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 > 正文

河北涞水违建别墅拆除后:建筑垃圾堵塞泄洪道,污染生活用水

www.cnjishi.com.cn|2020-09-04|新京报

原本顶部宽度仅可供两人并排通行的水库大坝,经历两次填补后,成为可在上面修筑两排别墅、并留有大片空地作为停车区域的“巨无霸”。这座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的庄里水库大坝,十年间摇身一变,先后被作为养猪场和别墅地基。

水库经营承包者艾洪录在2017年至2019年间在庄里水库西侧建了8栋别墅,共计15套,建筑物总面积1812.18平方米,违法占地5.84亩。2019年底被涞水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8套,剩下的7套由艾洪录个人拆除,已于2020年年初全部拆除完毕。

庄里村村委会工作人员称,艾洪录拆除别墅后,将建筑垃圾推至庄里水库另一侧的泄洪道中,堵住了水库大坝的输水洞,大坝安全难以保证,同时造成下游村庄水源被严重破坏。

8月29日,新京报记者在庄里水库大坝处看到,水库被违规填补增宽的部分尚未拆除,输水洞口处漂浮着大量泡沫垃圾,另有大块碎砖堆积在洞口周围。处于水库下游的上西铺村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经庄里水库流出的水源是该村冬季的主要生活用水。9月1日,九龙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已将该情况上报,将择期对庄里水库下游水源被破坏一事开展调查。

涞水违建别墅拆除后:建筑垃圾堵塞泄洪道,污染生活用水

庄里水库输水洞口周围漂满蓝色、白色的泡沫。新京报记者 马明仁 摄

违建别墅拆除后,建筑垃圾推至河道污染下游生活用水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涞水县九龙镇人民政府、涞水县水利局、涞水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三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限期拆除三坡湖山庄项目全部违法别墅监护的紧急通知》显示,艾洪录曾于涞水县庄里村庄里水库西侧违法建设建筑物8栋共计15套,建筑物总面积1812.18平方米,违法占地5.84亩。该片违法建设建筑物需要在2019年12月12日前拆除完毕,逾期拒不主动履行,涞水县人民政府将依法强制拆除。

涞水县政府知情人士表示,“接到通知后,乡镇政府向艾洪录做了几次工作,包括不拆除建筑面临的法律责任以及事件影响等,艾洪录才雇车拆除了7栋建筑,建筑垃圾被推至庄里水库大坝西侧河道中,其余8栋主要建筑均为政府强制拆除。”

庄里村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透露,由政府方面拆除的别墅,其建筑垃圾被运至距该地20分钟左右车程的建筑垃圾集中堆放地,而由艾洪录个人拆除的别墅,其建筑垃圾被推至庄里水库另一侧的泄洪道中,堵住了庄里水库大坝的输水洞。

新京报记者看到,从输水洞流出的水已变为乌黑色,呈胶质状态,蓝色、白色的泡沫颗粒漂浮在乌黑色的水面上。向下游走去,还有塑料包装、废弃衣服等散落在河道周围,部分随着溢洪道向下游漂去。

处于庄里水库下游的上西铺村村民表示,因平日里取用的山泉水在冬季会结冰冻住,经庄里水库流出的水源便成为该村庄冬季的主要生活用水。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水井密布于水库下游河流沿岸,平均只有2-3米深,村民十分担心用水安全,“那些泡沫在水里泡着,每年冬天我们都要用这水生活,现在水(是)黑的,我们怎么办?”

