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 > 正文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www.cnjishi.com.cn|2020-07-31|新京报

盛夏时节,不少北京市民的菜篮子里总是那“老几样”,茄子、土豆、豆角,天热时放得住。但是程先生的选择会更多,他在京郊北六环边租了个小院,连带着一片菜地,过上了自给自足的城市农夫生活。每年一开春,他们一家便从城里过来,一年下来大概有8个月的时间是在郊区种地。尤其是今年疫情防控期间,自己有块菜地随吃随摘的优势更加凸显出来了,“几乎没去外面买过菜,地里有啥就吃啥”。

那么,城市田园梦究竟能坚持多久?对于更多城里人来说有没有参考意义?就这个问题,三农问题研究专家温铁军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实在17年前“非典”期间,就已经开始流行在京郊租块地生活了,这种休闲方式在今年以后更是一种潮流。农业经济学学者党国英对此则持保留态度,他认为租赁菜园有多重局限性,目前的市场不会再扩张了。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城里人租地种菜的农夫梦。受访者供图

昌平马池口镇

几户退休同事集体租住农村小院

入伏之后,北六环边上的昌平区马池口镇也没有多热,白天依然能有阵阵清凉,昌留路旁的一处农家院里,甚至都没有开空调。这家院里盖了几排砖瓦房,每排都有5间房屋,每排房前还有大约20平方米的空地可以种菜,地里正长满了蔬菜,就连边边角角也种上了辣椒。

这片菜地还分隔出了不同的区域,围墙上的铁网布满了爬藤,现在应季成熟的蔬菜有茄子、黄瓜、西红柿,果实一个个缠绕在搭起的架子上。而在低处,种上了茴香和韭菜,据租户介绍,“种它们是因为随吃随有,割完一茬又一茬,前些天入伏吃饺子,就是用的这个茴香”。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现在的应季蔬菜茴香。新京报记者 李傲 摄

这排房子的5户人家都住满了,每家基本都是退休了的两口子,最早来的人已经住了3年多。这5户之前都是同事,退休后想找个地方一起养老,机缘巧合下找到了这里,从户主手中以每家1万元的价格租下一间房。国企退休员工程先生也是这里的一名租户,用他的话说,“每次来了就不想走”。

午饭时间到了,这几户凑在院子里一起吃饭,为了方便用餐,他们还特意在院子里搭了一座凉亭。小院还有一位“总厨师长”吴女士,她说每天的食材都是从院里菜地摘的,哪个成熟了就摘哪个,天天吃的基本都不重样。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被分割成小块的菜地。新京报记者 李傲 摄

说起小院里的农夫生活,程先生回忆说,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来得有点晚了,大概4月份才过来。往年的话基本一开春就来,把这里当成了常住地,市区的家反而“失了宠”,“子女有时候周末或节假日过来看看,吃完饭就走了”。这么算下来,他们每年基本上要在这里生活8个月。

这大半年的生活可是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种菜、翻地、收菜,准备十来口人的一日三餐,闲暇时间组织点棋牌娱乐项目……程先生说,今年4月份,他是院子里第一个准备种菜的人,根据以往的经验买好了蔬菜种子,规划好了种植区域便动手开始干了,“小白菜是最好种的菜之一,今年头一个种的就是它,之后又陆续种了黄瓜、苦瓜、豆角,到现在也都吃得差不多了。”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开春的时候翻地准备种植。新京报记者 李傲 摄

说起面前的这片小菜地,程先生语气中难掩骄傲之情,“今年第一茬儿菜5月份就吃完了,现在7月底吃的都是第4、5茬儿了,我们这片地里,长得最好的就属黄瓜”。

程先生说,他们也是一边摸索一边学习种地,种子都是网上卖的,有时候也从村民手里买点菜苗,基本上“想吃什么就会种什么”。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成熟的自种蔬菜。新京报记者 李傲 摄

眼下正是露天葡萄成熟的季节,说起这个,租户们感到有点惋惜,之前买了一株网红品种阳光玫瑰葡萄,可能种植方法不当,直到现在都没发芽,“今年的葡萄是吃不上啦,明年再试试种点别的”。

提到小院的集体生活,几家人都感觉兴致盎然,一点也不想念城里的家,“这里人多也热闹,隔离封村期间一点也不无聊。而且到这儿之后每天都下地干活,身体比之前上班时候好了”。

