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注 > 正文

调查丨南宁高峰市场 被硫磺熏制的八角 评:专坑国人?

www.cnjishi.com.cn|2020-09-22|新京报

▲《“硫”动的八角》。新京报X调查视频报道

南宁高峰市场充斥硫磺八角,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

八角进入丰果期后,作为八角主产区的广西也迎来出货旺季。

每年8月,全国各地的批发商都会赶到广西南宁市三塘镇采购八角。这里的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下称高峰市场)是当地最大的八角交易市场,一天出货量高达300吨。

然而,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这个庞大的交易量背后,却有着一个公开的秘密:八角市场正在被违规的“硫磺八角”吞噬。

在高峰市场,为了缩短工时、降低成本,大部分商家都使用硫磺熏制八角,而批发商为了逐利,也会采购硫磺八角,并销往各地的饭店、食堂等。有商家透露,他的晒场,一次能供货百吨硫磺八角。

根据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硫磺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但八角并不在其适用范围之列。8月底,新京报记者在该市场搜集硫磺八角样品送检,结果显示,二氧化硫残留量达到500mg/㎏,相比原八角国标,超标16倍多。

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曹雁平表示,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使用硫磺熏制八角属于违规,且触及《食品安全法》中“禁止生产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食品”的法条。

高峰市场一名八角商透露,即使硫磺八角泛滥,但也很少被查。“检查的时候市场会通知,不摆出来就行了。”

硫磺八角市场

“在市场里呆久了,嗓子都会被熏哑。”

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官网上,由南宁市高峰林场筹建的高峰市场,被介绍为目前广西最大的香料物流中心。

据广西八角联合会数据,作为我国八角主产区的广西,早在2005年,八角年产量就已达到10万吨,占世界市场总产量90%以上,年产值近10亿元。

高峰市场位于兴宁区三塘镇,2007年成立之初,《中国绿色时报》报道称,高峰市场距市中心仅8公里,占据了南宁市快速环道商圈的核心辐射区,建成铺面15栋410间。

8月中旬,这里的八角日均出货量可达300吨左右。一位出租车司机称,每年这个时候,她从高峰市场到机场的订单就多了起来。乘客大多是前来采购八角的商人,其中来自山东滕州的居多。

滕州有着全国最大的干货批发市场,市场里的一名滕州商人李伟(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每到采购期,干货市场里七八十家批发商都要派人过来,驻扎在市场。

他们的目标,大多数是高峰市场内价格便宜的“硫磺八角”。

南宁高峰市场充斥硫磺八角: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

广西南宁市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内店铺前堆放的八角,这批八角均被硫磺熏过,有强烈的刺激性味道。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8月2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高峰市场后发现,这里更像一处热闹的农贸集市。靠近高峰市场的大门,一股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采购商李生(化名)掩面咳嗽起来,“刺鼻,还有点发酸。”

这种弥漫在市场里的刺鼻气味,暴露了一个“公开的秘密”。李生告诉记者,这是硫磺与八角混合的味道,很长时间以来,为了降低成本和增加八角色泽,市场里的绝大多数商户都在违规使用硫磺熏制八角。熏过硫磺的八角被商户直接拉到市场售卖,所以才会散发出刺鼻味道。

李生说,自己每次采购完回家,衣服上都有很重的硫磺味,不泡几个小时,味道都散不去。

不忙的时候,采购商李伟总是把门关紧,躲在店铺老板的办公室里。他指着商铺前的塑料彩色棚告诉新京报记者,大棚是为了掩盖硫磺味道,“在市场里呆久了,嗓子都会被熏哑。”

“硫磺果”的生意经

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

一条水泥路贯穿着高峰市场,两侧都是八角铺面,几辆大货车停在路边,工人们将八角成堆地卸在地上,气味刺鼻。

新京报记者在高峰市场走访一圈后发现,除一两家桂皮店外,其他都是经营八角的店铺。

市场里,硫磺八角成了绝对的主流货物。如果不特意声明要“无硫八角”,摆在店铺外可供选择的,都是“硫磺八角”。

新京报记者观察发现,与足干(十成干)的无硫八角比,硫磺果颜色偏黄、味道更重,“角”上有着黄红色的印记,捏起来软软的。

在高峰市场做八角生意的王天(化名)告诉记者,按照传统方法,八角生果采摘后,需要进行水焯或晾晒杀青,至少5天才能晒到足干。为了缩短时间,一些商户就用烧木柴或者煤炭烘烤,但这种杀青方法很容易使八角颜色变黑,需要熏硫磺护色。

