俭是程序员之死当事人“翟某欣”舅舅,确认刘克俭并未参与到此事当中
 
  随后,刘克俭授权澎湃新闻刊登其个人5点声明。声明称:对苏享茂先生的离世深表哀痛。翟某欣女士确系本人外甥女,但与本人少有来往。本人从未见过苏享茂先生,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某欣女士与苏享茂先生的任何纠纷。
 
  苏享茂为什么会就犯?翟某欣的威胁或是重要原因
 
  据苏享茂“遗书”原文显示,在其与翟某欣准备离婚时,翟某欣经常带人来他家骚扰,或者电话骚扰,并用两点来要挟:一是指向苏享茂个人有漏税行为,要举报他;二是指向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暗示能利用翟某欣的警方亲戚的关系让苏享茂的产品下架罚款、倾家荡产。
 
  据一张流传出来的微信朋友圈截图,一名疑似苏享茂大学同学之妻的微信用户在朋友圈写道,“我难以致信,WePhone的唯一开发者,海外用户三千(万),年收入客观。就这么让(在)世纪佳缘认识的,一个隐瞒婚史,谎话连篇的女人,活活逼死了。一两个月前我们还拦着他,不要怕她的威胁,宁可漏税补上也不能让那女人无止境敲诈恐吓。”
 
  WePhone何去何从:员工仍到办公室打卡,曾问傅盛寻求收购
 
  苏享龙曾表示,他的弟弟苏享茂是WePhone唯一的开发者。苏享茂离世后,号称拥有千万海外用户的WePhone将何去何从?
 
  一名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介绍,WePhone在iOS端做得很好,有近2000万用户,排名很靠前。”
 
  近日,WePhone推送给用户的信息称,“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欣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
 
  9月12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安宁庄路的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即WePhone公司的办公室。办公室大门紧闭,并无外来人员出入,显得清冷寂静。
 
  记者敲开门后发现,有两名员工在办公室工作。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目前仍在正常到办公室打卡。记者试图询问公司目前的运营情况,公司目前的主事人等,这名工作人员均表示不知道。连对于在这家公司工作多久,今后工作有何打算等问题,该员工也一概摇头不语。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8月9日,苏享茂曾问猎豹创始人傅盛有没有兴趣收购WePhone,但傅盛尚未接受这一提议。

  相关阅读:
 
  程序员苏享茂的最后94天:沉默码农和“白富美”的致命交集
 
  2017-09-13 澎湃新闻 记者 袁璐 实习生 王倩 陈瑜思 邹佳雯 焦永上
 
  9月7号凌晨3点46分,在自己研发的产品WePhone推送了一条“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的消息后,凌晨4点多,37岁的苏享茂从西二旗的家中跳楼自杀。
 
  前一天,他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写道:“我是WePhone的开发者,今天我就要走了,App以后无法运营了,抱歉。我从来没想过我是这样的结局,我竟然被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某欣给逼死了。”
 
  今年6月6日,他和前妻翟某欣领完结婚证;7月18日,两人签订离婚协议。
 
  闪婚
 
  苏享茂的婚宴原本定在8月24号。日期已经看好了,福建老家的请帖也已经发了出去。
 
  但婚礼变成了葬礼。
 
  苏享茂去世一天后,亲人和朋友在他办公室整理遗物时,发现一份叙述和前妻从相识到离婚全过程的说明文件。
 
  在这份自述的事件经过里,苏享茂详细回忆了他和翟某欣3月30日相识第一天至8月底几乎每一天的经历,被他分为“认识过程,送特斯拉车,北京消费,旅游计划,回福建老家,三亚之行,香港之行,在香港的一次吵架,澳门之行,在澳门的一次吵架,结婚,提出离婚,通过离婚协议敲诈”13个部分。
 
  4月30日,苏享茂曾带着翟某欣回到福建老家。年纪逐渐增大,苏享茂面临父母催婚。“她表现得很乖巧懂事,还会扶着我妈妈走路,我家人对她比较认可,给的红包总共有7000元。”
 
  苏享茂的大哥大姐见到翟某欣之后的感觉是:“事情来得太美好,不真实。但是年龄大了也该结婚了。”
 