丰台王佐镇怪村

年轻人周末过来进行耕作

除了这种“全日制”的农户生活,京郊还有托管式的菜地,有专人帮忙打理。在丰台区王佐镇怪村,同样也有租地种植服务,租赁的菜园可以全方面托管。

如果周末来到怪村农园,可以看到每片被划分好的菜地上都有正在忙碌劳作的身影,以年轻人为主。给地里浇水、采摘结好的瓜果、拿着耙子翻地、闷头打理地里的杂草,各忙各的。然而他们在地里的动作多数不怎么熟练,显得像个“生手”。

怪村负责人刘曼表示,在这里租地的大多住在西边,有石景山的、海淀的,最远的一家在南二环,“主要还是住在市区的居民,也有退休的老人,不过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平时在城里朝九晚五上班,周末没事就来这里种菜”。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来怪村租地种菜的市民。受访者供图

对于这些都市白领来说,怪村最吸引人的便是这慢节奏的田园生活。方女士便是这其中之一,她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了这里,承租了一块地,开启了她的有机新生活。由于刚过来不久,这股新鲜劲儿还没有过去,“天天坐办公室,我颈椎和腰椎都有点小毛病,第一次和朋友来这儿之后就喜欢上了这里。我也自己租了一块地,现在每周末过来干活。”

由于方女士平时都要上班,没空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菜地,就选择了怪村提供的托管服务。负责人刘曼介绍,菜园租赁费用每年2000元,可租用50平方米菜地,托管费用为每年5800元。“不管是否选择托管服务,我们都会给大家提供有机肥料,也会共享基本的农具,如果有需要还会有专人进行指导。而托管的菜园平时都会有人帮种,每周还会给租户发照片,等到蔬菜成熟时,会第一时间叫大家来采摘。”

刘曼称,这里的土地全是从村民那里流转过来的,以前就是庄稼地,目前一共被划分为200块小的菜地,大部分已经被租出去了。“我们还为租户建了个交流群,大家会在里面分享心得。像很多人不能及时来采摘,有的黄瓜都老了,有人就会支招把老黄瓜腌制成咸菜,类似这样的交流是群里的常态。”

海淀小毛驴市民农园

带孩子体验寓教于乐的农耕生活

在京郊,还有一处更早的市民菜园,位于海淀区的小毛驴市民农园12年前便创办成立了。租户王先生说,他是第一批来这儿租地的城里人,“我从12年前就开始来到这里种菜了,之前也在别的地方种过,但没有这里的环境好。”王先生表示,最开始只是单纯想吃到无公害的蔬菜,慢慢的这里变成了一个周末聚点,“最初只有我自己来,现在有了孩子,小朋友们更喜欢约着来这里玩。这也挺好的,让他们多接触自然,少玩会电子产品。”

小毛驴市民农园的工作人员陈晓飞称,近些年,这里也成为了亲子乐园,带孩子来租地劳作的顾客占了不少。为此,他们还专门为小朋友设置了区域,可供孩子们玩耍。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小毛驴市民农园。受访者供图

市民罗先生就是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来到这里种菜的,两个小家伙有模有样地学习大人铲土的动作。罗先生说,今年是他们第一年来这里种菜,租赁了30平方米的土地,大多数种的都是两个女儿爱吃的水果和蔬菜。

罗先生的大女儿今年5岁,也是促成罗先生来农园的原因,“她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因为浪费粮食被老师教育了一下,她被说了之后自己还生气了,说不想再去幼儿园了。可能因为孩子还小,不懂是自己做错了,所以我跟她妈妈打算带她来菜地看看,让她明白粮食生产的不易,能明白到自己的错误。”

之后,罗先生每周末都会带两个女儿来这里,小朋友也很高兴,大女儿还说她现在最喜欢吃小青菜了,“现在城里的孩子很少有接触农业的机会,不少学生都对蔬菜的知识一窍不通,问他们土豆长在哪都不知道。这里也提供了学习的契机,在玩乐的过程中,让孩子了解到蔬菜和水果的生长过程也是很有教育意义的。”罗先生说道。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来小毛驴农园体验农夫生活的市民。受访者供图

陈晓飞介绍,小毛驴市民农园于2008年建成,当时就有租地种菜的服务,也有生鲜宅配的业务。“我们现在有80多亩地,今年已有200多户在这里租地。我们定期会发放种子给顾客,现在就是领取秋季种子的时间,有4个品种的萝卜和一些小叶菜。冬季菜大白菜也可以开始种了,等到白菜成熟时我们还给大家提供了地窖,方便贮存。”

据了解,农园还会自制有机肥提供给顾客,每个区域也有农技师傅进行指导,遇到病虫害可以向师傅请教,“为了保证瓜果蔬菜都是有机的无公害的,我们从来不用生物试剂,都是用一些别的方面的技术手段。”陈晓飞说道。