所谓熏硫磺,就是八角晾晒一两天后,用铁架撑起一个塑料布棚,把硫磺粉放进铁盆点燃后再放进塑料布棚内熏蒸八角。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一盆硫磺一般2斤到4斤重,为了熏得均匀,会在八角晾晒条每4米左右放一盆,天气不好或者湿度高的时候,还会熏上两遍。

南宁高峰市场充斥硫磺八角: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

晒场一角,有正在杀青的八角,地上是用完的硫磺袋子和熏制硫磺时用的铁盆。通常,晒场工人们会把硫磺放入铁盆中,再点燃,长期熏蒸的铁盆已经发黑。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有商家介绍,20米长的晒场能晒4吨八角,记者照此计算得出,4吨八角需要5盆大约10斤硫磺,熏两遍就是20斤,最后经过晾晒,能熏出2吨左右的成品八角。

王天称,商户惯用的方法是:三天晒两晚熏。“晚上打过硫磺后,八角就干的差不多了,白天再晒一下,就能拉到市场去卖。”

根据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硫磺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但八角并不在其适用范围之列。而在2006年出台、如今已经废止的八角国家标准要求,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mg/kg。

采购商李生说,熏过硫磺的八角色泽鲜亮,不易发霉,更重要的是,成本也更低。“正常的足干八角,5、6斤才可以晒一斤干果,但硫磺果2斤多就可以晒一斤,成本低了近一半。”

在高峰市场,硫磺果的价格优势十分明显。8月26日,新京报记者在市场走访发现,硫磺八角的售价大多在每斤20元左右,而无硫八角则标价近30元。

李生透露,在市场里,硫磺八角也会因为干湿度不同产生价格差。“五成干和六成干的硫磺八角,每斤有2、3元的价格差。八角水分越大,说明打的硫磺越多。”

“超标”的八角

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销往饭店、食堂

卖相好、工时短、价格便宜,硫磺八角渐渐“霸占”了高峰市场。

一名谢姓老板坦言,如今的高峰市场90%都是硫磺果。因为二氧化硫超标,这些八角只能通过批发卖给各地商户,销往各地的饭店、食堂、私人小厨房等,这些商家需求量大,也更喜欢购买便宜的硫磺果。

9月7日,新京报记者从高峰市场6家摊位获取了共计100克八角,作为检验样本送往广西一家检测机构进行二氧化硫检测。加盖有CMA标识(中国计量认证)的检验报告显示:经检验,样品二氧化硫含量为500mg/kg,技术要求不得检出,单项判定不合格。

检测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现行八角国家标准中,没有标注八角关于二氧化硫的判定限值,所以需要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进行判定,在此标准中,无八角的限值,故为不得检出。

然而如果参照原八角国标《GB/T 7652-2006 八角》中的卫生指标——“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mg/kg”,这批样品的二氧化硫残留超标16倍。

南宁高峰市场充斥硫磺八角: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

加盖有CMA标识(中国计量认证)的检验报告显示:经检验,样品二氧化硫含量为0.5g/㎏,技术要求不得检出,单项判定不合格。

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曹雁平告诉新京报记者,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使用硫磺熏制八角属于违规,且触及《食品安全法》中“禁止生产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食品”的法条。

国家林草局八角肉桂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李开祥表示,硫磺熏八角是当地的土方法,为的是利于保存。而熏制八角对人体的损害程度需要考量其硫磺的用量大小,目前没有严格的数据和指标支撑其危害程度。

中国政府网曾发布的一份食品安全公告中提到,食品中使用硫磺或亚硫酸盐类作为食品添加剂,都会残留二氧化硫于食品中,少量的二氧化硫进入人体可以认为是无害的。但是若摄入过量,就会破坏消化道和呼吸道,使器官的黏膜受损,并产生恶心、呕吐等胃肠道症状。长期过量摄入二氧化硫则会引起慢性中毒,破坏人体内酶活力,影响对钙的吸收。

隐秘的晒场

现场熏硫磺,一次出货300吨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高峰市场的硫磺八角,都是商户自行熏制而成,很多商户都有自己的晒场,有的晒场一次能供货上百吨。