  在福建待了一个星期之后,两人前往三亚游玩。这期间,苏享茂在朋友圈发过一次旅游的照片,其中有张翟某欣的背影。
 
  苏享茂在事件经过里写到,在三亚,翟某欣提出在那边买房。买房时,完全由翟某欣和房屋销售张岩岩通过微信进行沟通。苏曾要求加入群聊,但翟以张岩岩的普通话听不清楚为由拒绝了。
 
  9月12日,雅居乐销售张岩岩用吐字清晰的普通话向澎湃新闻回忆说,5月9号,他在售楼中心接待了这对夫妻。事后,一直是翟某欣和他沟通购房事宜,他的确从未和苏享茂交流过。
 
  三亚之行后,两人又相继去了香港,澳门旅游,购物。按照苏享茂生前列出的消费目录,好友王冉算了一下,两人相处的40多天里,一共消费1300多万,“平均一天30多万。”
 
  苏享茂在自述中写道,从澳门回到北京后,翟某欣主动提议领结婚证,两人商量后决定6月2号领证。领证前一天上午,翟某欣告诉苏享茂,自己有过一段婚事,并需要到法院拿离婚调解书。
 
  两人因此发生口角,领证日期改到了6月6号。领结婚证之前,苏享茂陪同翟某欣到海淀法院领女方之前的离婚调解书,并提出看调解书的要求,翟某欣以隐私为由不让他看,要看就给她88万。“我当时特别愚蠢的(地)给了。”他在自述内容中写到。
 
  但看到调解书上男方姓名并不是之前翟某欣说的那个人后,苏享茂“心情郁闷”,他提出当天不适合领证。翟某欣“非常生气”,并说由于要与苏享茂结婚,自己户口本状态不得不显示离异,暴露了她以前的婚史,而她以原本能请当警察的舅舅抹掉这段纪录为由,向苏享茂索要45.8万(其中银行汇款40万,支付宝转账5.8万)。“我当时很糊涂,很愚蠢的(地)都给了。”
 
  苏享茂在自述中写到:“虽然领了证,但是以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跟她相处总有一种不自在和压抑的感觉。”
 
  他写道,那段时间,“一方面觉得自己的选择错了,另一方面觉得离婚的代价太大了,骑虎难下。”
 
  苏享茂的好友王冉回忆,此间,他曾多次和苏享茂相聚,得知苏享茂和妻子之间出现了问题,但直到闹离婚的时候,他才知道苏享茂“压抑了很久”。
 
  7月6号,翟某欣以居住在15楼恐高为由,提出让苏享茂把自己位于海淀区西二旗的房子卖掉,买一处更大的房子,否则就离婚。
 
  苏享茂最终同意离婚。之后,翟某欣提出,要求苏享茂赔偿其精神损失费1000万元,否则将举报他偷税。
 
  一直到7月18日上午,苏享茂转给翟660万之后,两人下午一起到朝阳区民政局离婚。
 
  苏享茂在自述中提到,当时“身心俱疲”,再加上以为自己的税务问题及App灰色运营问题很严重,担心被对方举报,因此签下这份“显失公平”的离婚协议。
 
  “他做App是美国苹果公司的App,主要把App做了给中东的老外用,用完之后苹果会在美国扣税,扣完税支付到他的境外账户。相当于他一个中国人在国外帮苹果开发软件,苹果给他支付酬劳。”王冉曾告诉过他,只要补税就能解决。“但女方每天威胁他,他最后自己出不来了。”
 
  离婚协议显示,男方同意将海南的一处房产过户给女方,一次性补偿女方现金1000万元。其中,首期支付660万元整,已支付完毕。剩余340万在离婚后120天内一次性付清,每延期一天,赔偿10万元违约金。
 