9月1日,九龙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已将该情况上报,将择期对庄里水库下游水源被破坏一事开展调查。

涞水违建别墅拆除后:建筑垃圾堵塞泄洪道,污染生活用水

上图为2013年艾洪录填补大坝作为养猪场后照片;下图为2016年艾洪录彻底扩大大坝后照片。受访者供图

输水洞因淤泥积聚存安全隐患

庄里水库,位于涞水县九龙镇上西铺村北300米,距北京界仅7公里。竖立在岸边的“庄里水库信息公示牌”显示,庄里水库是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的小(I)型水利枢纽工程,设计洪水标准为50年一遇。

庄里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2009年庄里水库大坝输水洞因淤泥积聚,需要进行疏通,然而2010年大暴雨来临时,尚未疏通完毕,由此导致庄里村在大暴雨中受损严重。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2010年6月13日20时,涞水县九龙镇6个村庄遭遇百年不遇特大暴雨。据民政部门初步估算,洪灾共造成2人失踪,受灾人口达3100多人,直接经济损失达8197.8万元。

未完成施工的输水洞及2010年大暴雨带来的泥石流,导致庄里水库输水洞自2010年后再未打开,只能靠溢洪道进行调节。而2013年和2016年艾洪录对庄里水库大坝改造后,原本可供人直立通行的输水洞也变成了仅可匍匐前进的大小。

庄里村一村民称,“2013年是旁边的236省道发生塌方,(艾洪录)借着疏通道路,将土填在大坝一侧,填出了一块平地作为养猪场。2016年是借着‘削险坡’的名义,再次在旁边的236省道上方土坡处移过来土,将大坝彻底扩大至现在这个样子”。

8月29日,新京报记者在庄里水库西侧发现输水洞口有明显堆积物被推开的痕迹,输水洞已露出,但是洞口附近的水面仍然漂满泡沫垃圾,其中不乏带有泡沫保温层的碎裂石块。涞水县政府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此处散落的建筑垃圾便来源于艾洪录自行拆除的七栋别墅。

庄里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被改造的庄里水库大坝安全性难以保证,在输水洞无法自主打开、泄洪道被建筑垃圾堆积的情况下,下一次强降雨会对水库造成怎样的压力都是难以预估的,“(艾洪录)改完大坝走人了,水库大坝留在这,出事了谁负责?”

据红星新闻报道,8月19日,就庄里水库泄洪道被建筑垃圾堵塞一事,涞水县水利局副局长、庄里水库责任人李素利表示他正在庄里水库现场,水库泄洪道非常干净,不存在泄洪道被堵塞影响行洪。

庄里村起诉承包者,要求恢复水库设施

庄里村村委会向新京报记者出示的“庄里水库经营承包合同”显示,2008年11月6日,九龙镇庄里村民委员会从涞水县九龙镇人民政府处获得了庄里水库的经营承包权,其中承包金额12.7万,承包经营期限自2009年6月1日起,至2039年5月31日止,共30年。

涞水违建别墅拆除后:建筑垃圾堵塞泄洪道,污染生活用水

庄里村村委会同艾洪录签订的长达30年的《庄里水库经营承包合同》。受访者供图

获得经营承包权后,庄里村村委会发现其经济能力不足以对水库进行开发,遂同艾洪录签订了另一份“庄里水库经营承包合同”,由艾洪录支付承包款12.7万元。这份合同较前一份合同仅有一处增添——“乙方(艾洪录)每年须向甲方(庄里村村委会)缴纳管理服务费贰仟元人民币” 。

“然而从合同签订至今,十余年的服务费艾洪录至今未交。”庄里村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另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艾洪录于2016年将庄里水库再次转包,每年收取租金45万元。

涞水县政府知情人士透露,2016年冬天,艾洪录开始规划建别墅,2017年4月正式施工。2017年4月22日,九龙镇人民政府和涞水县国土资源局一同下发通知,禁止艾洪录继续施工。随后,由于艾洪录不配合,涞水县水利局工作人员也曾来到现场向艾洪录下发通知,但其仍未遵守。直至2019年,乡镇政府共向艾洪录下发三、四次通知,均未得到艾洪录方面回应。

庄里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就艾洪录违反合同条约一事提起诉讼。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盖有涞水县九龙镇庄里村村民委员会公章的《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显示,庄里村村委会新增“要求被申请人修复破坏的涞水县九龙镇庄里水库泄洪道及水利设施,能够达到泄洪标准”的诉讼请求。

新京报记者 马明仁 实习生 王为

编辑 刘倩 左燕燕

校对 柳宝庆

支持

相关文章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