谢老板的硫磺八角,来自市场几公里外的晒场。除了批发,她还帮客户晒制生果,收取每斤0.25元的加工费。丈夫常年呆在晒场,她则负责联系客户。

8月底的一天,新京报记者按照谢老板发来的定位,从高峰市场出发,7分钟的车程,由公路拐进一条无名小路后,记者找到了谢老板的晒场。

这是一处占地约60亩的水泥平地,周围用2米多高的砖墙围起,院内有8、9名工人忙着摊晒八角。院子里养着一条看门的狼狗,进入晒场后,谢老板的丈夫立马就把大门拉上。他不允许记者在晒场随意走动,看到有人掏出手机,也迅速警惕起来。一名知情人士称,此前这里没有围墙,后来场主为了隐蔽,加了围墙。

南宁高峰市场充斥硫磺八角: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

三塘镇的一家晒场,一名来自河南的采购商告诉记者,他已经购买了十几车八角,地上晾晒的八角正是自己的定制货,晚上就准备熏硫磺。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地上的八角正是河南商人张勇(化名)订下的货。他告诉记者,自己已经买了16车货,按照一车17吨计算,张勇的购买量达272吨。

像张勇这样的大批发商,为了降低成本,会选择拥有晒场的商铺合作。张勇指着面前的几排八角,“这些是六成干的,两斤四两晒一斤,今天晚上一打硫磺,漂亮得很,油光发亮。晚上熏1个小时左右,第二天一早就拉到市场去卖。”

高峰市场的多位店主都表示他们拥有自己的晒场,分布在高峰市场周边,30分钟车程内的4个集镇。这些晒场几乎都在使用硫磺熏制,每天给高峰市场提供着上百吨的八角。

8月2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六塘镇的一处晒场。这天烈日当头,晒场里铺满了八角。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除了摊晒的八角,院内还有多处盖着塑料布的谷堆,不时飘出烟雾,散发着焦炭与硫磺的味道。一些硫磺袋和黄色粉末散落在地上,被熏黑的铁盆里还装有未用完的硫磺。

对于硫磺熏制,晒场老板并不避讳,“打多少硫磺要看客户的需求,硫磺要打足,要不然人家也不放心。”他声称,自家晒场一次最多可晒制300吨八角,三天就能出货,按照行情估算,一批货的利润上百万元。

失位的监管

“检查的时候市场会提前通知”

8月25日下午,高峰市场传来生果涨价的消息。河南批发商张老板抢购了500斤硫磺八角,当场打包装车,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一周后,这批八角就会送到郑州。

泛滥的硫磺八角,令从事八角出口贸易的李生感到无奈,“现在想买无硫八角都找不到货源,整个高峰市场没几家有货。现在国内市场超过90%是硫磺八角。”

李生说,2012年经过媒体曝光后,硫磺八角曾经淡出过一段时间,但这并没有让硫磺八角从市场上消失。

南宁高峰市场充斥硫磺八角: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

广西南宁市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内张贴着2015年10月1日发布的通告,通告明令禁止在香料中心内销售、存储硫磺超标八角等不合格食品,一经发现,立即举报并驱逐出场。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据广西新闻网报道,2012年9月,广西食品安全办召开专题会议,针对一些地方使用硫磺熏制八角的情况,在全区展开硫磺八角的专项整治行动,并联合林业、卫生、质监、公安等部门进行全面整治。

李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在高峰市场,硫磺八角泛滥的情况已有时日,商户们对空气中弥漫的硫磺味早已习惯。不久前,自己曾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反映当地硫磺八角泛滥的问题,但得到的回复是“取证难、不好管”。

监管的失位在高峰市场已经凸显。8月下旬,新京报记者多次探访该市场发现,除了入口处的两名保安,记者从未看见过管理人员的身影,很多商家甚至不知道市场管理人员的办公地点。

在高峰市场的公示栏里,还贴着2015年10月1日发布的通告:为维护经营秩序,按上级有关部门要求,严禁在香料中心内销售、存储硫磺超标八角等不合格食品,一经发现,立即举报并驱逐出场。