  从8月底开始,翟某欣一直发短信给苏享茂发微信,催促他还钱。
 
  “我资金链已经断裂,实在很绝望。”9月7日,跳楼自杀前,苏享茂在社交账号上写道。
 
  妻子
 
  今年4月,苏享茂主动告诉王冉,自己认识了一个女孩儿。三人约着周末一块爬山。
 
  王冉向澎湃新闻回忆,第一次见到翟某欣是在爬山的时候。眼前这个女孩儿,身高一米七左右,漂亮,家里有别墅,开着自己的车;苏享茂身高一米六,长相普通,他觉得“不对劲”。但苏享茂刚认识翟某欣的时候,心情很好。
 
  从后来的聊天中,王冉还得知,翟某欣硕士毕业,父亲是大学教授。他主动问翟某欣“喜欢小苏(苏享茂)什么”,女方回答:“幽默。”这个回答让王冉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其实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自从见过翟某欣后,王冉一直旁敲侧击地提醒苏享茂,他经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人家对你一见钟情,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苏享茂沉默不语。
 
  苏享茂在自述中写到翟某欣“一个微信号经常有一些演艺方面的职位需求”。
 
  北京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活动负责人李昕曾经和翟某欣有工作上的交集。他向澎湃新闻回忆,2015年,翟某欣在报名参加一次手机品牌礼仪兼职活动的时候联系上他,在李昕的印象中,翟某欣“踏实靠谱”,多苦多累都不抱怨。
 
  李昕不明白,翟某欣如果那么有钱,为什么要做一天300元的礼仪工作。网上流传着翟某欣曾经面试的一段视频,李昕说,那段视频是面试一款手机活动时拍的。
 
  两人最后一次联系是在2017年6月6日,也是沟通礼仪兼职方面的事情。此前,5月份的时候,翟某欣曾和李昕聊起婚姻中的不愉快,并说自己已看破红尘,不想结婚了。
 
  当时,李昕以为翟某欣是和他们都认识的另外一个人结婚,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苏享茂,也并未在朋友圈发过两人的合影。
 
  苏享茂的姐姐回忆说,弟弟曾经告诉她,翟某欣带她回家住过两晚,除了见过一个还在上学的表弟,从没有见过她的朋友。
 
  9月5日,翟某欣曾和礼仪同行聊过礼仪方面的工作,并提到“不结婚挺好,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也不会结婚的。”
 
  据红星新闻报道,翟某欣的研究生同学称,她漂亮、家境好,成绩优异,但性格高冷,比较神秘。
 
  此前网上流传一篇作者署名为“翟某欣”的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毕业论文《大气边界层的风洞试验模拟》。9月12日,在看过网传的翟某欣照片后,该论文的指导老师之一马文勇告诉澎湃新闻称,“我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我想应该是她”。
 
  马文勇指导过翟某欣做实验,但对她印象不是很深。在他记忆里,这名学生长相清秀,内向文静,除了问论文相关的问题不怎么说话。
 
  让马文勇印象最深的是,这名学生做事积极主动,喜欢提问,“她来了(实验室)之后就在那帮忙,我很少安排女生干什么活,她就主动跑过去在后面递扳手之类的。完事了就坐在那,一逮住机会就问你问题。”
 
  苏享茂自杀后,翟某欣始终未现身。9月9号,王冉发信息给翟某欣:“事已至此,赶紧收手。”但她在回复给王冉的手机短信中,不相信前夫自杀。
 
  翟某欣居住的三层独栋别墅区位于北京的东五环,该小区的独栋别墅市值在千万元以上。
 
  9月10日,澎湃新闻在这里看到,行人来来往往,但翟某欣家中大门紧闭。小区物业工作人员确认,该别墅登记的业主名为翟某欣。
 
  居住在翟家对面的邻居向澎湃新闻回忆,去年年初她刚搬过去的时候,邻居曾和翟某欣的母亲短暂聊过一次,得知他们是山东人。在邻居眼里,这家人平时不怎么说话,很少与人交流和外出走动,母亲偶尔会去市区帮女儿打理另一套房子。
 
  在邻居的观察中,翟某欣的工作比较随意,平时上班的时间很不确定。一年多的时间里,邻居只正面碰见过四五次翟某欣,但经常看到她开着显眼的白色或红色的特斯拉汽车驶出小区。
 