小土地大作用

吃菜问题再也不用愁

6月中旬,北京又暴发了疫情,在蔬菜供应和采购方面,政府为市民们想了很多办法。但对郊区租地的市民来说,保供确实不用政府操心。住在昌平马池口镇租地的5户人家,防疫的一个月里就几乎没有出过门。“我们之前也囤了一些米面粮油肉,再加上大伙种的各种蔬菜,足够我们这一个月的伙食了。”

因为就地取材的关系,小院最常吃的便是饺子,一茬一茬的韭菜、茴香供应充足,“剪掉一段韭菜,过两天就又长出新的来了,随时都能吃到。”吴女士表示,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到地里看长出了什么,盘算今天的菜谱,“有时候一家结的豆角太少,不够炒一盘的,但我们有五家呢,都摘下来就够吃的了。这也体现了院里人多的好处,其实有好多菜我们种的都吃不完,有的小白菜没及时摘都开花儿了。”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没来得及吃的小白菜。新京报记者 李傲 摄

程先生也说,在城里是不会有这种体验的,不仅感受不到集体生活的热闹,还要惦记着外出采购食材,“年初疫情时我们都是在城里的家,每周都要去一次超市买一堆菜回来,前几天吃还算新鲜,过了三五天绿叶菜就打蔫儿了,没有现在自己自足的日子过得舒服。”

而在小毛驴市民农园租地的唐先生也表示,“我们是全托管的菜园,会有人帮着种、帮着收,他们还管配送。6月份正好是收获的季节,黄瓜、豆角、豇豆等都成熟了,都会给我们送来,这些蔬菜也够我们一家人吃的了,富裕的还能给亲戚朋友拿点去。”

专家观点

是一种潮流趋势 但市场有局限

对市民的农夫梦,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表示,城里人下乡生活其实早就开始了,“实际上早在17年前上一个疫情,也就是‘非典’之后,城乡统筹的方针就开始发挥了作用。而此次新冠疫情暴发后,让人们更清楚地认识到乡村是更低成本、更加安全的防疫地区。”温铁军认为,今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当中,做起城市农夫是很正常的。

不过,农业经济学学者党国英则没有这么乐观。他表示,租赁菜园确实有一定的市场,政策上也是鼓励的,但市场规模不会再继续扩充,因为这种生活方式有一定的局限性。第一,相对成本比较高,租地、雇人、每周往返的交通费用,这三笔开销已经大大超过了市民去超市选购有机蔬菜的价格,从经济上来说并不划算。第二,党国英认为种地是一件耗费精力的事情,长期劳作对于从小没有干过农活的城里人来说比较吃力,大家在干一段时间后就会疲惫、懈怠。第三,现在的年轻人爱好广泛,对于种地可能新鲜一阵之后便没了兴趣,换成别的消遣方式,因此租地的顾客可能几年就会换一轮。

京郊租地种菜蔚然成风 专家称后续市场空间存疑

城里人租地种菜是否可行。受访者供图

因此,党国英认为租赁菜园的市场不会太大,也不会继续扩张。他还表示,等政府能确保加强大宗农产品的监管,市场上的蔬菜绝大多数成为无公害的之后,为了吃有机菜来到乡村的人就会更少了。

对于这个观点,温铁军持保留意见。他认为下乡的成本跟去超市采购的价格作比较不具有太大的意义,“现在大家下乡的主要目的是休闲,并不是纯粹去吃有机食品,也不是为了搞农业生产,不能这样来计算投入产出比。有些人即使不在郊区租地种菜,也会到周边游玩,所以出行成本不是问题。”温铁军称,他认为这种市民下乡种菜的生活方式依旧是一种潮流,而这对城里人和村里人来说是双赢的局面。

新京报记者 李傲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陈荻雁

打赏

相关文章

  • 从“扶贫苗”到“致富叶” 一叶白茶传佳话

    青川县沙州镇青坪村村民焦元恩。朱虹 摄春未逝,夏未至。谷雨刚过,四川广元市青川县迎来了降水天,云雾笼罩着县城,森林覆盖率高达73 48%

  • 全国人大代表刘建明:心系乡村助力振兴

    临近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漓渚镇棠棣村党总支书记刘建明,正对自己的建议作最后一次梳理。今年他撰写了关于“加强村干部队伍建设”等4个建议。

  • 全国人大代表陈飘:强了经济富了乡亲

    全国人大代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英州镇母爸村党总支书记陈飘,就到芒果园忙活起来,和农户一起摘果、打包,再听听他们的建议。即将赴京参加会议,陈飘在为今年的建议作最后的完善

打开微信扫码或长按识别,即可打赏哦!