这张5年前的告示,对八角商来说并没有警示作用,每天,载满硫磺八角的货车照常往来市场。

9月18日,针对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存在大量硫磺八角的交易,新京报记者以举报人的身份向广西省南宁市兴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投诉举报,其工作人员表示,市场监督管理局会定期对市场进行抽检,针对记者反映的相关情况已经记录下来,将在7个工作日内给予反馈。

一名店铺老板称,自己的硫磺八角不怕查,他们有相同的应对办法。“检查的时候市场会提前通知,这些硫磺八角打包放到仓库不摆出来,直接拿足干的八角给他们抽检。”

没有市场的“正规军”

“希望更多人买到无硫的八角”

记者梳理发现,已经废止的八角国标《GB/T 7652-2006 八角》中规定“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mg/kg”。而现行的八角国家标准《GB/T 7652-2016 八角》中,并没有标注八角中硫化物的限制含量。但在现行使用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八角不在可使用硫磺作为添加剂的范围内。

一名专业人士称,此举也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考虑到硫磺熏制八角的现象泛滥后,做出的调整。

对于硫磺八角的现状,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曹雁平认为,需要加大管控力度,“八角由个体采摘晾晒,又产自山区,要从根源上监管是有难度的。应该建立相应的标准,监督部门需要实行市场抽检。”

南宁高峰市场充斥硫磺八角: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

被批发商们选中的硫磺八角被打包装袋,即将通过物流运送发往目的地。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经营无硫八角的王天也希望看到更有力的管控。“没人知道自己吃的八角是熏过硫磺的,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就会形成采购主导的局面。”

据王天透露,眼下,相比硫磺八角,无硫八角的市场价一斤要贵8、9块钱,在价格、存储、利润上都没有市场竞争力,市场接受度很低,优质的无硫八角多数都出口到国外。“出口的八角需要进行检测,形成质检报告,但是市场上的大部分供货商都提供不了,有些报告还是好几年前的。”

近日,新京报记者以超市采购为由,咨询高峰市场多名八角商能否开具质检报告,均得到了否定答复,“一检测就要超标的。”

王天期待这个局面能被打破,“让更多人在市场上买到无硫的八角。”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广西南宁、防城港报道 实习生 黄可 郑雪婧

广西市场监管部门对高峰市场硫磺八角开展专项检查,查封141吨

新京报讯(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黄可)9月22日,针对新京报此前报道的广西南宁“硫磺八角”事件,广西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成立专项小组,指导南宁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硫磺八角相关问题。15时,南宁市和兴宁区市场监管局的执法人员共对“广西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内的13家经营户进行检查,共抽检了18批次八角样品,现场查封八角约141吨。

广西市场监管部门对高峰市场硫磺八角开展专项检查,查封141吨

高峰香料物流中心内景。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新京报此前报道,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下称高峰市场)作为全国最大的八角交易市场,一天出货量高达300吨。然而,这个庞大的交易量背后,却有着一个公开的秘密:八角市场正在被违规的“硫磺八角”吞噬。

在高峰市场,为了缩短工时、降低成本,大部分商家都使用硫磺熏制八角,而批发商为了逐利,也会采购硫磺八角,并销往各地的饭店、食堂等。即使硫磺八角泛滥,但也很少被查,“检查的时候市场会通知,不摆出来就行了。”

对此,广西壮族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新京报记者称:9月22日上午,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市场监管局的现场指导下,南宁市、兴宁区两级市场监管部门迅速行动,共出动执法人员40人次,对位于南宁市兴宁区三塘镇昆仑大道199号的“广西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突击开展全面检查,核查该中心是否存在经营户涉嫌违法销售二氧化硫严重超标的八角香料的问题。

八角香料的用途有很多种,如用于制作工业香料的原料,或作为食品加工的原料等。经查实,“广西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目前共有商户60余家,是南宁市最大的香料集散地。该中心商户所售出的八角香料作为林产品,主要来自广西区内的百色市相关县份、防城港的上思县、南宁市的上林等地,大多销往我国北方。

截至2020年9月22日15时,南宁市和兴宁区市场监管局的执法人员共对“广西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内的13家经营户进行了检查,共抽检了18批次八角样品,现场查封八角约141吨。对物流中心内的其他商户的检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广西市场监管部门对高峰市场硫磺八角开展专项检查,查封141吨

高峰香料物流中心。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评论:“未熏硫的八角销往国外”,硫磺八角专坑国人?