  据几名邻居回忆,去年年初,翟某欣结过一次婚,三四个月之后这段婚姻结束了。但他们并不知道翟某欣今年6月结婚的事情,也从不知道苏享茂。
 
  婚恋网站疑云
 
  苏享茂和翟某欣都是婚恋网站世纪佳缘上的VIP会员。此前,世纪佳缘曾发布声明称,两人在该网站上已完成实名认证。
 
  世纪佳缘的相关公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两人于3月30日在世纪佳缘办公室初次见面,见面后双方都表示相互有好感。
 
  相识68天后,两人领了结婚证。领完证之后,翟某欣在朋友圈发了钻戒和结婚证的照片,并把结婚证发给了世纪佳缘帮他们牵线的红娘。前述公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回忆,红娘当天的确收到了翟某欣发来的结婚证。
 
  苏享茂在自述中提出了自己关于翟某欣信息的三点质疑:“1.婚姻状况:离异写成未婚;2.年龄:86年11月写成87年1月;3.恋爱经历:不是她所描述那么简单;4.用世纪佳缘服务时间:后来得知至少有3年的时间。”
 
  在会员资料上,翟某欣填写的是未婚。前述公关负责人回忆,她的户口本上的确填的是未婚。她解释称,世纪佳缘的注册会员都会进行人工审核,并鼓励注册会员上传身份证、护照、港澳通行证、驾照、单身证明、收入证明、学位证、学历证、职称证、房产证等。并称针对翟某欣也进行了这样的审核。
 
  此前,世纪佳缘发布的声明中称,“世纪佳缘会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并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不过,前述公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警方尚未找到他们调查相关事宜。
 
  7月11日,在一张微信朋友圈截图中,翟某欣曾提到自己的舅舅刘克俭刚升到三级警监,并配有一张身穿警服人员照片。
 
  9月12日,刘克俭发表个人声明称,“本人对苏享茂先生的离世深表哀痛。翟某欣女士确系本人外甥女,但与本人少有来往。本人从未见过苏享茂先生,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某欣女士与苏享茂先生的任何纠纷。”
 
  自杀之前,苏享茂曾把前妻翟某欣的身份证号码、住址、电话公布在网络上。9月7日,有疑似翟某欣的微博发消息称,“我已经在朝阳区黑庄户派出所立案,属于刑事案件,对我进行造谣,诽谤,人生攻击,曝光了我的身份证号,电话号和住宅。侵犯我人格名誉权,隐私权。”
 
  9月12日,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告诉澎湃新闻,当天翟某欣确实报过警,但在警方系统里并未检索到立案的信息。
 
  王冉回忆,翟某欣曾向苏享茂透露自己的工作单位是北京的一家研究所。并从他那里得知,两人相处的两个多月里,翟某欣从来没有上过班。
 
  9月10日,该研究所一名人事科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该单位从未有过叫翟某欣的人,也没有其相关的人事资料信息。
 
  9月11日,有媒体援引该研究所一名工作人员的话称,2011年5月至2012年4月,翟某欣确实曾在此处工作,几年前离职了。
 
  9月12日,澎湃新闻再次前往该单位,三名人事科的工作人员同时否认了这一说法,强调翟某欣和研究所没有任何关系。
 
  “天才”与“码农”
 
  在王冉眼里,苏享茂是IT技术上的“天才”。两人本科时在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相识,后来成为好朋友。多年来一直在北京打拼,从无到有。
 
  苏享茂1980年出生于福建的农村,成绩优异,一直读到北京邮电大学的研究生。毕业之后,苏享茂曾经在百度做过两三年工程师。
 
  从百度出来以后,苏享茂独自开发了以提供通讯服务为主的AppWePhone。“Wephone是他一辈子的心血。”
 
  苏享茂创业后的生活和大学差异不大,每天围着计算机写代码,很少参加其他活动。
 
  王冉回忆,苏享茂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之前谈过两次恋爱,第一次恋爱持续了一年多,第二次是短暂的异地恋。和翟某欣结婚之前,在所有大学班里的同学中,唯独只有苏享茂还单身。苏享茂没有女朋友的时候,王冉怕他孤独,有几次带着他和朋友聚会。但欢声笑语间,苏享茂总插不上话。王冉担心他尴尬,就没带过他了。
 
  大学同学和朋友陆续结婚后,相互之间来往减少了。苏享茂的大学同学沈浪回忆,2009年的秋天。他和苏享茂同时到纽约出差,两人相约见面。
 
  换乘几种交通工具后,沈浪在长岛一栋别墅的佣人房里见到了苏享茂,房间没有窗户。沈浪问:“你怎么住在佣人房里。”苏享茂笑了笑,回:“我觉得挺好,只是孤独。”他每天除了吃外卖,其余时间则是坐在房间里,配合公司开发程序。“他一直是这样的一个人,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购物,不旅游,只是醉心于他所热爱的程序开发。”
 
  后来两人在北京聚会,苏享茂眉飞色舞地和他聊起自己开发的WePhone。“他一个人开发,做到了有3000万的用户。”刚开始沈浪不信,直到他打开应用后,“我才惊讶于他在开发方面的才华。”
 
  WePhone是一款在用户间免费发短信和打电话的手机应用,是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产品。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于2012年注册,注册资本为10万元,法定代表人系苏享茂。
 
  在同学眼里,苏享茂的生活简单,唯一的爱好是“偶尔下个馆子”,其余时间都在写代码,“他是一个无趣的人,典型的码农”。直到认识翟某欣后,王冉发现“极为节省”的苏享茂整天旅游,购物。
 
  出事前几天,王冉见了一次苏享茂,他还穿着研究生时期买的学校文化衫,两人商量着一块儿创业。“他技术上有才华,我懂融资,结合起来就好了。”
 
  苏享茂的公司在北京上地的一栋写字楼里,员工三人公司的产品主要是苏享茂一个人完成,另外两名员工平时负责维护一下系统。
 
  9月12日中午,澎湃新闻在这里看到,公司大门紧闭,敲了几次门均无人应答。这款软件至今仍可下载,打开程序后依旧会弹出“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的提醒。
 
  结束生命之前,苏享茂决定停掉自己的公司。王冉和苏享茂的家人商量,打算继续把公司做下去,他们计划把公司收入的一部分拿给苏享茂的父母,另一部分成立一个“关爱程序员”的基金。
 
  苏享茂的父母年过八旬,兄弟姐妹5人,他是最小的一个。出事之后,兄弟姐妹没敢把真相告诉两位老人,他们打算等警方立案后,带着苏享茂的骨灰回福建。
 
  王冉说,苏享茂就像《小李飞刀》里的阿飞,阿飞单纯简单,剑术天下第一,最后拜倒在林仙儿的石榴裙下;苏享茂独自研究软件,做到几千万的量级。但他除了技术厉害,感情是片空白。“阿飞有李寻欢帮他,可惜我不是李寻欢。”
 
  王冉和好友苏享茂的最后一次交集是在微信朋友圈。9月5日,苏享茂给他点了一次赞。
 
  那次之后,王冉以为苏享茂熬过去了。前几天,王冉和一个大学同学开玩笑,调侃他的高血压,说“肯定你先走,话音刚落,没想到他(苏享茂)跳下去了。”他想不明白,为没能拦住他走这条路而遗憾。
 
  (文中人物翟某欣,王冉,李昕,张岩岩为化名)
支持

相关文章

  • 这些啤酒真的来自德国吗?

    在中国有一个神奇的德国啤酒产地 山东潍坊。山东潍坊产的德国系啤酒打入了中国北京的大型连锁超市,打上了中国的国家名片高铁。

  • “倍氨敏”背后到底是谁?

    在此次湖南省郴州市出现的以固体饮料冒充成婴儿奶粉导致大头娃娃事件中,肖诗弧无疑是关键人物,他就是涉事的固体饮料倍氨敏的生产厂家湖南

  • iPhone11降价1600元!想用价格战爆锤友商?5G手机遇开年劫

    今年上半年,国内手机市场有两个关键词:“5G围剿4G”以及“价格大战”。而一向走高端路线的苹果手机,最近接连降价,更是让人怀疑是受到了新兴5G手机市场的围剿。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