据新京报报道,作为八角主产区,广西南宁市三塘镇每年8月都会迎来出货旺季。作为当地最大的八角交易市场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下称高峰市场),一天出货量高达300吨。
 
然而,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高峰市场,为了缩短工时、降低成本,大部分商家都使用硫磺熏制八角,而批发商为了逐利,也会采购硫磺八角,并销往各地的饭店、食堂等。
 
“如今的高峰市场90%都是硫磺果”、“现在国内市场超过90%都是硫磺八角”,业内人士脱口而出的数字可能未必百分百精确,但是如此畸高的数字,掩盖不住的当然是“硫”动八角的暗流涌动。
 
而这几乎宣告了你我八角选择自由的被精准狙击。更令人震惊的是,早在2012年,就有知名媒体曾以“广西用硫磺熏八角成潜规则未熏硫八角销往国外”为题揭露过此类乱象。时隔八年之后,“无硫八角只销往国外、国内市场上能找到一颗算我输”的现实让人痛心。
 
八角几乎是绝大多数国人厨房必不可少的一剂传统调味料,在人人谈养生、食品卫生安全被高度重视的今天,“硫”动的八角为何仍能八面威风、大杀八方?
 
“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所有的奥秘都可以从这句话里找到答案。“个别无良商家为降成本偷工减料-监管失职-劣质产品占据市场-消费者丧失选择权”,至此硫磺熏制八角“完美演绎”了一场劣币驱逐良币的戏码。
 
从报道来看,这场劣币驱逐良币的“戏码”之所以能“长演不衰”,与当地有关部门松弛懈怠的监管有莫大关系。正是在商户“胸中有对策”、市场“提前打招呼”、监管“睁只眼闭只眼”的大环境下,“硫”动的八角成了“房间里被视而不见的大象”。
 
让人遗憾的是,2012年被媒体曝光后,紧随舆论监督而来的专项整治行动,虽然确实让硫磺八角曾经淡出过一段时间,其孳生的土壤却从未得到根除。
 
硫磺熏制八角“二氧化硫超原国标16倍”,摄入过量会破坏消化道和呼吸道,产生恶心、呕吐等胃肠道症状,长期过量摄入则会引发慢性中毒……硫磺熏制八角对民众身体健康潜在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
 
也因如此,无论从公共卫生安全还是维护市场秩序的角度,当地有关部门痛定思痛,吸取历史经验教训,堵上监管漏洞,收紧监管防线,就变得刻不容缓。
 
实际上,不管是反思此前专项整治行动的失败,还是审视如今几乎裸奔的监管,当地职能部门的欠账已然太多。
 
中国八角看广西,广西八角看南宁,从宏观上来看,针对肆虐多年的行业潜规则,当地首先要做的就是应打破地方保护主义思维,破除懒政惯性,从根源上重新打造一个绿色、健康、良性运转的八角市场。
 
立足八角种植行业来看,“八角由个体采摘晾晒,又产自山区”,有关部门“取证难、不好管”也并非全然是托辞。但是,这也不能成为监管缺位的借口。
 
当地职能部门不妨严格按照国家相关标准,探索行之有效的检测手段,加强日常抽检,将监管的触角极力向下延伸,对于不法商家依法依规严罚,提高违法成本,加强信息公开,充分利用当地八角之乡规模种植的特点,将“劣币驱逐良币”变成“鼓励领头羊”的羊群效应。
 
说到底,八角虽小,安全事大。筑牢监管的防线,民众才能重获八角选择自由与“舌尖上的安全”。
 
□ 和光(媒体人)
打赏

相关文章

  • 这些啤酒真的来自德国吗?

    在中国有一个神奇的德国啤酒产地 山东潍坊。山东潍坊产的德国系啤酒打入了中国北京的大型连锁超市,打上了中国的国家名片高铁。

  • “倍氨敏”背后到底是谁?

    在此次湖南省郴州市出现的以固体饮料冒充成婴儿奶粉导致大头娃娃事件中,肖诗弧无疑是关键人物,他就是涉事的固体饮料倍氨敏的生产厂家湖南

  • iPhone11降价1600元!想用价格战爆锤友商?5G手机遇开年劫

    今年上半年,国内手机市场有两个关键词:“5G围剿4G”以及“价格大战”。而一向走高端路线的苹果手机,最近接连降价,更是让人怀疑是受到了新兴5G手机市场的围剿。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